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40章 美人在怀
    第540章 美人在怀

    旨宣读完毕,被免官罢职甚至斩立决的官员哭爹喊娘的被拉下了下去。

    夏侯衔眉头都快拧成疙瘩了,余光瞟向夏侯杞,后者依旧一副嚣张无谓的模样,让他很不爽。

    楚年更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,这都哪儿跟哪儿?

    弹劾夏侯杞的折子是他递的,结果受惩罚的竟然是他?

    上哪儿说理去?

    早上听了这么劲爆的消息,大家也都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无事退朝,楚年被留了下来。

    夏侯赞发了好一通脾气,左都御史干的就是寻访民间不公,上奏朝廷的事。

    可谁让他没调差清楚就往上报,底下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了?

    这顿骂,楚年挨的一点都不冤,关于江州之事,他根本没去调查,看到有本参奏夏侯杞的折子,他便看了一眼。

    结果折子上所述所作所为太符合夏侯杞平日的形象,是以,楚年根本没细问就将折子誊了一份,上报给陛下。

    另外,夏侯杞可是皇位竞争者强有力的存在,现在端王爷正是未来储君的不二人选,若是此时买个好,待端王得势,他们楚家不也跟着更上一层楼吗?

    无论于公还是于私,对楚家都有利。

    谁承想竟然栽了跟头,皇上所说的跟他所知道的完全不是一回事,而且来龙去脉皇上比他知道的还清楚。

    楚年知道,这次确实是他大意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发完脾气,意味深长的来了一句,“爱卿在朝中也是有功之臣,可不能老了老了,再丢了一辈子的体面。”

    楚年冷汗都下来了,皇上说的这话,指的是不是他私下让儿子去巴结端王的事情?

    “臣,谢主隆恩。”楚年心下惊疑不定,嘴唇都有些发抖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楚年躬身出了金銮殿,下台阶时才发现自己一身朝服都湿了,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回去他得跟儿子说说,最近动作少一些。

    皇上,可能真的不高兴了。

    朝堂上的破云诡谲,端王府中的皖月不知,她只知道皇上对夏侯衔委以重任,府内大肆庆祝了一番。

    这可气坏她了!

    夏侯禹怎么答应她的?

    怎么事都办了,却给她一个这样的结果?

    不行,她得找他去!

    没了光明正大出去的理由,皖月只能选择废弃小院的洞口,也不知为何这般巧,找人送信的时候,又碰到了小六儿。

    皖月微一琢磨,直接拿了一锭银子出来,告诉他自个儿要雇佣他一个月,也不用做什么,巳时在巷口蹲一个时辰,她若有信就需要他去送。

    小六儿当然乐颠颠的应了,这么好做的活计,还给了这么多银子,他不接就是傻子。

    信照常送到宁王府,碰巧小六儿到时,夏侯禹要出府,这便碰了个对头儿。

    前两次小六儿都无缘碰到宁王本尊,没想到今儿遇到了。

    来意都不用说,夏侯禹身旁的引泉认识他,将信往自家王爷身前一递,给了小六儿赏银便让他回去。

    夏侯禹坐在轿中,将信读完,唇角带着笑意,也太沉不住气了些。

    “引泉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白麓阁。”

    夏侯禹出府是要去办事的,可皖月说她在白麓阁等着,夏侯衔的事情她已经知道了,让他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。

    要办的事情不大急,而且皖月…

    他还有着旁的心思,自是先去白麓阁。

    引泉让命轿夫改了方向,行至白麓阁外,引泉陪着夏侯禹进去了。

    这次,抵达雅间后,夏侯禹让引泉留在外面,没让他跟进去。

    一推门,皖月果然坐在里面,只不过一身丫鬟的装扮。

    夏侯禹反手将门关上,笑着说道,“月儿还有这种嗜好?”

    皖月白了他一眼,气势汹汹的出言道,“你怎么跟我保证的?现在又如何?你是不是拿我当傻子耍?”

    很明显,她是动了气。

    “这么着急做什么?”夏侯禹走过去将她抱在怀中。

    皖月出掌就要向他打过去,奈何夏侯禹快了一步,将她手捉住,还放在唇边亲了一下。

    皖月没想自己打不过夏侯衔,竟然连夏侯禹都敌不过,她武功是不是都学到狗肚子里去了?

    自打来到天祁,就没有一个她能打过的人!

    “放肆!”皖月大喝一声。

    “呵,”夏侯禹在她耳边轻笑道,“比这更放肆的事情,我们不都做了?月儿是在害羞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皖月一口气梗在胸口,上不去下不来的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听我说,”夏侯禹吻了她的唇,“说完,我任你处置。”

    皖月已经被他钳制住,根本没得选,能做的只是瞪着他。

    夏侯禹见她安静了,便将朝堂上的事情娓娓道来,顺便还有自己的分析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可能对皇子结党营私的事情无动于衷,今日又处置了楚年等人,为的就是震慑夏侯衔一派,他若还不知收敛,等着他的,可不是什么好事。”夏侯禹感觉皖月的眼神慢慢变化,从一开始对他怒目而视,到后来细细思索,他手中的力道也放轻了几分。

    “这么说,皇上越是捧夏侯衔,他以后摔得越惨?”皖月疑惑的看着夏侯禹说道。

    “目前看来,确是如此,皇上大概想放长线钓大鱼,故意将夏侯衔放到高位,大臣们的心思不就明朗了?”

    夏侯禹抬手抚了抚皖月的脸颊,“现在储君未立,若是站在夏侯衔身后的人越多,他便越忌惮夏侯衔,从而更想将他除去。之前皇后不是没有小动作,但都被皇上给破了,若是夏侯衔聪明,不与任何人交好忠心为皇上做事,皇上没准真会将储君的位子给他,可是照目前形势来看…啧啧。”

    夏侯衔着实不是一个有脑子的人,所以,最后立他为太子?

    夏侯禹觉得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皇上大概也是纠结,其他皇子目前还没有特别出彩的,自己出身不好,夏侯杞对皇位没想法,夏侯衔本是最佳选择。

    可这位根正苗红的端王爷,愣是将一手的好牌打的稀烂。

    现在怕是皇上本人,也不知道该立谁当太子。

    不过…

    夏侯禹深深吸了一口气,皖月身上的香气着实令他心神荡漾。

    美人在怀,他先顾好眼前吧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