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501章 本宫可能犯太岁
    第1章 本宫可能犯太岁

    京城,端王府。

    皖月这几日一直在找机会出去,大门是走不得了,要出门只能翻墙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端王府的守卫不是吃闲饭的,他们守不了功夫高的,但守个皖月还是绰绰有余的。

    皖月心里急的不行,若是如此,她何时才能再见到夏侯禹?

    一堆的事情,若没有夏侯禹配合,她一个人怎么能够完的成?

    皖月是越想越气,她现在的脾气异常的大,不用人招惹,有时候自己都能坐那儿生半天闷气,偏偏有的时候还不知是在气什么。

    是以,每次当她不知为何生气的时候,都把原因归结到夏侯衔身上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,自个儿也不会有这么多烦心事,没错,都怪夏侯衔!

    当然,皖月还是有些脑子的,除了每天不明所以的生气外,剩下清醒的时候,她还是做了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,记录下王府守卫巡逻以及换班的时间。

    另外,哪里的守卫比较松弛。

    最后,哪儿的墙头比较低,或者…哪里有狗洞。

    皖月倒是个能屈能伸的主,只要能让她出去,具体是从哪里走的,她一点儿都不在意。

    画儿和似云每天处在水深火热的生活中,公主现在的脾气不像从前,以往发个脾气她们还知道缘由,现在完全就是无缘无故就被发落一通。

    弄得两个丫头现在一到门外,腿肚子就开始转筋,她们实在发怵啊。

    皖月独自坐在屋内,看着手里的图纸。

    她这几天转王府时便上了心,将王府的每一处都细心留意了一番,对于端王府整体有了个大概的掌握。

    别看她嫁进王府这么些日子了,可真正去过的也就三两处,现在她才知道整个端王府有多大。

    另外,守卫巡逻的路线还有换岗时间,她也大体上记录了一遍,经过几天的观察,这些都是极有规律的。

    关于如何出去的问题,皖月每个院都转了一遍,夏侯衔只说不让她出王府大门,可没说限制她的自由,这样一来倒是给她踩点提供了莫大的帮助。

    每处院落的院墙都是极高的,若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翻墙出去,对于皖月来说还有些困难。

    毕竟她一国公主,就算有点武艺,可到底练得不是高来高去的功夫,轻功对于皖月来说还是个坎儿。

    所以,她将翻墙出府的想法排除后,便剩下爬洞出去了。

    这么大的端王府,即便整体上看来精致奢华,可也有那破败的院落。

    皖月逛到一处杂草丛生的废弃院子时特地留了个心眼,趁没人巡逻时,便推门进去看了看。

    进去后皖月便看到整个院子杂草丛生,从杂草生长的高度来看,不难发现这院子已经荒废了许久。

    皖月弯着腰在墙根附近摸索了一番,发现有一个不起眼的小洞,那洞特别小,狗都不一定钻的过去,大概是院墙年久失修的缘故,天气一潮慢慢被腐蚀掉的。

    顺着洞口向外望,发现院墙便是一条无人的小巷,看来这处院子建在王府的外围,只要能从这边出去,就可以出府了。

    皖月用手轻轻拽了拽残破砖头,发现就在洞口的边缘处,那里的砖块已有些松动,她顺势便将松动的砖块拽了出来,没过多久她便将洞口扩大了一倍有余。

    渐渐地,门外有脚步声传来,皖月赶忙停了手上的动作,矮身蹲在杂草中不敢动。

    门外的脚步声渐渐远去,听着不像一个人的,到像是一个列队,可能是在附近巡逻的守卫,幸亏没有进院子。

    皖月连忙用杂草将洞口掩住,顺着墙边慢慢往门口挪,耳朵挨着门停了半晌,确定门外没人了,这才敢打开院门出去。

    后来的几天里,皖月没事便跑到那处院墙边挖洞,根本不用任何工具,只用手便能将松动的砖块取出,只不过越往上越难取罢了。

    终于,皖月用手再也抽不动院墙上的砖头,她这才拍了拍手,看着自己连日来的成果,现在的洞口能容一个孩子过去,若是瘦些的人钻应该也是可以的,皖月决定自己试一试。

    半跪在地上,皖月试着向外爬,爬到一半发现再难前进,若是用力向外,可能会有被卡住的风险。

    皖月不敢莽撞,慢慢退了回来,她看着洞口想了想,今日必须将这个洞口解决掉。

    出了院门,皖月从自己的院子里带了把匕首出来,再次回到废弃的小院中,将洞口附近的砖块凿松。

    皖月用的力气不小,连带着墙体上方都有些震动,尘土扑扑往下掉。

    终于,又取下十几块砖头,皖月觉得现在的洞口她通过应该不成问题,依旧半跪着往外爬,果不其然,很容易就爬了出来。

    站在小巷中,皖月深深吐出一口浊气,她出来了!

    小巷是个死胡同,顺着另一头往出走,皖月想看看能通到何处。

    转过一个弯去,连接着另外一个巷子,这个巷子是直的,从这头往那头一瞧,便能瞧见绒绣阁的牌匾。

    皖月放下心来,能上主街便好办多了,顺着原路返回,从洞口处爬了回去,用杂草将洞口掩盖住,即便是从外面发现这处洞口,也会被误认为狗洞。

    出院门后,皖月照旧绕了一圈才回去,她现在但凡出来,一个人都不让跟着,画儿和似云一开始不放心,但后来被她骂怕了,也就不敢再多嘴。

    回去路上,皖月随便找了个地儿将手给洗了,不然她这一手的灰,被人看见难免起疑。

    待回到院中后,皖月无视给她请安的丫鬟们,在屋内坐了片刻之后,才扬声唤道,“似云、画儿!”

    俩丫头听到这一嗓子,先下意识的一哆嗦,接着俩人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无奈。

    俩人一前一后的进了房门,只希望主子今日责罚她们能说个理由。

    “主子。”司玉和画儿两人直接跪在地上。

    皖月看了她们一眼,不耐烦的翻了个白眼,却控制住了翻涌而上的怒意,“后日就是十五了,王爷的命令你们也知道,现在本宫是出不了王府的,自打本宫来到天祁后,就没过过一天舒心日子,想来应该是不小心犯了太岁。后日你们替本宫去趟静安寺,磕头拜佛,再替本宫捐些香火钱。另外,午时你们便在庙中食素,下午听完了惠维大师讲的经文后,再帮王爷求道平安符,必是要惠维大师开过光的,不然送给王爷可不灵验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