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7章 本意渐显
    第7章 本意渐显

    夏侯禹笑容不变,他慢条斯理的喝了口茶,“这可不好说,自古清官难断家务事,更何况像我这般听书人?”

    皖月不自在的笑了笑,虽然再问下去显得她长舌妇一般,可她不想放过这么好的机会,“皇兄太过自谦,以您的才智若还决断不出,那这财主的家事岂不是无解了?”

    “呵呵,弟妹抬举愚兄了,”夏侯禹笑着摇了摇头,“民间有言,嫡之一字大过天,家业若是传承下去,总归是要给嫡子的,我想这位财主最后应该也是如此。”

    “皇兄说的是,”皖月点了点头,“只是,这嫡长之事,世间并无定论,有的人觉得嫡字最为要紧,可有的人家却不墨守成规,若是长子优秀,将家业全数交由长子,也不是不可。”

    皖月说完端起茶盏来饮了一口,没去看夏侯禹。

    夏侯禹目光微闪,一瞬旋即恢复正常,“嫡子毕竟是正妻所处,正统自是有它的道理,这也是世人最看重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若这财主,本身就不占个嫡字儿呢?”皖月轻笑,“世事无常,凡事总归是要靠自己争取的,若是一降生便将日后的一切都定下来,那哪儿还有那么多精彩的故事呢?”

    皖月停顿了一瞬,笑容更深,“自古成王败寇,世间所有的法则,不都是胜利者制定的吗?”

    夏侯禹的笑容依旧温和,只是眸光渐渐深邃,他执起青瓷茶壶给皖月将茶斟满,“想不到公主见解,倒是许多男子不及的。”

    皖月眼睛一亮,微笑颔首,“宁王谬赞。”

    “喝茶。”夏侯禹举了举杯,两人将茶饮尽,白麓阁里随着说书人的离去,人也少了许多,有的还在厅内喝着茶,聊的就是自家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皖月心落下一半,接下来就看…

    “出来的时间不短了,多谢宁王款待。”皖月说着,准备起身告辞。

    “公主慢走。”夏侯禹也站来起来,对着皖月微微颔首,再不多言。

    这就有点尴尬了,皖月说走是想让夏侯禹开口留她,或是约好下回见面的时间地点,夏侯禹不是已经明白她的意思了吗?

    怎么现在一点要与她商议的意思都没有?

    皖月心思百转千回,站在当场说了告辞却不见动作。

    夏侯禹面上颇为不解,他看皖月半晌没动,遂出言提醒,“公主,公主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哦,没事。”皖月尴尬的拢了拢头发,看着忠厚温顺的夏侯禹,她心里不觉有些着急,他是真不清楚还是装糊涂?

    “无事就好。”夏侯禹像是放下心一般,继续温和的笑着,等待她的离去。

    皖月咬了咬牙,他不吭声,自个儿也不能就这般走了,遂笑道,“今日与王爷相谈甚欢,后日午时本宫在松鹤楼设宴相待,还望王爷赏光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宁王略一思索,应了下来,“如此,便恭敬不如从命了。”

    “告辞。”皖月终于放心的走了,上了马车后,车夫按照约定好的驾车在城中绕了几圈,才回到车行。

    皖月怕有尾巴跟着,来时便绕,回去自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坐在车里的她有些生气,这个夏侯禹到底什么什么意思?

    若是没明白,为何对她的称呼变了?说话时还带着深意?

    若是明白了,怎么她说要走却不留?事情关乎皇位他不应该更着急吗?

    难道说,之前他变了称呼就是对她胆识的赞赏?

    皖月迷糊了,夏侯禹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却不知,在她走后,原本早就离开的萧先生,进了夏侯禹所在的厢房,恭恭敬敬的垂手站在那里,“王爷。”

    “看赏,”夏侯禹吩咐身后的小厮,“萧先生,说的不错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谬赞。”萧先生接了赏银,他干的就是张嘴的活,编故事自然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“有劳。”夏侯禹淡淡的说了一句,低头喝茶。

    萧先生很有眼力价儿的退下了。

    站在夏侯禹身后的小厮名叫引泉,算是他身边第一得力的人。

    为什么说算,因为夏侯禹自小养成的性子,谁他都不信任,却谁都可以利用。

    “王爷,咱们回府吗?”引泉上次多嘴之后,便谨言慎行,虽然他觉得今日王爷与端王妃所言皆是话中有话,可他一时半刻弄不明白其中的机锋,开口问自是不敢的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夏侯禹将茶盏里的茶一饮而尽,面无表情的起身,整了整衣衫,再开门时,脸上已然覆着一层温和的笑意。

    任谁看了,他都还是那个忠厚友善的大皇子。

    皖月话中的意思他自然明了,没想到还真让他给猜中了,萧先生的故事只不过是个引子,是夏侯禹给皖月下的勾。

    皖月一个女儿家,城府不深没沉住气,一个故事就将她心中所想给勾了出来。

    ‘嫡’、‘长’二字自古便是断不清的。

    是以,更多的大家族,为了避免这些不必要的纷争,在正妻诞下嫡长子之前,妾室是不允许有孕的,无论男孩还是女孩。

    然而,能嫁入皇室,或者在皇室生存下来的人,都没有善茬,没个手段怎么成。

    所以,嫡长子在皇室中少之又少,不知什么时候自家院子里的侧妃或妾室便有了身孕,皇家最重子嗣,无论哪个皇子家有了孩子,都是要好好养起来的,断没有打掉的说法。

    也就是先皇与先皇后感情好,大皇子既是嫡又是长,太子之位也是他的。

    可那又怎样,最后的皇位还不是落到了夏侯赞的手里。

    夏侯禹对夏侯赞没什么父子情,亲情淡漠也算是皇室中人的一大通病。

    夏侯禹知晓,夏侯赞属意夏侯衔,虽然太子未立,不过但凡下旨,夏侯衔当上太子的可能性要比他多的多。

    这就很有意思了,皖月放着能让她母仪天下的夏侯衔不要,反倒找到他。

    皖月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夏侯禹不是不心动,要知道皖月身后可是有整个南楚作为后盾的,有了她的支持,太子之位可以说顺利纳入囊中,最后那个位子,自是不在话下。

    夏侯衔与皖月不合,这他看的出来,只是夫妻之间能闹成这样,还是令夏侯禹没底。

    他得再看看,可别是夏侯衔夫妻俩,给他下了个套儿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