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64章 他算是开了眼了!
    第464章 他算是开了眼了!

    皖月与夏侯衔落座,虽然坐在一起,但表情都有些僵硬,他们两人互相厌恶,此时坐在一起都觉得反感。

    尤其是皖月,半月前的那种反胃的感觉又来了,心里不住的暗骂夏侯衔,果然不能见他,本来自己好好的,一见他自己就不痛快。

    夏侯衔也没好到哪去,心里憋着火不能发,他极力压下自己的脾气,等着回府再找皖月算账。

    夏侯禹坐在夫妻二人的对面,夫妻两人不痛快他自然看在眼里,面上依旧带着笑意,若是直接戳穿这两人,夏侯衔容易恼羞成怒不说,皖月估计也会记恨他。

    皖月想与他合作,他何尝不是惦记着她身后的南楚大军?

    是以,夏侯禹说着些无关痛痒的话,夏侯衔夫妻二人只是应付,并未真正听进心里。

    不一会,小二陆陆续续的将酒菜上齐了,皖月点菜还是很大方的,本来就刻意多点了些,现在多了夏侯衔一个人倒也不会吃不饱。

    可夏侯衔看到桌上的酒,心中火又开始往上拱,这个女人可以啊,还要跟别的男人喝酒?

    她就不怕喝多了?

    夏侯衔狠狠地瞪了皖月一眼,不知羞耻,良家女子又怎么会在相公不在身边时,与旁的男人共饮?

    简直荒唐!

    皖月倒是毫不在乎,反正今日已经这样了,夏侯衔临时插一脚,她的计划全部被打乱了,夏侯禹那儿看上去到不像是故意的,可能觉得她和夏侯衔是夫妻,想着若是宴请应该夫妻二人一起请才对,哪儿能想到她与夏侯衔的关系已经差到这个地步了。

    见夏侯衔瞪过来,她也没好气的瞪回去,她是被吓大的吗?

    她又没做错什么,用的着如此吗?

    皖月觉得端王妃的身份真是碍事,若是自由身,哪里用的着如此碍手碍脚,想做什么还得先想想自个儿的身份!

    与夏侯衔成婚,果然是个错误,这事打一开始,她就不应该答应!

    皖月觉得无比后悔,这都是什么事,她堂堂一国公主,想嫁的人嫁不成,被指婚的还是个混蛋,她心下烦躁无比。

    若她嫁的是夏侯襄,怎么会有如此多的事情,他那么强大,什么事情都会站在她前面,将一切困难扫平的。

    皖月心里再一次想起了夏侯襄,一想到他,皖月整个人都变得柔和了。

    可每当一想到夏侯襄,另一个女人的身影,便会不自觉的出现在脑海中。

    那就是容离。

    容离!

    她去过战王府几次,容离却一次面都没露过。

    战王府闭门谢客,容离身为战王妃一次府门都没出过,让她想要做些什么都做不到。

    皖月心中不免计较起来,她是不是该想个法子,将容离引出来?

    如此想着,她心里也就慢慢盘算了起来。

    夏侯衔在一旁气得简直七窍生烟,皖月还敢瞪他?!

    她是做了多有理的事情,竟然这么理直气壮!

    再看过去时,他便明显感觉到皖月在愣神,心中的火气越加旺盛,好啊,今日宴请夏侯禹他不知道,现在肯定又不知在想哪个野男人了!

    夏侯衔气呼呼的将手中的酒喝了,夏侯禹很是有眼色的又给添了一杯,同时说着些关于夏侯衔此次变动税收,取得成果后一系列恭维的话,话中满是赞赏同时还能凸显他‘朴实善良的’本色,不得不说夏侯禹一直伪装的很好。

    夏侯衔听到夏侯禹的话后,心中的火不免小了几分,但凡是人,没有不希望别人夸自己的,夏侯禹字字句句都能说到他心缝里,他当然开心。

    同时心下也庆幸,幸亏皖月此次宴请的是夏侯禹这个老实的,不然换了旁的兄弟,揣着明白装糊涂,和皖月吃了饭,再喝点酒,万一发生点什么不该发生的,他面子往哪儿搁?

    他是不爱皖月,可也没办法忍受皖月给他弄个绿云罩顶。

    所以,再说话时,夏侯衔对夏侯禹的语气好了很多,虽然谈不上朋友间的相处,不过到底不似之前那般嫌弃了。

    夏侯禹即刻便感觉出了夏侯衔语气间的变化,借着喝酒的动作掩盖住眼中的嘲讽。

    夏侯衔就是占了个好身世,皇子们不敢轻易动他,就是因为他背后的皇后,若是从一般妃子肚中爬出来了,夏侯衔这样的,活不过成年。

    夏侯禹心里多少也有了气,凭什么一个肚子便能定下一个人的将来,嫡庶、嫡庶,庶又比嫡差了哪些?

    不过是会投胎罢了!

    心态渐渐变得不再平和,夏侯禹连忙自我调整,独自在府中怎样都好,人前不能露破绽。

    夏侯禹再抬起头来时,依旧一派温和,与夏侯衔谈笑风生,他涉猎广说话也有趣,可以逢迎夏侯衔,自然说的夏侯衔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皖月自打坐下后便一句话都没说,她心里有事,再说夏侯衔在,她也不想说话。

    一顿饭吃的算是宾主尽欢,至少明面上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三人出了松鹤楼,夏侯禹自是告辞离去,留下夏侯衔夫妻二人,人家两口子肯定是要一起走的,他就不凑那个热闹了。

    夏侯禹坐在马车中,斜挑唇角,之后若是皖月还能来找他,他便助她一助。

    车轮碌碌,驶向宁王府。

    松鹤楼前的夏侯襄在送走夏侯禹后,便上了自己上朝时乘的轿子,当时他与夏侯禹共乘宁王府的马车,自家的轿夫当然跟来了。

    他刚刚打量了一下四周,发现除了自己这顶轿子,再看不到端王府其他的轿子,这说明什么,他心里跟明镜似的。

    皖月也忒不将他放在眼里了,夏侯衔直接吩咐轿夫起轿回王府,现在大街上不方便,家丑不可外扬,他回府再好好质问她。

    至于皖月如何回府,他丝毫不感兴趣,反正她能来就能回去。

    南楚公主果然不一样,他算是开了眼了!

    皖月见夏侯衔的轿子走远了,转身上了雇的轿子,那轿夫已然与她熟识,自然知道要送到哪里去,只是今儿见了这位夫人跟两名男子同时出来,看样子还是刚走那一位的夫人,这里面的事肯定不少。

    不过他一届车夫,只管干好自己的活计便是,其他的他不管,当然了,他也管不了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