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1章 蛊
    第541章 蛊

    皖月经夏侯禹这么一分析,也觉得是这么个理儿。

    自古皇帝多疑,她父皇也是这样的人,帝王心谁也猜不到,有时候重用反而是废黜的前兆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真的看中夏侯衔她就放心了,昨儿一听到这个消息,她差地没蹦起来,现在好了,她今儿能睡好觉了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!”皖月拍开吻上她脖颈的夏侯禹。

    她找他是说正事的,可不是让他占便宜来的。

    夏侯禹一仰头,躲过皖月的手,复又凑了上来,“过河就拆桥,月儿翻脸是否太快了些?”

    “哼,”皖月冷哼一声,“你办事不利落,反倒怪我?”

    若是皇上直接训斥夏侯衔,她会跑这一趟吗?

    “我办事若利落了,你还如何享受?”夏侯禹故意曲解她的意思,讲话说的暧昧。

    皖月听出他的意思,脸唰地一下便红了,“你少占本宫便宜!”

    “今日我本是要去办件极其重要的事情,但一听你找我,我便急急赶了来,你说你现在如此对我,是不是太薄情了?”

    夏侯禹越凑越近,在皖月将要开口之时封住了她的唇。

    两日前的一幕在二人脑中回荡,当下便有些情不自禁。

    皖月心中本能的抗拒,可身体却不由自主的迎合,一边厌恶一边享受。

    皖月觉得自己简直是疯了!

    半晌过后,窸窸窣窣的穿衣声响起,皖月瞪了一眼敞怀侧躺着的夏侯禹,心中的火腾腾往上冒。

    明明是来兴师问罪,谁知又一次被他…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的事情,若是敢传出去,本宫定会要了你的命!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,”夏侯禹摇头坐起,勾唇一笑,“如此负心薄幸的话,公主怎么说得出口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少给我插科打诨!”皖月将衣服穿好,确定自己看上去没什么不妥之后,打开门径自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引泉看了看敞开的门和里面衣衫不整的主子,贴心的将门给关了起来,里面发生的事情自不用说,他懂的。

    少倾,夏侯禹从包厢中出来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主仆二人顺楼梯下来,出了白麓阁。

    却不知西侧的包厢,在他们走后不久,门便从里面被打开。

    一个锦衣少年‘唰’地将折扇打开,一摇三晃地从包厢中出来,意味深长的看了看之前皖月和夏侯禹待过的地方,一抹恶略的笑意在唇边闪现。

    原来,还有这档子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苗疆,董家别院。

    容离一行人在安顿好的第二天,董乐茗就来了,他是随车来的,车上一大堆给容离一行人带的日常应用之物。

    既然是司玉的朋友,他当然得招呼好了,人家初来乍到的,什么东西去哪买都不知道,董乐茗一想,干脆就给他们准备好算了。

    小桃来开门的时候差点没吓傻,老董带的东西着实太多,好几辆车,她闹不准是收还是不收呀。

    “董老板稍候,奴婢去问问老爷和夫人。”小桃不敢擅自做主。

    董乐茗理解的点点头,这事得能做主的来。

    小院里的容离和夏侯襄一听老董来了,还带了那么多东西,赶忙迎出来,云耀跟在一旁念叨,“来就来呗,还带这老些东西干啥。”

    要不说人家是富商呢,出手就是阔绰。

    拉都拉来了,再让人拉回去不大合适,人家的一片心意,容离和夏侯襄二人便收下了。

    着人下去摆放,夏侯襄夫妻二人将老董让到正厅。

    沏上茶泡上水,仨人分宾主落座,开始说点正事。

    “司玉之前便跟我说过,你们若有事只管开口,我在苗疆虽入不得朝堂,但底子还是有些的,你们不用跟我客气,司玉早先就交代过了。”老董是个实在人,他答应过的事情一定会办到。

    他想着将话说在前面,不然人家就算有事情,万一不好意思开口,那他不就给人家耽误了嘛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无商不奸,可老董一家就是个例外,老实本分做实在生意,口碑都是靠平日积累下来的,一提他们家的字号,自然是不用担心被坑了。

    容离就爱跟这样的人打交道,不会累。

    夏侯襄拱了拱手,说道,“董老板快人快语,那我们就不客气了,我等初来乍到,在外听多了苗疆的传言,其中最为人熟知的便是蛊毒,不知董老板可否赐教一二?”

    “蛊毒?”董乐茗没想到他会如此问,“夏老板对蛊毒感兴趣?”

    “事出有因,但不打方便透露,所以…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”董乐茗没等夏侯襄说完,点了点头,“苗疆人人会蛊,这一点却是不假,恰如书中所言‘盒有怪物,若鬼,其妖形变化,杂类殊种.或为猪狗,或为虫蛇,其人皆自知其形状,常行之于百姓,所中皆死。’”

    “不仅种类繁多,而且善变化以至无穷,让人防不胜防,只是,世间传言蛊毒皆为害人之物,却不知它最早是被用来医治病人的。”

    董家虽然半道来的苗疆,可董乐茗的母亲却是土生土长的苗疆妹子,练蛊是苗疆人与生俱来的天赋,区别在于蛊虫的品相而已。

    “家母曾学过制蛊,天赋极高,但是兴趣不大,慢慢也就搁置了,对于我们这样的人家,制蛊确实没多大作用。”

    “若说制蛊最有名的,当数苗疆现有的两大派系,不知司玉跟你们说过没有,”董乐茗顿了顿,“朝堂上以圣女为尊,圣女权利大过皇帝,当届圣女有选择下一届圣女的权力,全凭圣女一人决断,他人无权干涉,哪怕是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一旦圣女卸任,便要离开苗疆另找国度生活,所以,一般圣女会在古稀之年卸职,之后自行了断,埋葬在苗疆境内,否则客死他乡是苗疆人无法接受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一派便是月华祠,月华祠有五位长老,每位长老座下各管理一支属于自己的弟子队伍。”

    “这两大派系会制作所有的蛊毒,包括历史上记载在民间已经失传的,”董乐茗想到哪说到哪儿,正经的说的差不多了,忽而想到一个可笑的事情,“若是有谁想要害人,也可去求蛊,圣女不常见,月华祠那几个老毒物可是沾利儿就走,只要给的银子足够多,没什么事他们做不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