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7章 将军不敌,咱们跑吧!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87章 将军不敌,咱们跑吧!

    营地里整齐列队的一众人相当显眼,容离刻意做出这种备战状态是有原因的,既然要做戏就要做全套,否则她所做的陷阱,便不能发挥最大的作用。

    两刻钟后,东黎大军抵达。

    烛珃本来以为需要先叫一叫阵什么的,没想到一来便看到驻地内列队整齐,正等着他们的天祁大军。

    烛珃一愣,他没想到天祁的消息倒是灵通,自己还未到他们就准备好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瞳孔紧紧一缩,还是那根棍儿!

    若说烛珃有什么特别痛恨的人或事的话,绝对是对面领头的那根棍儿。

    若不是他,自己之前怎会惨败,以至于无颜面对他们东黎的皇帝。

    现在,报仇雪恨的机会来了!

    他定要生擒活捉了那根棍儿,不报当日之仇,他誓不为人!

    驻地的门大开,烛珃站在门外,指着容离大喝一声,“呔,对面者何人,还不快快马前受死!”

    那架势,就跟不是他先来找事,自个儿特别占理似的。

    容离呵呵一笑,看着他觉得有些眼熟,“前几天就是你,从水里拖了个尸体上来挡箭的吧?”

    她在上面看的不太真切,隐隐约约看的有那么个人,最后让人给跑了,她到不是多在意,一场仗打下来能将损失降到最小便好,逃出几只漏wang之鱼倒也正常。

    一提这事,烛珃的脸色先变了一变,他觉得面上有些挂不住,可容离接下来的话,让他脸上更挂不住。

    “才从小爷手里逃走没几天就不认识了?看来给你的教训不够啊,今儿小爷就让你涨涨记性!”容离这话可谓狂妄至极。

    烛珃被她气的七窍生烟,以手点指,“黄口小儿,休得胡言,看我不替你爹娘好好教教你!”

    说完,烛珃一夹马腹,直奔容离而来。

    “那也得看看,你有没有那个本事!”

    容离也不含糊,直接出列向前。

    之前交过手没打过照面的二人,算是正式面对面了。

    正面交战的规矩,若是双方将领单独出战,那便是要走回合,直到一方落败方可混战。

    二人皆拿着趁手的兵器,一丝停顿也无,上来就是一顿削,无论是容离手里的长剑,还是烛珃手里大刀,皆速度极快的指向对方。

    两人边打边躲,既想伤了对方性命,又不想自己吃亏,所以打起来便有些没完没了的架势。

    容离根本没用全力,她在试探烛珃的功夫,若是个功夫奇高的人,她便不得不小心应对。

    可几回合下来,容离发现,烛珃的功夫也不过如此,眼珠一转,卖了个破绽给他。

    烛珃果然瞅准了机会,想要伺机拿下容离。

    可容离回招的角度颇为刁钻,既没让烛珃得了好,但看起来也像是不敌烛珃的功夫,落荒而逃。

    天祁这边一千来人见容离掉转马头往他们这边来了,心里开始兴奋,这是早就商量好的的呀,只要军师一回来,他们就掉头往后跑。

    安排的‘群演’此时也发挥了作用,一个个惊呼出声,“将军不敌,咱们跑吧!”

    呼啦超一队人马迅速向后跑。

    烛珃手里攥着刀还没反应过来呢,一看,天祁那边的队伍已经五米开外了。

    他这个气啊。

    怎么又跑了?

    之前的一幕幕回放在眼前,烛珃心里先有个底,这次恐怕又是那个长棍儿的计谋,他得小心再小心。

    唯一一点不同的是,上次一群人保护着容离跑,这次却是容离垫后,前面人玩命向前,似乎真的是怕主将不敌对方,从而自己性命难保。

    “追!”烛珃思索再三,还是决定追上去,只不过追是追,他留了个心眼儿,不能和上回一般傻追,观察好四外边环境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一挥手,带领众人向容离逃走的方向跑去。

    烛珃边追便仔细观察周围地形,一看是与上次截然相反的道路,他心先放下一半,看来这次应该不会再遇到他们东黎的洪水。

    他们在后面穷追不舍,天祁大军在前面看似很卖力的在跑,容离被吊在队伍尾部,头顶上的那根棍儿甚是显眼。

    那根棍儿就像斗牛士手里的红布,而烛珃就是那头牛,一路追着红布勇往直前。

    他就想看看,那跟长棍儿这次怎么逃出他的手掌心。

    两队人马你追我赶跑了老半天,终于在几个转弯处,容离的速度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一慢,烛珃的心便被提溜了起来,上回就是慢下来后出的事,他得留心了。

    这时,正在往前跑的容离突然回过头来,冲着他咧嘴一乐,“你们东黎的马没喂饱啊,腿儿这么慢还能上战场,早点儿回家养老去吧!”

    语气甚是嚣张和气人,烛珃忍着心里的怒意,淡定、淡定,这小子一定是在气他,激将法他懂。

    打仗最忌心浮气躁,他得压住了。

    “和你打仗忒不尽兴,下回让你们东黎皇帝派个有能耐的来,软蛋一个,小爷不跟你们玩了!”说完加快速度,一瞬间窜了出去老远,之前的大军跑的挺快,拐了个弯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烛珃被容离的话气的不清,再一看容离瞬间跑的飞快,一拐弯没了踪影。

    他心下大急,一面率军加速追赶,一面留心眼前脚下,直到拐过一个弯去后,烛珃目光微缩,大喝一声,“停!”

    他身后的将士止住了步,后面长长的队伍可不好刹车,勒紧马缰尽全力止住马向前的惯性,这才堪堪停下。

    再抬头一看,容离的身影消失在不远前方的转弯处,脑袋上那一抹标志性的红绸,被风兜的变直了。

    烛珃挑唇一笑,怪不得突然变快了,同样的当,他会上两次吗?

    看向前方那高出两侧些许,不大平整的地面,他目光里透着成竹在胸的傲然之光。

    前儿个是天色暗,他看不真切,现在青天白日还想用这招引他入坑,当真是笑话!

    “众将听令,兵分左右,继续追击!”烛珃位于阵前发号施令,等他率军过了这条路,看那长棍儿还如何能逃?!

    身后的士兵相当听话,两列纵队瞬间成型,烛珃一声令下,兵分左右,由烛珃带领,再次冲上前方。

    若说一开始,烛珃心zhong满是‘看破’容离诡计的骄傲自得。

    可当片刻后,骑于马上的他突然听到那熟悉的‘咔嚓’声后,脑海zhong原本松下来的弦瞬间绷紧。

    他感觉,要坏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