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1章 主要看气质
    第471章 主要看气质

    司玉嘴角微抽,这话说的,他难接啊。

    调整好面部表情,微微一笑,他对容离说道,“是这样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,”容离摇了摇头,“往大了乐。”

    小桃和墨尧都快要扶额了,主子(王妃)这是怎么了?

    夏侯襄倒是有些疑惑,离儿让盈泽圣子笑,难道是有什么缘由?

    不然以离儿的性子,不大可能会做这种不靠谱的事。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到底想干嘛?

    容离见他不笑,皱了皱眉,紧跟着又来了一句,“要不你龇个牙也行。”

    这是什么要求?

    南宫逸都要疯了,司玉可是他们盈泽的圣子,战王妃的要求也太怪异了吧?

    瞅了瞅一旁的夏侯襄,原来战王喜欢这一款的?

    容离眼巴巴的瞅着,司玉尴尬的一龇牙,他甫一露牙,容离‘噗嗤’一声便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司玉没绷住,许是想到现在的样子有些好笑,跟着容离笑了出来。

    容离心里默道,怪不得那么眼熟。

    菊花一般的笑容,太有代表性了!

    容离之所以让他乐,就是因为之前那个笑容,给她留下的印象太过深刻,现在终于确定了。

    挑眉看着那个笑起来收不住的盈泽圣子,字正腔圆的冲他说了两个字,“老赖!”

    “不行,你让我笑完。”司玉不知道为啥,笑的都快直不起腰来了。

    容离默了,她就挑个头,怎么还笑起来没完了?

    南宫逸和明佑相当无语的看着司玉,明明今儿一直挺正经的,怎么突然就破功了。

    整个大殿回响着司玉魔性的笑声,其他人面无表情的看着他笑。

    半晌后,司玉终于笑够了,他擦了擦眼角沁出的泪水,不可思议的看着容离,“我都这样了,你还能看出来?”

    司玉指了指自个儿这一身的装扮,和那个脏老头可差的不是一星半点,怎么就被认出来了?

    容离轻笑一声,“主要看气质。”

    她就说,怎么愣是从那一身仙气里,看到几丝痞气,仙气再大,也掩饰不住那几丝由内而外散发出的痞气。

    嗯,就是这样。

    司玉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天地良心,他已经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扮的很正经了好不好,就这还能从他的气质里看到‘老赖’的影子?

    眼也太毒了吧?!

    “老赖?”南宫逸疑惑的问了出来,这什么称呼?

    夏侯襄也疑惑的看着容离,他怎么从没听过她提起老赖这个名字?

    容离笑着指了指他头顶上的簪子,“这玉簪,就是从他手里买的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这才恍然,离儿为了谢他,特地让小黑带回来的谢礼,想不到中间还有这段渊源。

    “丫头,我没说错吧,这东西可是宝贝,战王是个中行家,想必听过它的名字。”司玉自打破了功,那股仙气儿再也维持不住了,回归本性,他觉得还是这个状态比较好。

    站在容离身后的小桃,张大嘴巴再也合不上了,这人竟然是老赖?

    主子那时可是带着她去的,无论如何,她也无法将那个脏兮兮的老头,和眼前这位圣子联系到一起。

    主子就是主子,要是她绝对认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墨尧见小桃的反应,连忙询问她有没有事。

    小桃摇了摇头,她不过是太惊讶,没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司玉挑了把椅子坐下,站着挺累,若不是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,他早就坐下了。

    他一坐,明佑乐了,他腿儿也累,之前司玉站着他不敢坐,现在司玉都坐下了,他便也跟着坐在了旁边。

    司玉将自己何时去了天祁,又如何与容离相遇的事情一说,南宫逸明白了,他就说怎么战王妃刚刚会闹那么一出。

    他都要怀疑,战王妃是不是故意找茬了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人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话说开了以后,司玉明显整个人的状态转向另一个极端,痞气十足。

    “这样,先把饭吃了,你哥的事有我你就放心吧,保管给你指条明路。”司玉大嘴一撇,开始跟夏侯襄保证,反正该调查的他已经调查的差不多了,接下来就看战王自个儿的手段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离觉得自己错了,她可能不应该戳穿司玉的身份,之前最起码有个人样,瞅瞅现在,她觉得手有点儿痒痒。

    明佑暗暗点头,这个状态就对了,不然就显得自己很不正经,司玉除了每次出关时正经一段时间后,接着便原形毕露。

    还是这样亲切,明佑如是想。

    御膳房很快将饭菜做得了端上来,放开了的司玉显然很能活跃气氛,食不言这一项在他这明显没什么大用,那嘴就没停过,一个劲儿的说。

    关键,他最爱找容离说话,这可让夏侯襄不高兴了,接连好几次将话头截过去,要聊天找他,总找她媳妇算什么男人。

    夏侯襄见多识广,什么事都能聊上几句,司玉后知后觉的发现,他是不是讨人嫌了,甭看夏侯襄跟他聊天的时候没怎么样,可那的不经意流露出来的语气,总让他觉得不应该说话。

    好吧,其实夏侯襄还是怼他了,不然神经大条的司玉还是感觉不出来自己被嫌弃了的。

    容离好笑的瞟了夏侯襄一眼,他吃醋的意味很是明显,暗暗摇了摇头,司玉又没什么旁的意思,也难为他连司玉的醋的吃。

    要知道,她可是见过司玉‘老赖’扮相的人,而且印象深刻,她又怎会对司玉另眼相待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呀,真是越来越小心眼了。

    容离微微勾唇,只是,她家相公吃醋的样子,还是很可爱的。

    用完了饭,自有宫娥太监将杯盘碗盏撤下去,接着又服侍殿中的几位漱口净手后,这才都退了下去。

    南宫逸带着几人去了御书房,之前在乾心殿是为了接待这对从未见过面的战王夫妇,现在大家饭也吃了,战王妃又与司玉熟识,那就没必要在大殿中待着了。

    况且,下午所说之事极为机密,南宫逸得保证议事之地绝对安全,不能走漏半点风声。

    其实,他也好奇,司玉所说的战王兄长之事,到底为何?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