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415章 我们俩好着呢
    第415章我们俩好着呢

    瑾萱赶忙点头,既然说听他的,那无论什么要求,她都照办。

    容敬不动声色的将手收回,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,正经的看着瑾萱道,“我送你出去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瑾萱低着头应了,她还哪敢再出什么幺蛾子,跟着容敬往门外走。

    直到轿子被抬起后,瑾萱才猛然反应过来,若是按照容敬所说,那她明日是不是又能来相府了?

    伺候笔墨,岂不是说她在他处理公务的时候,也能相伴他左右?

    激动的将轿窗边的小帘撩起,侧身回头望去,却见相府大门外,那一抹修长的身影依旧立在那里,那双眼睛此时正看着她离去的方向目及遥望。

    京城,端王府。

    七日已过,皖月的药已经吃完了。

    那一碗碗的苦汤子送服下去,直把皖月愁的头发都掉了不少。

    幸好,保元堂的老大夫只给她开了七副药,这要是连着喝十天半月的,她怕连胆汁都能吐出来。

    皖月摸了摸自己的小腹,心中的一块石头算是放下了。

    虽然,未曾见红,可她之前因为怀有身孕的呕吐、反酸、嗜睡等等一系列的毛病不见了,这不就是说明她身体里的东西已经消失了吗?

    现下每日里送来的吃食,皖月再也不是只能吃那些清清淡淡的菜叶,肉类的菜式她也能吃不少,也没有一见着就反胃。

    这种改善让皖月心下一喜,之前因为那块肉的关系,自己吃什么都不香,现在好了,她再也不用的担心后续的事情。

    她也能开始施展拳脚,谋划已久的事情被提上日程了。

    皖月要做的只有两件事,第一、将占着自己位置的容离除了第二、去找她思忖已久的合作伙伴携手将夏侯衔除了。

    皖月挑唇一笑,这样一来,就再没有人能阻止她与夏侯襄在一起了。

    唇边的笑容渐渐绽放,待他凯旋而归,她亲自为他接风洗尘。

    只希望在夏侯襄回转之前,一切皆已尘埃落定,到时她也好安安心心做他的妻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:理想很丰满,现实很骨感。

    直到开始着手去做,皖月才发现,好像无论是容离还是大皇子夏侯禹,都不是她能轻易见到的。

    就拿容离来说,自皖月心病去了后,便派人到战王府门前盯梢,她想要摸清容离出门的规律,然后直接杀了容离,她已经忍容离忍的够久,任何迂回的法子她都不想用。

    可一晃五六日,没有一个人见到过容离的身影,无论前门还是后门。

    皖月坐屋里直犯愁,容离一个人一直在后院待着,难道就不烦吗?

    夏侯襄又没在府里,她不出来转转,竟然待的住?

    皖月不是没有动过旁的心思,像是派个人直接入战王府去暗杀啊劫持啊什么的,可战王府是什么地界,哪怕战王没在府中,也不是这些个虾兵蟹将能闯的。

    固若金汤这四个字,可不是随便说说。

    中间皖月又去拜访过两回,可门房一句战王府闭府不待客,就将她打发了。

    别说容离,她就连个管家都没见着。

    皖月气呼呼的想,既然容离这边找不到突破口,那便再留容离几天,那她先从夏侯禹这边下手。

    思来想去,皖月挑中的人选是大皇子夏侯禹。

    皖月分析,夏侯禹虽然城府深,不好交心,但只要自己将目的表明,两人的目的是一致的,那就不愁他不动心。

    夏侯禹年岁最为长,对于那个位子应该是最迫切的才对,现下太子未立,他若不抓紧,真待皇上下了封太子的旨意,那就什么都晚了。

    皖月之所以冒险选夏侯禹,是因为夏侯杞虽好控制,可他性情太过多变,若是前期没有摸准他的心思,难保自己性命有虞,再说夏侯杞身后的贵妃也不是好像与的,与夏侯杞合作,不确定的因素太多,所以皖月不想冒这个险。

    确定了夏侯禹,她便想方设法要将他约将出来,若是不将话挑明,那后续什么事都办不了。

    皖月在王府里想了许久,决定去白麓阁等着。

    大皇子夏侯禹没有旁的爱好,唯一爱的便是品茶听书,茶楼里等闲说书人入不得这位爷的耳,唯有白麓阁中的萧先生所说之言,能让大皇子感些兴趣。

    但到底是哪一日去,旁人无从得知,莫说旁人,就是茶楼掌柜都不知晓。

    大皇子每每前来只带一名仆人,轻车从简,有时甚至连雅间都不坐,隐在人群中一副寻常富贵人家的打扮。

    茶楼掌柜郁闷不已,这位爷可是贵客,稍有差池他这茶楼还要不要在京城立足了?

    幸亏大皇子脾气秉性好,不拿架子,若是掌柜的找着了给安排好了合适的位置他便坐,若是没有他也不矫情,坐哪儿是哪儿,用他的话说不就听个书,用不了那么多规矩。

    他是不拘小节,掌柜的可不行,长此以往,茶楼掌柜练就一双火眼金睛,哪怕茶楼里坐满了人,他都能在一盏茶的时间内将大皇子找出来并妥善安排。

    皖月既然没又别的办法约见夏侯禹,那就只能从白麓阁下手。

    她现在不缺耐心,既然不知夏侯禹的行踪,她便守株待兔,早晚有一天能将人等来,她就不信夏侯禹会不动心!

    边城,西南驻地。

    自打辰逸知道容离为女子后,压在心头的石头终于落下,每天都是乐呵呵的,一扫以往那颇为愁苦的面容,就连做菜都香了几分。

    暮楠不大明白,嫂子还是每日往军师那里跑,不过区别在于,以往嫂子一走大哥就开始叹气,现在嫂子一走大哥开始哼曲儿。

    那样子就好像不在意了似的,暮楠狐疑的摸着下巴,接着凑到边哼曲儿边刷锅的辰逸身旁,“大哥,你跟嫂子,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啊,”辰逸笑眯眯的回道,“我们俩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、那就好,”暮楠点了点头,接着又道,“嫂子去找军师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呗,俩人说不完的话,”辰逸依旧笑眯眯的回道,“她俩也好着呢。”

    暮楠瞪大了双眼,不可置信的看着辰逸,和他头顶上那若隐若现的大草原,犹犹豫豫的开口道,“大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能有什么事?身体倍儿棒、吃嘛嘛香,”说完一捶胸口,“听听响着呢。”

    暮楠边点头边称是,心里嘀咕,大哥,莫不是给气神经了吧?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网上直接搜索: ””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