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9章 您看看,儿臣机灵不?
    第539章 您看看,儿臣机灵不?

    说完夏侯杞想了想,“这算是最主要的,剩下的烧杀抢掠他可没少干。”

    夏侯杞跪在地上,将霍彦韬的所作所为娓娓道来。

    霍彦韬因舅舅在朝中供职,虽说不是什么大官,可江州是个小县城,距离京城又远,哪怕是个县太爷在江州都是个不得了的存在,更何况京官的侄子了?

    是以,霍彦韬有了霍启光这层关系,县太爷将他高高捧为座上宾,无论何时见着霍彦韬都是笑脸相迎,有什么好东西也想着给他送一份。

    这便为霍彦韬为祸乡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,他无论做什么,都不用承担责任,县太爷还自动自觉的为他找缘由。

    民告官本就不好告,更何况还是高官家的亲戚,霍彦韬在江州都简直就是皇亲国戚般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么一货搁百姓堆里,还能有好?

    无异于将一只狼放进了羊群。

    江州十里八乡的大姑娘小媳妇,兹要是漂亮,就没有不被他祸祸的。

    大街上看顺眼了,直接掳回家中,根本不管人家有没有成亲,家中都有何人。

    更有甚者,面对不从他的,直接扒了衣服去游街,曾有个姑娘烈性,誓死不从,他便想出来这个法子,姑娘的未婚夫听说后,跑去霍彦韬家理论。

    可不光被霍家家丁羞辱一番,最后还被绑着换上一身红色的衣衫,被牛给撞死了。

    姑娘最后也被玷污,撞死在霍家。

    霍彦韬种种恶行不计其数,夏侯杞只将自己调查后知晓的说了,其他可能被遗忘的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夏侯杞说的口干舌燥,在将霍彦韬罪行报备完后,他继续道,“父皇,此人身被人命数条,侮辱女子更是数不胜数,留这么一个祸害在江州,往后怕是更多百姓遭殃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也是玩的时候听来此人的事情,遂留了个心眼让人去调查一二,结果此人所作所为果然如传言一般,您也知道儿臣一向是嫉恶如仇的,听到这事还能忍?”

    夏侯杞现在的表情,和刚听到时如出一辙,“所以儿臣星夜兼程就去了江州,到那儿本来还以为得寻个由头,但这人一天不惹事就过不去,直接撞到儿臣手里,儿臣不办他都对不起他!”

    夏侯赞听完夏侯杞所说,这才明白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,他就说小儿子不着调,也不是胡来的人。

    再看向夏侯杞的时候,他语气缓和了不少,“先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杞咧嘴一乐,“谢父皇。”

    站起身他时还‘嘶’了一下,跪的久了膝盖疼。

    夏侯赞看着下面龇牙咧嘴的夏侯杞,无奈的叹了口气,“既然调差清楚了,怎么不先报给朕知晓?你不知如此行事会落人口舌吗?”

    夏侯杞嘿嘿一乐,“父皇您日理万机,此等小事儿臣就能给办了,何苦惊动您。”

    “再者说了,这事给您说,您还得层层调官员去问,不是儿臣说话难听啊,官官相护这事,您比儿臣知道的清楚,事情一旦暴露,他们绝对会大事化小、小事化了,到时他们在警惕起来,相抓他们的把柄太难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杞无所谓的耸耸肩,“反正儿臣做事一向惊世骇俗,弄出条人命,他们只会觉得儿臣脾气暴躁不讲道理,没准还能自己给您递折子诉苦呢。”

    “嘿嘿,”夏侯杞往前一伸脖子,“您看看,儿臣机灵不?”

    “机灵个屁!”夏侯赞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一会儿都不能有个正形。

    话虽不是好话,可明显能听出警报解除,夏侯赞已经相信了夏侯杞的话。

    “您看您,生什么气呀,对了,”夏侯杞一低头,打怀里掏出本折子来,“他们都奏儿臣了,来而不往非礼也,儿臣也奏他们一本,上面全是儿臣调查后关于霍彦韬事迹的汇总,以及护着霍彦韬并隐瞒他罪行的人员,您瞅瞅。”

    周全德忙下去将折子接过来,双手递给夏侯赞,“万岁。”

    夏侯赞翻开看了一眼,果然是关于霍彦韬事件的记载。

    夏侯杞见没自己什么事了,他咂摸了下嘴,“父皇,您忙着,儿臣告退了?”

    “滚吧。”夏侯赞头也没抬。

    “好嘞!”夏侯杞欢天喜地的行了个理,颠颠儿的跑远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这才抬起头来,看着他迫不及待跑出大殿的背影,摇头笑道,“猴儿崽子。”

    夏侯衔当晚宴请陆勤和楚晏夫二人,今儿上了奏夏侯杞的折子,父皇一定会震怒的。

    “回去替我好好谢谢伯父,”夏侯衔笑着对楚晏夫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郎客气了,来,咱们喝酒。”有时候不邀功,也是以退为进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成,这事我记心里了。”对于楚晏夫这种态度,夏侯衔相当满意。

    陆勤在一旁捧着说,他和楚晏夫两家已经商议好了,一荣俱荣,甭管谁家得势都要扶持对方。

    当然,若是两家一同入了端王爷的眼那才好。

    得未来储君赏识,等待他们的将是无边无际的富贵与荣华。

    三人喝到很晚,这才各自回府。

    夏侯衔坐在自己轿中,脑袋晕晕乎乎的,可心里还是止不住的乐。

    若是他没料错,明儿父皇就要在大殿上下呵夏侯杞的折子,这位背靠母家得到荣宠的小弟弟,要栽跟头喽。

    这个认知令夏侯衔止不住的乐,连梦里都是喜事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夏侯衔精神抖擞的站在金銮殿上,随着太监唱和,“皇上驾到!”

    满殿文武大臣,撩袍跪地,山呼万岁。

    “众卿平身。”夏侯赞威严的声音响起,众臣站起后,本应是有事启奏、无事退朝。

    可今儿夏侯赞打乱了节奏,一上来便让周全德颁布圣旨。

    众臣再一次跪地听命,越听越心惊。

    本来嘴角挂着笑意的夏侯衔,那笑容似是凝在了唇边,事情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父皇弄错了吧?!

    与他同样震惊的还有左都御史楚年,明明自己奏的是夏侯杞,怎么被罚的都是受害者的名字?

    皇上护夏侯杞已经护到这种程度了?

    当然,这还不算完,随着周全德的唱和,“左都御史楚年,罚俸一年,瑞王夏侯杞,赏…”彻底给这道处罚的折子,画上一个圆满的句号。

    楚年跪在地上冷汗直冒,夏侯衔也好不到哪儿去。

    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谁来给他们解释解释啊!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