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90章 京里大夫哪家强?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90章 京里大夫哪家强?

    这方法用的多好,不费一兵一卒灭了将近一万的敌军,并将敌军将领生擒,这般打法他第一次听说,同时不禁感叹,离儿这脑袋里到底装了多少他不知道的东西。

    容喆对于夏侯襄的话深以为然,他小妹最厉害了。

    “妹夫,那我这…”容喆眯着眼笑着说道,他可是为了小妹才回来玩的呀。

    “下不为例。”夏侯襄摆了摆手,既然是去做正经事,他便不追究了。

    “谢了,兄弟。”容喆高兴了,不用挨打,他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乐颠颠的出了营帐,他得先歇会去。

    夏侯襄坐在营帐zhong,站起身来走到一旁的桌案边,那里摆这个大大的沙盘,目及一处,正是东黎部队所在。

    目光微暗,他伸手将那一处摸平,回到之前坐着的地方,继续处理战事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京城内,端王府zhong。

    皖月还是对自己的肚子上了心,自打丫鬟跟她说小日子迟迟未到之后,她心里无时不刻不在盼着小日子的降临。

    再不来,她真的要怀疑自己有身孕了。

    同时,为了防止自己真的怀有身孕,她不断做着自残的事情。

    比如:走着走着突然摔一跤啊,特意自己做些不熟的食物吃下啊,更是每天跑步跳高,她可知道,有身孕后的头三个月是最不稳的。

    要想将肚子里的肉弄掉,就得趁这个时候。

    不管皖月想不想,她现在已经下意识的将自己往怀孕的队伍里靠了。

    防患于未然,不管是不是真的怀孕了,她做些小动作总没错。

    皇宫最是多事之地,她自幼生活在皇宫zhong什么没见过,她父皇的女人不少,母后又是后宫之主,对于那些阴私的招式,她也耳濡目染了一些。

    宫zhong想要怀上身孕是很难的,若想坐稳胎更是难上加难。

    皖月因为自己的身体一直心神不宁,她甚至已经感觉出,进食的时候隐隐出现反胃的感觉,并且见到酸的便想多吃几口,见到油腻的连看都不敢看。

    几日的留心观察下来,皖月脸色越来越差,她该不会…真有了吧?!

    皖月心情不好,所有丫鬟也不敢往前凑,即便这般,无妄之灾也是偶尔要受一些的,弄的伺候皖月的丫鬟们一个个对她敬而远之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日,皖月真的坐不住了,她一手覆上自己的小腹,看来她真得想想法子了。

    她在天祁人生地不熟,不知道哪儿有好的大夫,若是真有身孕,也就一个多月,等闲大夫根本把不出来,她又不想拖到月份大了,到时闹得人尽皆知,想要动手都不成。

    皇家没有不珍惜自己的子嗣的,更何况皇子。

    若是正妃有了子嗣,在之后皇位竞争zhong也是胜利的筹码。

    毕竟往后有没有继承人,也是皇上考察的一项。

    皖月认为,即便夏侯衔对她再没有感情,在知道她怀了身孕后也会想尽办法让她保住腹zhong的胎儿,更何况宫里还有个皇后盯着。

    她的事情,不能透露出半分。

    皖月稳了稳神,将丫鬟都留在院子zhong,自己沿着小道开始遛弯,她准备找管家问问,看看京城zhong有没有什么好的医馆。

    管家每日清晨便将府里的事情处理好了,他此时正在前院溜达,各处看看都有没有好好工作,现在端王爷不常在府里待着,他很是清闲。

    现下府里主子少了,后院里的侧妃、姨娘等等都被王妃打发走了。

    王妃又不是事多的,所以他手头的事情基本就几件,让王府正常运转便好。

    正转着,发现不远处的一个身影,管家连忙上前几步请安,“王妃安。”

    皖月矜持的点了点头,她找了几个地方,终于找到人了,“管家辛苦了。”

    “王妃娘娘客气,这些都是老奴应该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王爷许久不在家,本宫平日里也不怎么管事,府里上上下下都靠你来搭理,确是当得辛苦二字,”皖月说着从荷包zhong掏出一定银子,“拿去喝茶。”

    这银子可不能要,管家刚要推脱,皖月像知道他要说什么一般率先开口,“本宫给你就拿着,不必推脱。”

    管家这么大岁数不是白活的,听话听音儿,自是知晓王妃这银子让他拿的,遂不再推辞,将银子收下了。

    皖月满意的弯了弯嘴角,站在院子里跟管家拉了会家常,接着就院子里的花啊草啊的又聊了几句,这才渐渐步入正题。

    “现下这天气实在善变的紧,前一刻还艳阳普照,下一刻便乌云密布,实在让人不知如何是好。”皖月拿帕子擦了擦额头,天气还有些热。

    “王妃说的是,最近的天儿不正常,您可得仔细些自个儿的身体,莫着了病。”管家顺嘴说道,却没想到给皖月递了个话头出去。

    “可说是呢,前儿本宫院子里的丫鬟便病了,这都好几日了,还硬挺着干活,弄的本宫心里有些不是滋味。”皖月拿帕子拭了拭眼角不存在的泪花。

    “哦?那可有找府医看过?”管家一听这话连忙询问,伺候王妃人病了可不是小事,万一过了病气给王妃,那该如何是好?

    “她一个丫头,让府医看不是折了她的福气?”皖月摇了摇头,接着又像突然想到什么似的,“管家可知晓京里哪儿的大夫看病看的好?到时本宫给她放个假,让她出去瞧瞧,也能快点好起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”管家没想到王妃有此一问,王府里的下人找府医看病确实有些不大合适,一般府医的用处是给王爷王妃看诊的,下人生个病闹个灾挺一挺也就过去了,没想到王妃对自己下人还挺不错。

    管家思索了一会,才回到,“前门外有家陶安堂不错,里面的陶先生经验丰富,对于一般的病症一两剂药便可痊愈,在京城zhong口碑还是不错的。”

    皖月点了点头,却并没有急着走,而是再次开口,“还有没有别的大夫可选?”

    管家又说了几个地方,但他觉得都没有陶安堂的好,不过既然王妃问了,他总要回答不是。

    皖月听罢,在心zhong暗暗记了下来,与管家到了声谢便回了院子。

    既然官家首推陶安堂,说明那里确实应该看得不错,人的第一反应最是真实,所以,皖月打算这两日便去陶安堂看看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