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6章 他…很好的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466章 他…很好的

    皖月边吐边不住的恶心,都是他,自己zhong午吃点儿东西全吐了。

    半晌后,皖月终于缓过来了。

    门外扫洒的婆子们严阵以待,这场面她们第一次见,往日王爷后院里哪儿有这样的女子,没想到一国公主,竟然连府zhong原来的侍妾都不如,这也太不爱干净了!

    此时见皖月看过来,她们连忙将脸上厌恶的表情收起来,这位的厉害她们见识过,可不能露了馅儿。

    皖月缓了缓,一手插着腰,一手拿帕子擦了擦嘴,之后便将帕子仍在地上,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门外的婆子们下意识的后退,为皖月让出一条路去,接着就看她们的王妃大人挺直了腰背走远了。

    诶,果然人家是有身份的人,都弄到这般狼狈的样子了,还不忘维持自己高贵的形象。

    可那衣服上的污渍,早已经暴露了好吗。

    上位者们的世界她们不懂,老老实实打扫卫生吧。

    皖月好不容易走回院子,画儿一见她的样子吓了一跳,“主子您没事吧?”

    皖月一个眼刀瞪过去,她现在像没事的样子吗?

    画儿登时便被吓到了,缩着脖子不敢再说话,主子的脾气越来越差了。

    “沐浴更衣!”皖月冷冰冰的说道,她身边这是什么丫鬟,看到自个儿的样子不是应该立马吩咐人去抬水?

    还在这儿问她有事没事,当真愚蠢!

    画儿连忙应了,幸而院里的小厨房火一直没停,洗澡水很快打了来,皖月沐浴时便吩咐了,衣衫不要了,去给她拿新的。

    终于折腾了半晌,皖月沐浴更衣完毕,这才舒舒服服的坐在了室内。

    “去拿些梅子来。”皖月吩咐道,今日真是倒霉,自打见了夏侯衔,她反胃的感觉就没停过,有些人还真是不能见!

    片刻,酸溜溜的梅子入口,皖月这才觉得好了许多。

    边吃心里边盘算,夏侯禹到底是真老实还是假老实,今日所为看起来是真老实,若他不似在自己所料一般,那要是将目的诉与他听,他会不会吓的去告诉夏侯衔?

    皖月有些犹豫,之前是笃定夏侯禹不似表面那般忠厚老实,她才决定去找他的,现在倒是弄得她有些犹豫了。

    若真的老实,那她就只能选夏侯杞了?

    可一想到夏侯杞那个性子,和他身后的贵妃,皖月便着实不想去动他。

    实在太过艰难!

    突然,皖月灵光一现,若是夏侯禹真的老实,好似也无妨,老实人最怕别人手上有自己的把柄,若她能攥了他的把柄在手上,就不愁他不就范。

    皖月渐渐笑开来,若是如此,他岂不是真要任她摆布,丝毫不敢反抗了?

    那,应该用什么把柄呢?

    皖月的目光移到了身旁的画儿身上,画儿从南楚跟她过来,聪明伶俐算不上,忠心是一定的了,现在是这丫头报恩的时候了。

    画儿本来在一旁站着好好地,可突然被主子看,她不禁疑惑的想开口问主子有什么吩咐,可在看到主子的目光时,她惊的一哆嗦,接着便低下头去不敢再看。

    主子眼神里的东西太多,很可怕。

    看到这般胆小的画儿,皖月更加开心了,她再试探试探夏侯禹,若是真的老实,那画儿可就有福了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京城,丞相府。

    上房内,谢菡拉着瑾萱笑逐颜开,什么都不说,就拉着她一个劲儿的笑。

    给瑾萱笑的红着脸低着头,眼睛都不敢抬。

    半晌后,谢菡乐的差不多了,她拍了拍瑾萱的手,“好孩子,伯母早就相zhong你了,奈何我家那傻小子不开窍,阿弥陀佛,现在总算是能将你定下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的‘傻小子’容敬颇为无奈,怎么能在萱儿面前埋汰他呢,“母亲…”

    “你闭嘴,”谢菡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,“说你傻你还不乐意了,你要不傻,不早就带着萱儿来跟我说明了,拖到现在,你知道我老人家每日跟着你提心吊胆的吗?”

    谢菡这做娘的也是没谁了,就担心她家傻儿子给搞砸了,那心被提的老高老高。

    今日敬儿天一亮便早早过来,说想让她去齐王府提亲,这可是乐坏了她,这不瑾萱一来,谢菡便拉着她一个劲儿的笑。

    她家大儿媳妇儿,总算有着落了。

    瑾萱自然还是每日前来,自打容敬表明心意后,她每日再与他相处时,那心就跟揣着个兔子似得。

    她从不知道,之前还未开窍的男人,自打开了窍,总能惹得她脸红心跳,再无宁静。

    耳边的呢喃、动人的情话、甜蜜的拥吻,容敬一件一件做起来简直浑然天成,令瑾萱心动不已,那日子天天过的,就跟掉到蜜罐里一般。

    瑾萱脸上的笑意一日比一日甜,神色更是一日比一日娇羞,时而容敬逗弄她,她总是气也不是、不气也不是,打在他身上的拳头一丝力气也不敢用,倒是逗的容敬笑意更甚,揽她在怀,她就更是什么气都没了。

    容敬每日也是心情颇好,有了喜欢的人后,他以往冷清的气质多了几许柔和,官场上的同僚无不诧异,若说以前容敬出门自带三分仙气儿,而现在的他同以往相比,更加像个尘世间的人了。

    这几许说不清道不明的气息,令容敬整个人更加真实。

    容敬白日里有佳人相伴,可佳人总是要回家的,待瑾萱一走,他便觉得心里空落落的,他想与瑾萱长相厮守,这一点,他心里很明确。

    所以,提亲,便是势在必行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这不跟自家母亲一说,母亲不出意外的便满口应了下来,看的出来,他母亲可是比他还着急,迎娶萱儿过门呢。

    这才有了今天早上的一幕,谢菡的提起来的心终于放下了,有萱儿在,她终于不用再担心自家儿子没准什么时候就出家了。

    瑾萱红着脸听他们母子说话,偷眼去瞧容敬,咬了咬唇,忍不住地为他辩解,“伯母莫要再多说他了,他…很好的。”

    声音软糯,任谁听了都能听出那话里的甜意。

    容敬不禁翘起唇角,还是他家萱儿向着他。

    谢菡笑的前仰后合,“好好好,伯母就不说他了,免得你心疼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哎哟哟,儿子儿媳能琴瑟和鸣,那才是最好不过的事情啊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