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9章 你得让我把话说完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89章 你得让我把话说完

    容离对处理战俘不大在行,想了半天没想出个所以然。

    问她二哥吧,容喆也是第一回上战场,所以对这些个战俘如何处理也不大行。

    容离想了想,招手将墨阳、墨白叫来,他们常年跟随阿襄出入战场,对于这些人该往哪儿放应该清楚的吧?

    问过后,两人果然明白其中流程,战俘便是收缴过来的劳力,有用时将他们派出做城市建设,无用时便被关入地牢。

    容离点了点头,这些人就跟坐牢差不多嘛。

    既然有人懂,她也就不跟着掺和了,将押解战俘的活计交给墨阳、墨白去做,她很是放心。

    烛珃自是被单独关入一间牢房,他作为头领,待遇不可能和一般士兵等同,小黑屋什么的坐一坐,反正就是将他严加看管起来便是。

    一场战役并没有进行多久,容离从来都是爱惜自己属下的好领导,她手下的人本就不多,轻易折损不得,所以能用最切实有些的法子将前来进犯的敌人消灭,她不介意阴损一些。

    反正,对方也不是什么好人。

    大家半斤八两,就看谁手腕高明了。

    容喆见这边没什么,跟容离和温婉道了个别再次驾马离去。

    战王让他辰时回去,现在午时都过了,他得赶紧往回赶了,希望他这个妹夫看在他是帮自己妹妹的情面上,别用军法处置他。

    他可不想挨军棍呐!

    战役落下帷幕,打扫战场的任务很快完成,西南驻军营地再次回归平静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营地外有了些许动静,看门的守卫以为东黎又来人了,连忙要去禀报。

    待看清来着何人时,他们便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原来是那些之前被放了假的士兵们,他们回家这几天过的很是滋润,家中媳妇儿孩子热炕头,他们在外辛辛苦苦的当兵为的不就是这些吗。

    没有媳妇儿的回家陪了老娘几天后,估摸着时间也就回来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放假,若是没有提前说明,按照惯性便是休个三五天的事。

    这次戚华走的急,也没跟他们说清,所以他们也就按照平常的规矩,休息了五天,自动归队。

    西南边疆不乏有尽心当兵的人,他们虽然每天混吃混喝,可还知道自己领的这份钱是谁给的。

    小打小闹无伤大雅,他们做做也就算了,若是将自己本来的职责给丢了,他们还是没有那么不靠谱的。

    容离本以为他们都是些回家了便不想回来的主,没想到一个个倒还挺自觉,这一点倒是让容离对他们有所改观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人里不包括戚华,和他手下那些只会溜须拍马的将领。

    回归的这些兵丁还不知晓这几天发生的事情,他们回到自己的营房中稍作休整,接着便还像往日的时候那般,该干什么干什么。

    容离倒也没多说什么,既然回来了便好好当兵,同时心里盘算着,本想等到了东南边跟阿襄说一说给西南驻地来个大换血,毕竟要靠这么一群人把守,实在不能令人放心。

    现在看来,这些士兵到是还不错,重新立了规矩应该会比现在好不少。

    真正需要换的,是那些高层的管理者。

    容离心里有了决断,继续处理手头上的事情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东南,宿州城。

    容喆在两个时辰后赶回驻军营地,一下马直奔将军主帐,他得解释解释晚回来的原因,谁知一撩帘,大家伙儿都在呢。

    一时间,营帐中所有人都看向他,目光透着疑惑。

    开会迟到不说,还这么大摇大摆的进来?

    是不是有点儿过分?

    夏侯襄本来在开作战会议,见容喆进来一脸的尴尬,他淡淡的开口道,“查着了?”

    这话没头没尾,若是反应跟不上,那可就真的是人家递了梯子你不往下下了。

    幸亏容喆还算聪明,冲着夏侯襄一抱拳,“禀王爷,查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夏侯襄点了点头,“坐。”

    “谢王爷。”容喆直接在末尾挑了个座位坐下,心里松了口气,看来他妹夫还成,没跟他计较。

    会议继续,对于龟缩不出的联军们,夏侯襄在制定攻打方案。

    一场会议下来不到一个时辰,待散会后,几位主将陆陆续续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云耀抬手捶了容喆肩膀一下,“走,比划比划去。”

    他很爱跟容喆打架,俩人功夫相当,比划起来有意思,而且还能从对方身上找到自己的不足。

    所以,俩人有事儿没事儿便要打上一架,切磋武艺。

    “今儿不行,我还得跟王爷汇报事情呢,改天,改天。”容喆赶紧摇头。

    “哦,你出去办事了是吧,行,那有空了咱俩再打。”云耀理解的点了点头,出了营帐。

    现在主帐里就剩夏侯襄与容喆两人,夏侯襄低头处理手上的公务没吭声,容喆自动自觉的站在他面前开口道,“妹夫,我不是故意回来晚的…”

    “去领二十军棍。”夏侯襄没等他说完,淡定的开口,他一向公事公办,对于容喆已经算宽大处理了,未按规定时间回营,应按逃兵论处。

    他没让人将他砍了,已经算很仁慈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,妹夫,你得让我把话说完,我可不是光去见了婉儿,”容喆一听要挨打,连忙解释,“我本来昨儿个半夜就能回来的,可回来的路上我发现东黎的军队了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这才将头抬起,眉头微皱,“东黎又往西南发兵了?”

    “可不是,”容喆见他吭声,大喜,“我走半道上,就听见震天响的马蹄声,打眼一看便见到身着东黎兵服的一队人马,大概一万来人。”

    容喆将怎么看见东黎部队,怎么回去报信的事情说了。

    “离儿怎么样?”一听东黎趁夜发兵,夏侯襄的心倏地便提了起来,他担心离儿的安危。

    “小妹能着呢,”容喆一提这个立马了,“我跟你说…”

    他讲容离如何设下陷阱,未费一兵一卒,便将东黎部队灭了个七七八八的事情给讲了出来。

    讲完了容喆还在感叹他家小妹聪明,那脑子,一般人想不出这主意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边听唇边的笑越来越大,他心情颇好的点了点头,“离儿一向聪明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