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43章 郡主在相府呢
    下堂王妃逆袭记第3章 郡主在相府呢

    没错,最后剩的那个,就是温婉的贴身丫鬟——凝轩。

    这丫头也是聪明,在知道自家主子与容小姐一起跑了以后,她啥都不干,一有空就往战王府跑。

    容小姐还剩着仨丫头在王府呢,凝轩觉得人多力量大,万一她们再知道点什么,自个儿不就能找到主子了?

    果然,她的想法是对的,所以,在得知主子去往宿州的第一时间,她就收拾好了包袱,准备和小陌几人一起上路。

    至于凤九玄,完全是因为这几个丫头不大认路,想问人又不能问府中的,不然不就暴露了她们之后的行踪了?

    是以几个丫头一合计,想起来和主子相交甚密的凤公子,遂找了个上街采买的借口,直奔美颜坊。

    结果凤九玄也要去宿州,两厢一合计,大家一块走吧,路上也好有个照应。

    主要凤九玄怕这几个丫头路上出什么事,到时候容离肯定要担心死,她多护犊子,凤九玄可是知道的。

    一行人浩浩荡荡,押运粮草赶奔宿州城,这才有了如今这个局面。

    凝轩瞅见自家主子这么上道,她就不突突她了,满意的站到丫头堆里,往后她看主子还如何丢下她跑了,哼!

    温婉抹了抹头上的汗,这家伙给她吓得,她也怕她家那个小丫头发飙啊。

    众人看着直乐,这俩姑娘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,没想到竟然怕跟在自个儿身边的丫头。

    还真是…不看不知道,世界真奇妙。

    一行人面也见过了,该解释的也解释了,容喆与云耀两个没眼力价的就之前去盈泽的问题,又开始新一轮的争取。

    这下可好了,刚到的一行人一听,怎么着,他们刚来,战王和容离又要走啊,这可不成,若是单独放这俩走,他们不是白来了吗。

    一时间主帐里那个乱啊,所有人都要跟着去,包括不大会武功的那三个丫头。

    容离觉得天上有乌鸦飞过并一脑门黑线,这几个人是要疯啊,她和阿襄都说了是去盈泽那个诡异的地方,他们还上赶着跟干嘛呀?

    不怕出事啊?!

    无奈的看了夏侯襄一眼,容离满眼都是一句话‘怎么办!’

    夏侯襄递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,对着正叽叽喳喳毛遂自荐的众人压了压手,瞬间,整个主帐静了下来,他们眼巴巴的看着夏侯襄,期待他最后的答案。

    只见夏侯襄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,“这事儿,我与离儿再商量商量,你们今儿也累了,都回去歇着吧,明日我们商议出结果来,再同你们说。”

    这话相当于没给众人个准主意,不过至少没有拒绝他们不是?

    凤九玄等人是挺累的,毕竟这一路上急着往宿州赶没怎么休息。

    容喆、云耀等人也不轻松,既然明日给结果,他们就等等,实在不成,大不了再争取争取呗。

    帐子里的众人渐渐散了,只留容离与夏侯襄,两人相携进了内室,容离坐在椅子上,支着下巴道,“你说怎么办,都要跟过去,小九更是大老远来,若是将他们都扔下,我也觉得怪不落忍的,毕竟人家过来可是为了咱俩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将倒了两杯茶,接着大手用力,将容离抱起来,一旋身坐下后,将容离搁在自个儿的大腿上。

    先是满足的喟叹一声,之后便笑着说道,“带上他们也不是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…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你是担心咱们去盈泽,会让他们身处险境,”夏侯襄自是知道她的担心,“可是,咱们此次又不是为了打架去的,既然只是打探消息,那便不会有什么危险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细细给她分析,“大哥与盈泽圣子交好,又让我前去寻他,一定是确定了他不会害我才会如此安排,这一趟其实并不艰难,你想想是不是这个道理?”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这些道理她明白,“可带这么多人,不会扎眼吗?”

    “以咱们二人的气度,若是身边不跟些个人,你想想,去了盈泽,是不是更令人怀疑?”夏侯襄分析完,就不吭声了,剩下的时间留给离儿慢慢想,他觉得她应该能想通。

    容离默了,确实,她和阿襄往那一站,不是她吹,绝对是耀眼的存在。

    若是一对富贵夫妻,出行游玩却不带随从,只能说明这夫妻二人对自己的伸手绝对自信,不然还不走到哪儿被劫到哪儿呀。

    这个时候,身边带些人手反倒正常。

    再者说,带着小九没准还能有意想不到的效果,他那手神乎其神的化妆技术,绝对是居家旅行必备之人。

    容离想通了,便也不再纠结。

    大家伙都是奔着他们夫妻二人来的,若是再将这些人甩下未免太不够意思,她之前就是怕他们有危险,其实仔细想想,除了自个儿那仨丫头,哪怕就是小桃和凝轩都是一把好手,更何况其他人了。

