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36章 放肆!
    第536章 放肆!

    夏侯衔心中的欲火倏地被挑起,双臂用力将锦瑟抱上桌案压在身下,他嗓音沙哑,“离儿,应该比糕点更香甜吧…”

    锦瑟装作紧张的样子,双手直推夏侯衔,“王爷请自重,现在青天白日的,这里还是书房,您不能…”

    “这般,才更有情趣,不是吗?”夏侯衔根本不听,唇瓣重重压了下来。

    锦瑟假意不情愿的连连闪躲,更是将夏侯衔心间的火挑到了极致,不顾她的挣扎在桌案上便要了她。

    夏侯衔没想到竟是如此不同的滋味,锦瑟从挣扎到顺从,恰到好处的满足了他的征服欲,再加上肖象容离的双眸噙着泪花,令他既怜惜又兴奋。

    锦瑟又是在春风阁里培训过的,那声音未曾亲身实战听了都经不住太久便缴械投降,更何况像夏侯衔这般实打实上了战场的。

    门外的侍卫都快疯了,他们都是血气方刚的大小伙子,本来好好的当个门卫,谁知道在书房外当差还能遇到这种事情。

    王爷和侧妃娘娘现在在里面那啥,他们还是光棍一条,俩人不由自主的弯着腰,并在心里琢磨,今儿当完值,一定得去青楼找个姑娘。

    太刺激人了!

    半晌,锦瑟脸上还挂着泪痕,夏侯衔心满意足的将衣衫整理好,笑着用手将她脸颊上的泪珠拭去,“怎么?不喜欢爷这样?”

    锦瑟娇嗔的看了他一眼,微微嘟着嘴,“您也太过孟浪了,若是传出去,您让妾身如何做人。”

    说罢,抽了抽鼻子,那想哭却强忍着的模样着实可人。

    夏侯衔哈哈大笑,揽过她轻轻拍着她的背,像是在帮她顺气一般,“谁敢传爷的闲话,离儿也太过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“妾身不是怕有碍您的名声嘛。”锦瑟小声嘟囔了一句,但两个人的距离,再小声也能听见了。

    夏侯衔心中更是满意,原以为她只是害羞,没想到竟是为他着想,在锦瑟额间落下一吻,他亲自动手帮她穿衣,动作端是轻柔。

    锦瑟垂眸,心下洋洋得意,她之前的身份,令她不得不去揣摩男人的心思,什么话他们爱听、什么话他们不爱听、同样的话如何说才能让他们欢喜并像有口无心之言,若是不经意间透露出对他们的关心,他们一定会喜不自胜的。

    看着夏侯衔轻柔的动作,锦瑟暗自发誓,一定要将夏侯衔的心完完全全的抓在手里才是,到时无论换几个王妃,她这个侧妃之位都能稳稳当当的坐着。

    至于王妃,锦瑟一点也不想要,不是她自知身份不及,而是就算能当她也是不要当的。

    正妻向来不如宠妾,管的事情多且杂,哪有妾来的自在,什么都不用管,只要抓住男人的心,偶尔放浪男人还觉得新鲜,这些正妻如何做得?

    稍稍孟浪一点便被人指指点点,不是她说,妻不如妾、妾不如偷的道理古今通用,她就不信夏侯衔会例外?

    夏侯衔将她的衣衫整理好,锦瑟跳下书案,双腿微酸险些站不住,夏侯衔忙去扶她,眼中笑意更胜。

    锦瑟扶着夏侯衔的手站稳,装作若无其事般不去看他,“妾身先回去,糕点您别忘了吃。”

    说罢,撒开夏侯衔的手,自行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打开门后,两边的侍卫齐刷刷的看向她,眼中的浴火还未褪去,他们修炼欠些火候,即便竭尽全力掩饰自己**,还是从眼中泄露了些许。

    锦瑟瞟了他们一眼,男人她见的多了,就他们这点小心思,她直消一眼便知道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冷笑一声,他们如此身份还敢肖想她,当真活腻歪了!

    两个侍卫连忙低下头,刚刚完全是下意识,希望侧妃娘娘没看出来。

    锦瑟回身将书房门关上,离开小院,木鸢在院外等候多时了,王爷的院子不是谁都能进的,此时见姑娘出来连忙上前搀扶。

    感觉到锦瑟脚步有些软,木鸢便知晓发生了什么,在春风阁她虽是伺候人的,可模样出落得水灵,往后也是要被安排接客的。

    老鸨子教过她们这批小的,跟着姑娘时日又多,自然什么都知道。

    现在姑娘身价不同,成了王府的侧妃,她在身旁伺候着,若是有朝一日也能入了王爷的眼…

    木鸢脸庞微红,那才是天大的福气呢。

    锦瑟着实是有些累了,木鸢的神色,她没注意。

    这次与在春风阁的那次还不同,战况激烈,她需要休息。

    吩咐了木鸢她要歇一会儿,若无要紧事不许打扰她,木鸢连忙应了,自去外间守着。

    夏侯衔在书房吃着糕点,不久,茗焙来报,王妃回来了。

    夏侯衔点了点头,沉思一瞬,站起身来带着茗焙去了内院。

    皖月回来后便坐在圈椅上懒懒的不想动,原来竟是这般累人,脑海中不自觉的便浮现出与夏侯禹的那一幕幕,本以为会厌恶的她,没想到竟还有几分留恋。

    不行。

    皖月甩了甩头,两人不过是交易,再说夏侯禹那下流痞子,对她做出了那样的事,她想他做什么?!

    “去将床铺了,本宫歇一歇。”皖月闭着眼睛,吩咐画儿,她有些累了。

    画儿有话想问又不敢问,只能憋在心里,现在主子吩咐,她福了一福,还未离去,便见似云挑帘进来,“主子,王爷往这边来了。”

    皖月睁开眼,拧着眉,眉头都快能夹死苍蝇了。

    “他来做什么?”皖月一眼都不想看到夏侯衔,他是比夏侯禹还恶心的存在,看到他皖月就想吐。

    “奴婢不知。”似云摇头,她远远地看着王爷往这儿来,这边就他们一个院子,散步散到此可能性不大。

    似云话音落,就听到院里的小丫鬟连声请安。

    帘子被挑起,似云退到一旁,皖月端起桌边的茶碗,抿了口茶。

    “跟宁王妃都聊什么了?”夏侯衔开门见山。

    “怎么,”皖月挑眉一笑,“王爷还对妇人间的闲谈,感兴趣?”

    听出她话中的嫌弃,夏侯衔冷哼一声,“本王是怕你丢端王府的脸面。”

    “端王府还有什么脸面让本宫丢?”皖月直接问到夏侯衔的脸上,他府里的脸都被他自己丢光了,还有剩余的给她丢吗?

    “放肆!”夏侯衔拍桌,对皖月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