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2章 您这是喜脉!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92章 您这是喜脉!

    将陶行知送走后,皖月将屋里的人都打发走了,一个人坐在桌边生闷气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儿?

    她好不容易打听到了个好大夫,结果直接废了。

    现在她若是过去,到时万一被管家发现,那她不就白费这么大劲去查自己是不是怀孕了吗。

    皖月想了想,不行,明天她就出去一趟,管家不是还说了,还有一家医馆也不错,叫保什么堂来着?

    明儿她上街转转,总能找到。

    皖月的手再次抚上小腹,老天保佑,里头一定不要有东西啊。

    人呐,越是心里有事,越觉得时间过得慢。

    皖月好不容易将一天熬过去,晚上睡觉的时候还梦见好多哇哇大哭的小孩子,一个屋子里十来个刚刚出生的孩子,就她一个大人,她抱抱这个那个哭,抱抱那个另外一个又哭了。

    就这么折腾了一晚上,皖月在梦里累的够呛,连带着白日里醒来的时候,脑瓜子还嗡嗡直响。

    皖月坐在床上大喘气,不行不行,小孩子简直就是恶魔,她千万不能要。

    因为她起的太早,丫鬟们都还没醒,她出门也没想着带她们,所以换好衣衫独自出了王府。

    皖月身为王妃,是目前王府里最高领导人,府里的守卫自然不敢拦她。

    所以,连她自己都没想到,出个门竟然这么容易。

    皖月心里想着,早知道她早就出来了,还用费劲巴拉的想什么理由。

    按说王府不应该管的很严吗,皖月摇了摇头,不管正好,她得赶紧找到医馆才是。

    找了辆马车,将银子给足了,皖月让车夫直接上芋梓口,从那里找起。

    期间皖月向车夫打听那边最有名的医馆,名叫保什么堂的。

    车夫眉头一皱,但凡开医馆者,总爱起名保某堂,像是保安堂、保康堂、保鹤堂之类的,可要说芋梓口最出名的,那就数的上保元堂了。

    只不过那个名…不说也罢。

    车夫没多想,反正人家问的是出名的,又没说好名声还是坏名声不是?

    他就一个赶车的,人家问什么就答什么呗。

    将保元堂的名字一说,皖月念叨了两遍,越念越觉得像,直接命车夫去往保元堂。

    皖月舒心了,医馆已经找到,接下来就是看看病。

    马车速度不慢,没一会儿边到了地方。

    皖月打车上下来,让车夫在外等候,自己进了医馆。

    一进去入眼的便是大大的药柜,红棕楠木的药柜高而宽,打眼看去,少说也有上百味的药材。

    药柜前是一个努力眯着眼睛,凑在书前翻看的老者。

    皖月打量了老者一眼,这岁数很让她放心,人都说医者越老、医术越精湛,她觉得眼前这位老人的经验一定特别丰富。

    瞅瞅这白花花的头发和胡子,一看便让人信服。

    “大夫。”皖月叫了一声看书看的正入迷的老者。

    结果,人家看书看得太起劲,没反应。

    “大夫?”

    皖月再接再厉,还是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所幸不再客气,皖月走到柜台前,用手叩了叩桌面,“大夫!”

    老者这才听到动静,抬起头来见眼前一个人影晃动,他眯着眼睛脖子往前探了探,“你是?”

    皖月见终于看到她了,连忙说道,“我近日身体有些不适,劳烦大夫帮我看看?”

    出门在外,她又不敢暴露身份,所以标志性的自称她没用。

    “哦哦,看病啊,”老者眯着眼睛,缓缓点了点头,“坐,坐。”

    指着一处,让皖月先坐过去。

    皖月按照老者指的方向往那一坐,边见老者颤颤巍巍的推开柜台偏侧的小护栏,走了过来。

    桌上的陈设很简单,只有一个脉诊包。

    老者循着桌子将其往zhong间放了放,依旧眯着眼睛对皖月说道,“姑娘,请将手腕搭在上面。”

    皖月点了点头,将手臂放好,“您帮我仔细看看,是否有什么毛病?”

    她特地说了句,就为了让他看仔细了,自己出来一趟不能白跑不是。

    “姑娘放心,老夫看病有些年头了,自认看的还是不错的,”老者慈祥的笑了,捋了捋胸前的胡子,将手往上一搭,凝神静气感受脉象,这一感受不要紧,老者大惊失色,“哎呀!姑娘…你…你脉象甚微啊!”

    “此乃阴阳绝离血失精伤,脉管不充之重…”

    “大夫,”皖月无奈的打断老者的话语,她纠结的看着他的指尖说道,“我手没在那。”

    皖月的手搭在脉诊包上,老者的手…也搭在脉诊包上。

    所以,老者其实把的是脉诊包的脉……

    这要有脉相,那才有鬼了呢!

    皖月觉得自己要疯,这人到底行不行,叨叨半天连脉都没摸着,自个儿说的倒挺起劲儿。

    “啊?”老者不可置信的惊呼一声,将头使劲往桌子上凑了凑,这才看清是个什么状况。

    “咳,”他不好意思的捋了捋胡子,目光微闪,当然这个皖月是看不见的,淡定非常的说了句,“老朽状态不好,来,咱们重来。”

    手指顺着脉诊包往左来,待触到皖月手腕时,他才敢将手指抬起,这次总算搭对地方了。

    皖月和老者同时松了口气,这下应该没有问题了。

    把脉讲究个悟性,同样的一个人,因为医者不同,把出的脉象也不尽相同,这便是医者和医者的分别了。

    世人惯爱找老医家的缘由也是如此,经验到了看病才有准,否则不是给人当了试验品?

    皖月尽量放轻自己的呼吸,生怕打扰到老者的思绪,没多久,老者将手微微抬起,“右手。”

    皖月一噎,看着自己放在脉诊包上的右手叹了口气,将左手放了上去,人家岁数大了看不清楚,她也不好多计较。

    既然管家推荐这里,之前的车夫也说这里有名气,那没准人家就是眼神不大好,看病非常好呢。

    人无完人,她懂。

    半晌后,老者将手拿开,看着皖月说了句,“姑娘近日来,可是葵水未至?”

    皖月一下子瞪大了眼睛,看看,她说什么来着!

    “是,”皖月咽了口唾沫,重重点了点头,“您看…我这是?”

    “恭喜姑娘,您这是喜脉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