    她一直小心翼翼的保护着身边的人,生怕他们受到伤害,护犊子这点她承认,可是她好像自打穿过来以后,在保护自己人这一点上更执拗了些,不知是不是怕自己哪天又会消失不见,所以在她还在时,便尽自己所能的护着他们。

    只是,这般总是从自己的观点上出发,认为他们该怎么做,怎么做才是对他们最好的,却忘了问问他们的想法,他们想如何做。

    就像她自己啊,明明阿襄让她在京城乖乖等他回来,她却自作主张的跟着来了。

    这不就是典型的,只许州官放火,不许百姓点灯吗?

    容离笑了,没想到她也会有那般专治的一天,罢了罢了,他们若想去便跟着去,人多力量大,说不准还有什么意外的收获呢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怀中人儿表情的转变,便知晓她想通了,其实他也是心疼她。

    他的离儿除了在他面前会露出柔软的一面,在其他人面前总是充当保护伞的角色,他觉得她不必太过刚强。

    什么都靠自己,她就是铁打的也受不住,夏侯襄想让她慢慢放开手,保护身边的人他可以与她一起分担。

    但同样的,站在他们夫妻二人身边的人,虽不求他们遮风挡雨,但也要有能力自我保护才行。

    夫妻二人商议的最终结果,去可以,但得顾好自己,否则随时可能会被遣送回来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所有人都没有异议,他们各自收拾好行囊,准备踏上那片神秘国度,不知在那,又有怎样的一番际遇在等着他们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京城,丞相府

    瑾萱已经在书房伺候笔墨好些日子了,此时她正捧着一本书津津有味的看着,同时手慢慢伸向瓷盘中的点心。

    蝴蝶酥,香酥可口,很对她的胃口。

    “喝点茶。”一只修长的手,端着一杯青花瓷的盖碗,嗓音悦耳动听,令人心驰所向。

    瑾萱从书中抬起头来,接过茶水喝了一口,其实她不大爱喝水,但容敬递来的,她就觉得特别好喝。

    这几天有些上火,所以,容敬时不时就让她喝些水,以免嘴里的燎泡越发大了。

    “唔,你的墨还够用吗?用不用再来点?”瑾萱喝了茶水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,若是不够我再唤你。”容敬嗓音带了些许柔软,接着便头也不回的埋头进入辛苦的工作中去了。

    瑾萱甜甜的笑了一下,继续埋头苦读,不得不说,容敬给她推荐的书,就是特别好看。

    现在这种状况已经持续一段时间了,瑾萱这个伺候笔墨的任务一天比一天去轻松,到最后基本都不用她怎么动手了,也就是刚进书房的时候,要将墨化开,之后便没了她的工作。

    后来不知从那天起,容敬给了她一本书,让她闲暇的时候可以看看,这也就省的瑾萱在没事干的时候,看着他发呆了。

    她目光总是盯着他,会令他心思飘忽不定的。

    再后来,书房里的东西渐渐多了起来,茶点慢慢添上,往日里只在书案上放置文房四宝的容敬,不知从什么时候起,在桌子上添了各种各样可口的小点心。

    这可高兴坏了瑾萱,她每天喝喝茶、看看书、吃吃点心、瞅瞅容敬,那小日子过得,赛神仙呐!

    现在瑾萱每日的行程相当固定,早上吃了早饭过来,和容母聊聊天等容敬回来,然后去书房伺候笔墨,一伺候一上午接着便在相府用饭,下午俩人下下棋说说话,时间过得飞快,快到傍晚时分,瑾萱再乘王府的轿子回去。

    可以这么说,除了睡觉,瑾萱在相府待的时间比在王府中待得时间多多了。

    瑾萱傍晚一到家,便无比期盼明日白天的到来,天黑便早早歇下,她明日还得早起呢。

    她这么折腾,直接导致了齐老王爷见闺女的时间直线下降,往日父女俩还能在一起用个饭说说话,现在倒好,每次齐老王爷一回府便见不到闺女的人影,着人一问,得到的回答必然是:郡主在相府呢。

    这话齐老王爷耳朵都快听出茧子来了,老爷子为了闺女的事没少犯愁,一个待嫁的黄花大闺女,整天往相府跑,成何体统。

    虽然官方说法是去相府探望丞相夫人了,可老爷子心里门儿清,这丫头到底探望谁,他还能不知道吗?

    齐老王爷一个人坐在府里运气,不成,今儿等闺女回来,他得好好说说她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