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7章 结党
    第537章 结党

    “哼。”皖月冷哼,摆明了不吃这一套。

    “本王问你,见没见着夏侯禹。”这才是夏侯衔的真实目的。

    原本宁王妃相邀,他一开始没在意,后来越想越不对。

    上次皖月邀夏侯禹单独见面,若不是他撞破,谁知道皖月会做些什么。

    那时,夏侯衔下意识觉得两人应该有事,这会儿再一想,别是皖月做的套儿吧?

    不是夏侯衔不怀疑夏侯禹,实在是夏侯禹忠厚的形象太深刻,夏侯衔根本不相信他有什么花花肠子。

    皖月一直不老实,他虽然不喜她,但任她随随便便给自己扣帽子那可不成,他是要脸面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,王爷莫不是老糊涂了?”皖月斜眼看他,“是大嫂邀本宫过府一叙,不是大哥,帖子你没看吗?”

    说完还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嫌弃之意再明显不过。

    画儿神色一动,低下头去,她用力抓着衣襟下摆,眼神有些飘。

    这个动作落到夏侯衔身后的茗焙眼中,他微一琢磨,旋即装作若无其事,继续立在夏侯衔身后。

    夏侯衔冷哼一声,“如此最好,注意你自己的身份!”

    “本宫什么身份,用不着你来提醒!”皖月反唇相讥,她用不着跟夏侯衔客气。

    “不可理喻。”夏侯衔站起来,一甩袖子走了。

    皖月才不管夏侯衔如何,走了最好,省着待在这儿碍她的眼。

    “铺床去。”皖月命令道。

    画儿和似云二人一齐应声,两人很快将床铺好,扶着皖月进屋休息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翌日,御书房内,夏侯赞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他刚收到一份折子,上面写着夏侯衔带了一名青楼女子回府,并纳为侧妃。

    这事说大不大,说小不小,只不过有些丢皇家的脸面而已。

    真正让夏侯赞发怒的是这件事背后隐藏的种种,之前只是捕风捉影听到些他三儿子笼络大臣之子的传言,但没有实锤,夏侯赞只是有些疑心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,夏侯衔带回家的青楼女子,正是吏部尚书和左都御史之子帮他寻摸的。

    夏侯赞气的吹胡子瞪眼一拍桌子,满屋伺候的宫娥太监哗啦哗啦跪一地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。”

    自古伴君如伴虎,皇上怒了身边伺候的人自然得不了好。

    大太监周全德连忙往前一步,将桌子上倒了的茶盏摆正,并用袖口将桌上的水渍擦干。

    “皇上息怒,气大伤身,您得保重龙体啊。”边说边给一旁的小太监使了个眼色,让他带着人先撤下去。

    一屋子人快速撤走,御书房内就剩夏侯赞和周全德。

    周全德自小便跟着夏侯赞,对于夏侯赞的心思颇为了解,轻声在一旁规劝。

    “朕还没老呢,他们就如此迫不及待?!”夏侯赞显然气的不清。

    周全德心思一转,折子大概和皇子脱不了干系,而现在风头正盛的当数三皇子夏侯衔,莫不是说折子上书与三皇子有关?

    “您正当年,怎可言老,万岁莫急。”周全德心中思索,口中继续劝说。

    “你看看,他都干了些什么!”夏侯赞将折子往旁边一扫,正到周全德眼前。

    周全德连忙跪下,“奴才不敢。”

    他一个太监,若是看了折子那才是天大的罪过。

    “朕让你看,有什么不敢的?”夏侯赞瞪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周全德喏喏称是,这才起身,看了眼折子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看?”夏侯赞坐在龙书案后运气。

    “依奴才愚见,”周全德低着头,“端王爷和世家公子交好,只能说明端王爷好交朋友…”

    “愚蠢!”夏侯赞又一拍桌子,“早不交晚不交,非到得朕赏识了再交?”

    “奴才愚钝,”周全德跪在地上,颤颤巍巍的擦了擦额头上的汗,“奴才着实不懂啊。”

    夏侯赞叹了口气,“行了,起来吧。”

    就是不懂,夏侯赞才让他看的,若是换个懂的人,他怎能轻易令其知晓。

    周全德能让他放心,他不过就是有气没处撒而已。

    “衔儿最近,太浮躁了。”夏侯赞目光微寒。

    结党营私,是为君者最忌讳的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有不少世家蠢蠢欲动,他倒要看看,有多少鱼儿能浮出水面。

    周全德立于夏侯赞身后,低着头没出声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正阳宫内,皇后与夏侯衔对坐饮茶。

    皇后看着夏侯衔丝毫不加掩饰,春风得意的面容,“衔儿,最近如何?”

    问的,自然是朝堂上的事。

    “母后放心,父皇越来越重视儿臣,现在无人能与儿臣比肩。”夏侯衔嘴角带着笑,心中端是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“得了你父皇的重视自然好,可水满则溢、月盈则亏的道理,你应该懂。”皇后认真的说道,现在衔儿太骄躁,她不得不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“母后太过小心了些。”夏侯衔不在意的说道。

    既然能得父皇的重视,说明他有本事,母后之前希望的不就如此,怎么现在他得势了,母后反倒说如此败兴的话。

    “衔儿,”皇后严肃的看着他,“越是这时候,你越得注意自己的言行,有时候风头太盛,并不是什么好事。你能得你父皇赏识,母后也替你高兴,可与之前相比,你已经站到人前,一丝错处也不能有,无数双眼睛正看着你,若行事不妥,很可能会被落井下石的。”

    “儿臣明白。”夏侯衔虽是如此说,可还是没将皇后的话听进心里,他觉得皇后在后宫待的久,行事作风不免有些妇人之仁,争储本就瞬息万变,若不把握好机会,他怎能入主东宫称为储君?

    之前母后还劝他争,怎么他开始争了,现在又劝他畏首畏尾?

    为了离儿,他要做的就是尽快将储君之位,争到手。

    “你…”

    “母后,儿臣想起来还有些事未处理,待儿臣处理完了,再来陪母后。”

    皇后的话没说完,便被夏侯衔打断,无非就是什么小心谨慎的话,他不用想都知道。

    夏侯衔正是得意之时,最不耐被人泼冷水,若是捧着他,他当然开心,可若是逆着他,他一句都不想听。

    皇后看着夏侯衔离去的背影,心中不住叹气,希望衔儿能将她的话听进去。

    不然,皇上那再有折子,该如何是好啊…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