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90章 我是来吃饭的!
    第490章 我是来吃饭的!

    这边两人说着讲鬼故事的事,那边正绣香囊的几人听见了,几个丫头脸上的神色很是纠结,她们又想听又不敢听,一时间拿不定主意,到底要不要凑过去。

    鬼故事诶,可不是一般的话本。

    万一主子(王妃)讲的很害怕,他们被吓到了,岂不是很丢人?

    容离那也是吃过见过的主,在部队的时候闲着无聊,那帮队友想起来就讲讲鬼故事,虽然她一个姑娘,可那些人压根就没把她当女生不是?

    是以,她听过的那是相当多,于是摘那些听起来就很恐怖,并着实吓到过自己的几个精悍小短篇,拿来讲了一通。

    结果讲的她那是口干舌燥,并且成功回忆起了当时这些鬼故事带给她的恐惧感。

    容离讲着讲着声音越来越小,心中突突直跳,这故事还没讲完,容离撇撇嘴,“不讲了不讲了,今儿就到这儿了。”

    抬头看了一眼镇定自若的夏侯襄,她心里暗暗吐槽,讲个鬼故事没吓着人,结果给自己吓够呛,事儿怎么到她这儿都反过来了。

    不成不成,她不讲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一直揽着她,容离打了个她自己都没感觉到的哆嗦,但是他觉察到了。

    此时,再一听她不讲了,心里自是有数,夏侯襄唇角微弯,“累了就歇歇,为夫给你讲一个。”

    容离愣住了,没想到他还会讲鬼故事,好奇多过恐惧,当下开口问道,“什么?”

    夏侯襄拍了拍她的背,将故事娓娓道来,开头本来还没什么,结果越讲越渗人,容离咽了口唾沫,跟他讲的比起来,自个儿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啊。

    最关键的是,鬼故事相当勾人儿,你若是不听完吧,总是东想西想,没结尾的鬼故事很吓人的;若是将结尾听了,最起码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,害怕归害怕,总不会那么没底。

    于是,容离小心脏抖着,耳朵还支棱着,直到夏侯襄将结尾讲完,她才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天知道,本来她是不怎么害怕听鬼故事的,就是偶尔有几个能说到她心里,稍微感觉有些害怕而已,要说多害怕倒是谈不上。

    可容离觉得自己还是天真了,那是没碰着讲的好的,就像她家阿襄讲的这般跌宕起伏顺便还带吓唬人的,着实不多。

    容离头一次是听得真有些害怕,她都如此了,更遑论不远处的那群丫头们。

    丫头们说是不听不听,可真能管得住自己耳朵的又有几个?

    本来主子讲的就够渗人的了,结果王爷来了个升级版的,那家伙,可给这帮丫头吓够呛,一个个强装镇定,就是手有些抖。

    绣也不刺了,再刺容易扎手。

    墨尧四人倒还好,毕竟身为男人,听个鬼故事什么的不算什么,除了心里有些打鼓外,倒还没有没太大的反应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往他怀里靠的越发紧的容离,唇角微勾心里点头,看来以后没事可以给离儿讲讲鬼故事,这样有利于增进他们夫妻感情啊。

    容离心里都想抽自个儿了,瞅瞅她没事瞎说什么瞎说,吓人不成反被吓,她心里苦啊!

    一上午无知无觉地便过了,屋外的雨直到下午时,之后便很神奇的停住了。

    容离走出廊下,伸手出手去接,发现确实一滴都不下了,这雨倒是邪性,刚下的时候便是倾盆大雨,到了停的时候没见小,直接便停了。

    “这么大雨,会不会把花都打折啊?”容离还惦记着看花呢,这会儿雨停了,下午倒是能出去转转,就是不知道那些花朵还坚挺不?

    “下午去转转就知道了。”夏侯襄站在她身后,看着一瞬间便晴空万里的天气,看来鬼故事下午是讲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容离点头,正好活动活动筋骨。

    正在说话间,突然院门被敲响。

    夫妻俩都是耳力惊人的主儿,即便在二门这儿也能听清。

    “谁会来咱这儿串门?”容离边好奇边向外走。

    夏侯襄自然跟着媳妇儿走,两口子到了门前,将门打开,一看便明了了,“老赖?是你啊!”

    “我说丫头,你能不能别老揭我老底儿呀。我现在是盈泽圣子来的,管圣子叫老赖,你觉得合适吗?”司玉嘴角抽了抽,他这名号也不知谁给起的。

    以前在天祁,他串街去蹲着,不捯饬是事实,可也不能这么败方他,当初那是他没计较,谁知道这丫头到记得瓷实。

    “顺嘴顺嘴,”容离讪笑,接着一偏身,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司玉迈步进来,容离这才发现,就他一人,接着嘴欠的说了一句,“老赖,没人跟着伺候你啊?”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目光转到夏侯襄身上,颇为委屈,“你管不管你媳妇儿?”

    这话说的,太欺负人了,说了不让叫老赖还叫,还说他没人伺候,他一个圣子…没人伺候很正常嘛。

    毕竟他除了闭关,平日里都是自力更生的。

    诶,上哪找他这样的圣子去。

    想想都觉得可怜。

    夏侯襄淡定的摇了摇头,“你是来送药的吗?”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气死他了!气死他了!

    这才刚进门,俩这就就给他整的没话说,他们在天祁也这么说话吗?

    没挨过打吗?

    估计没有,天祁也没谁敢动这俩人。

    司玉义愤填膺的想到,“我是来吃饭的!”

    哼,好心来送药,结果都不关心他,好歹他也是容离的老相识了,对自己人就这样?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“你们皇宫没吃的吗?”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行吧,他错了,他就不应该接话。

    司玉抹了把脸,面上带着和善的微笑,“是啊,盈泽皇家很穷的,皇宫你也看到了,很破是不是?所以他们根本就不管我们饭,我们每日饭食都要自己找地方解决,你说惨不惨?”

    容离又眨了眨眼,很给面子的点头道,“那是挺惨,堂堂一圣子,还得到处蹭饭。”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眼前这位真的是凤星吧?

    没被人掉包吧?

    以前看着不这样啊,挺机灵一姑娘,现在怎么说话这么彪呢?

    他是不是找错人了,其实这人是别人假办的,真的还在天祁呢吧?

    那不对呀,这货旁边跟着男人呢!

    总不能战王也是假的吧?

    他决定回去再掐掐指,看看还有没有二一个凤星,他不要跟这货说话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