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70章 你给我乐一个
    第470章 你给我乐一个

    容离皱眉,只是盈泽圣子,怎么感觉好像在哪见过?

    那盈泽圣子,似是感觉到了容离的目光,微微颔首面带微笑,容离没想到被抓了包,不着痕迹的点了点头,将目光别开来。

    但心一直有所觉,却想不起来。

    盈泽圣子,怎会轻易出现在别处?

    容离心中虽觉得不可能,可还是忍不住的疑惑。

    她这疑惑着,没注意南宫逸打量的目光,但夏侯襄却注意到了。

    他有些不大高兴,盈泽皇帝怎么回事,这么看他家离儿不大合适吧?

    登时脸色便冷了几分,看向南宫逸的目光有些不善。

    南宫逸后知后觉的打了个哆嗦,再回过神来时,觉得有些尴尬,掩饰般的咳了一声,“战王与战王妃远道而来,寡人招待不周,来人,赐座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故意要看夏侯襄媳妇儿的,实在是因为好奇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落座后,小桃与墨尧立在他们身后,宫娥上了茶点后便退下,整个大殿再无其他侍者。

    “天祁一向与我盈泽交好,战王夫妇能到盈泽,寡人甚是欢喜,不知二位是来盈泽是为了游玩一番,还是祁皇有所嘱托呢?”南宫逸这人不大爱兜圈子,说话一向直接,反正甭管出什么事,有司玉顶着,他相当放心。

    容离倒是觉得意外,一般的国君说话都是都兜兜绕绕,逼的你自己将来意说明,泽皇倒是与众不同啊。

    “此次,我夫妇二人是来寻圣子的。”夏侯襄微微一笑,也没兜圈子,和什么样的人说什么样的话,南宫逸不兜圈子,他也乐得直接。

    “哦?”南宫逸没想到,人家压根就不是来找他的,目光不由得看向司玉,这俩人啥时候认识的?

    被点名的司玉微微一笑,依旧一派仙祗的样子,“早前便听闻战王威名,如今见得真身果然名不虚传,若在下猜的不错,战王所求之事,应与令兄有关。”

    什么叫一句话说道点子上?

    这就是!

    容离暗暗点头,还真是有两把刷子,看人家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,怪不得是圣子呢。

    就是,为什么她能从一身仙气的圣子身上,看到一丝不一样的气息?

    不应该啊…

    “圣子所言甚是,想必圣子也已知晓,本王所求到底为何?”夏侯襄目光如炬,他这趟来的目的能不能有结果,就看这位圣子的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”司玉淡淡的笑了,“战王莫急,令兄之事咱们先放一放,在下正巧有一物要交给您,您稍等片刻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心下疑惑,面上不显,点了点头没再说其他。

    容离眨了眨眼,没想到进皇宫没带礼物,人家反倒要送他们些东西,圣子还挺大方。

    容离目光不受控制的又看向盈泽圣子,细细打量,乌发束着白色绸带,一身雪白绸缎,腰间束一条白绫长穗绦,上系一块羊脂白玉。

    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的眼眸不含任何杂质,清澈却又深不见底,身材挺秀高颀,站在那里,说不出飘逸出尘,仿若天人一般。

    这般气质出尘的男子,别管在哪儿见过,也应是令人过目难忘的存。

    怎的她就只觉熟悉,却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呢?

    她这么肆无忌惮的打量一个男人,夏侯襄又不乐意了,今儿怎么回事,不是旁人打量他媳妇儿,就是他媳妇儿打量旁人,离儿还从未这般过。

    顺着容离的目光看去,很快捕捉到目标,夏侯襄同样暗暗打量他一番,跟自个儿气质不同,倒是和容敬有些像。

    难不成,离儿想她大哥了?

    司玉派出去的人很快回来,在他耳边耳语了几句,本来保持端庄模样的他,表情有一丝的皲裂。

    当然,很快又维持住了,他笑吟吟的说道,“烦请二位稍等,所赠之物自己跑没影儿了,容在下算上一算。”

    容离抓住了个关键词,‘自己跑’,明显是个活物啊,她不禁脱口而出,“圣子所言,却是何物?”

    司玉倒是没犹豫,反正早晚要给他们夫妻的,这东西往后对他们有益,“白虎。”

    容离和夏侯襄对视一眼,对上了,转身接过小桃怀中的小东西,将上面的帕子一掀,“圣子说的,可是它?”

    “哟呵,怎么跑你那了?”

    圣子可以说是,相当惊讶了。

    看着盈泽圣子不可思议的样子,再加上刚刚的话,容离怎么觉得之前那个端着的姿态,是他刻意装出来的?

    “咳…”司玉大概觉得现在的样子不大合适,假意咳了一声,微笑点头,“战王妃所言甚是,在下要送与二位的,正是此虎。”

    依旧,是那个仙气十足的盈泽圣子。

    容离点点头,没多说什么。

    可夏侯襄就不大开心了,这次本来是想将大白送走的,没承想盈泽圣子竟然要将它送给他们夫妻,这可算是砸手里了。

    盈泽圣子面带笑意,“这白虎是在下精心饲养的,颇有灵性,算是送给二位的见面礼。”

    容离:“……”

    夏侯襄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们就想问问,精心饲养的,怎么会跑丢。

    这么让人跌份儿的问题,显然不大适合大庭广众之下问出,夫妻二人谢过圣子好意,将白虎收下了。

    盈泽圣子之后便道,关于夏侯襄所问之事,下午他自会将所调查到的一一详述,现在时候也不早了,他自打回来就没怎么吃饭,不若先把饭吃了,其他再议。

    意思便是如此,只不过打圣子口中说出来比较文雅罢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向容离,询问她的意思,她点点头,反正下午还得在这待着,吃个饭没什么不妥。

    他们答应了,南宫逸便吩咐人摆宴,当然还得稍微准备一会儿。

    容离看了老半天盈泽圣子,最后再也没忍住的问出口,“圣子,可曾去过天祁?”

    此话一出,殿中几人皆惊,尤其是夏侯襄,他就说离儿怎么今儿老看圣子,难不成以前见过?

    “战王妃,何出此言?”司玉没正面回答,脸上笑意依旧温和。

    “呃…”容离不知怎么说,突然福至心灵,“你给我乐一个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:“……”

    南宫逸:“……”

    明佑: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种流氓的既视感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