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84章 你是故意的,对不对?
    第484章 你是故意的,对不对?

    无奈的摇头轻笑,皇后觉得自己真的是老了,只做个王妃就能舍了诸多麻烦吗?

    后院只是后宫的缩影罢了,只要是有等级尊卑、妻妾分明的地方,就不能没有风波。

    除非…男人一生只能娶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对于容离,说实话,皇后其实是羡慕她的。

    至少在容离之前,夏侯襄从未对任何一名女子动过心,娶了她之后,依旧对她爱护有加,从前什么样,成亲后还什么样。

    所有的不同都只对容离一个人,只是…不知这份珍爱会持续多久?

    皇后不置可否的笑了笑,这天下不招惹女子的男人少之又少,跟个何况那是个能令女子主动想要招惹的男子。

    夏侯襄虽说之前从未与任何女子亲近过,可没准是因为情之一事未通,所以才对旁人熟视无睹。

    现下亲也成了,该懂的事情都懂了,若夏侯襄还能像之前一般清心寡欲,那她才真要佩服他了。

    男人…有几个是不偷腥的?

    皇后表示对于夏侯襄与容离今后如何,她非常感兴趣。

    看看若是夏侯襄往后也纳了姬妾入府,容离又该当如何?

    夏侯赞倒没那么多想法,他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赶紧将夏侯襄给杀了,这样唯一压在他心头的石头便不存在了。

    派去的两个监军倒还是时常往回传消息,消息中将夏侯襄的一举一动描述的很清楚,同时也传些战况回来。

    信上说,现在东南边疆战事吃紧,十几个国家联合起来动手,阵势不容小觑,哪怕就是将夏侯襄派了出去,他应付的也是相当吃力。

    若不是还有个云启先老将军再一旁顶着,夏侯襄险些镇守不住边疆。

    信件里将战事描写的惊心动魄,看的夏侯赞提心吊胆。

    在信的末尾,自然是请求皇上的指示,看看下一步他们需要如何做。

    夏侯赞暗自思忖,若是此时将夏侯襄除了,万一抚州内的联军没了阻碍,势如破竹杀入京城,那天祁的百年基业不就败在他的手上了吗?

    那往后,他还有何颜面,去面见列祖列宗?

    不行,现在的夏侯襄还不能除,留着他击败联军的侵袭,之后再将夏侯襄除了,才是上上策。

    于是,夏侯赞每次的回信都是让两个监军先按兵不动,观察观察再说,战事一时半刻结束不了,只要能在回京前除掉夏侯襄即可。

    信件这么一封一封的通着,夏侯赞完全不知道,自个儿派出去的人早就被软禁起来了,和他通信的人可不止一个,那是凝结了数十个伏虎营小队长心血的回信。

    伏虎营是一支只听命于夏侯襄的部队,平日由墨尧四人领导,训练时按小队进行排列组合练习,没有他们训练不到的项目。

    小队长是其中出类拔萃的存在,无论是身手还是智谋,莫说百里挑一,即使说是万里挑一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能让夏侯襄首肯入伏虎营的,本就不是一般的将士,更何况这些将士的领导人。

    两个监军被软禁后,便被伏虎营的审问团队进行了一系列亲切而友好的审问。

    当然,亲切友好是以配合为前提的,若是不配合,那对不起了,他们的招数可是千千万,能在他们手里走过十个项目的,那都是铁骨铮铮的真汉子。

    夏侯赞是个什么样的人?他派出的人能多有骨气?

    审问团队还没施展开拳脚,这俩人便被吓得全招了,包括夏侯赞派他们来是做什么的,要回信要写些什么,如何将信送回再加上怎样除掉战王爷等等等等,一系类问题交代了个底儿掉!

    伏虎营的审问团队做好记录,接着便开始着手忽悠夏侯赞。

    所以,若是夏侯赞知道自己辛辛苦苦派的两个监军压根就没排上用场,还将自己的老底儿都给泄完了不知会不会气疯。

    伏虎营聪明伶俐的小队长们一琢磨,便自动自发的组成了回信小组,不到三天,便将两个监军的笔记模仿的惟妙惟肖。

    不是说一个人这般,是这些小队长们每个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这信往出一拿,没有一个人能说不是那俩人亲笔写的。

    就这样,伏虎营的小队长们,除了每天训练自己的队伍外,最大的乐子就是给夏侯赞回信。

    回信的人不固定,大家倒着班来,但夏侯赞的回信一旦到了,大家绝对都是聚到一起津津有味的研读。

    王爷已经将这事彻底交给他们了,他们必须对得起王爷这份苦心不是,当然夏侯赞也着实太逗了些。

    就这脑子,还想除了他们王爷,说是天方夜谭都有些便宜他了。

    伏虎营的小伙子们其实也都憋着一口气,什么时候王爷能将夏侯赞弄下来才好呢,省的老被夏侯赞这么算计。

    他们王爷兢兢业业地在边疆保卫国土,夏侯赞倒好,只想着如何除了他们王爷。

    他们都替王爷不公!

    王爷也太可怜了。

    他们可怜的王爷,此时正在盈泽黑着脸看着自家媳妇怀中的大白。

    自打上回带着它进宫转了一圈后,司玉告诉他们白虎本就是给他们的,再带回来,这小家伙仿佛对他起了若有似无的敌意。

    敌意体现在,它总是在夏侯襄在离儿身边的时候往离儿怀里钻,并且只要他敢说它,它就敢哭给离儿看。

    然后离儿就训他,他就得老老实实听训。

    挨训的时候夏侯襄自然心情不好,便继续瞪大白,大白也就继续再哭给离儿看。

    就在这么一个恶性循环的圈子里,夏侯襄觉得自个儿怎么有点儿翻不身了呢?

    所以,这日当喂大白吃食时,夏侯襄特意将它抱进了个没人屋子,一人一虎在空屋子里大眼瞪小眼。

    “你是故意的,对不对?”夏侯襄率先开口,他发现自个儿就算再神通广大,也没这小东西给离儿撒娇的威力大。

    离儿对这些毛茸茸的小东西没什么抵抗力,哪怕它们什么都不做,离儿看着心都能软成一片,更何况它再撒个娇了。

    所以,夏侯襄废话不多说,干脆单刀直入的问,离儿不在场,大家痛快点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