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3章 粮草?沙子?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83章 粮草?沙子?

    烛珃愣了半天没反应过来,皇上是不是疯了?

    再抽一万人从抚州出去,那东南这边还有人吗?

    战役本来就是他们挑起来的,若这个时候他们将兵都撤出去,给人什么印象。

    东黎打不过要跑?!

    那以后谁还跟着他们混?

    现在扶州已有十五个国家的兵力,再小的地方也出了将近一万的兵,若不是知道他们东黎遭灾,恐怕出兵四万旁人都觉的少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战事吃紧的时候,万万不能给人留下想要退兵的印象。

    “皇上三思啊!”烛珃连忙规劝,就算动也不能动扶州的兵,不然可能功亏一篑。

    一国的皇上,哪个都不是傻子,你都将人撤出来了,人家还跟着你打,那不是疯了吗?

    黎皇何尝不知其zhong道理,可是他没有办法啊。

    西南已经砸进去三万,就听了个水声,什么好处都没得着便算完了。

    若是不想法子将西南占了,那他之前的损失,不就白填进去了?

    所以,黎皇憋着一股劲儿要将西南的城池占了,这样国土得以扩充,就算损失三万,也可以说是值得了。

    黎皇咬了咬牙,“就这么定了,抽人的事情你不用管,你现在要做的就是两天之内恢复好,然后带兵给朕把西南拿下。”

    烛珃本还想劝,可是看着黎皇毅然决然的神情,他轻轻叹了口气,行了叩拜礼,“微臣,遵旨。”

    西南之行再一次被定了下来,烛珃抓紧时间恢复,汤药更是流水一般的进了肚。

    他若是不趁这两天将身子养个七七八八,等上了战场,他再有能耐也发挥不出来。

    烛珃做了个决定,上次偷袭费心费力最后也没成,这次索性大家当面锣对面鼓,大大方方的来一次较量。

    之前的损失就当作是个惨痛的教训,他得从zhong吸取经验才是,没事别跟着人家瞎跑,谁知道等待他们的是什么?

    黎皇行动迅速,他现在是各国头领zhong的最高领导者,在各国皇帝之zhong颇具威严。

    所以,他想了一个法子出来。

    目前他们属于防守状态,轻易不会和天祁有正面冲突,对面不动他们尽量也不动,直到商量出一个切实有效,能打胜仗的法子后,他们才敢出击。

    这样,便给了黎皇一个空子。

    他可以趁这时候先将自个儿的兵偷偷派出去,趁着夜色出发,待到西南打个几天后再回来。

    这几日,若是打起仗来,他尽量少安排自己帐下的军队,反正之前做的贡献也够多了,修整修整也合乎情理。

    黎皇心下有所决断后,面上丝毫不露,还是装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,平日该如何现下还是如何。

    对于黎皇帐下前几日跑进去一个血人的事情,各国皇帝也是有所耳闻,不过,他们却整齐划一的认为是之前打仗所致。

    战王所率军队英勇无比,别说是个血人,就是剩半拉身子往回跑,他们都可以表示理解。

    打仗嘛,谁还没个受伤的时候?

    能回来就算幸运。

    之前两场战役下来,打得联军萎靡不振,他们实在不敢再去挑衅,那些哪里是人?

    简直就是牲口,一点儿也不知道累的牲口!

    打了半天人员损伤微乎其微不说,关键是揪着他们打啊!

    大家都是邻邦,多少给点面子好不好?!

    显然他们心zhong的祈祷,夏侯襄听不见,他现在正在清点粮草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:兵马未动,粮草先行。

    在他率领大军出来之时,粮草便先一步被运送了出来,加上之前营地里原本存着的,供应军需应该够了。

    所以,粮草之事为重zhong之重,这是谁都明白的道理。

    只是,在清点之时,前面几车都是干干净净的白米白面,依次检查过去后,zhong间的部分称不上好,但也不算太次。

    像是准备粮草这些事情,兵部或多或少都会有所保留,不会都是精细的谷面,但入口绝对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可关键是,无论兵部侍郎是谁,在得知是战王带兵打仗的时候,全都本本分分的不敢作妖,对于粮草的克扣基本可以说是没有。

    所以,夏侯襄在看到这些以次充好的粮食后不禁挑了挑眉,看来多年未曾行军,这帮人的胆子变大了不少。

    可是,越往后看,夏侯襄越觉得自己小看了他们。

    若说zhong间那批便是以次充好,实在有些冤枉那些粮草了,看看后面的几车粮食。

    那米、那面,往日可以说稻谷里面掺了点沙子,可瞅瞅这些,完全就是沙子里面掺了点米面。

    就那一把把成堆的沙子,是怎么经过检查装上送往边疆的粮车之上的?

    夏侯襄将手zhong的沙子一把扔回袋子里,一旁押运粮食的头领被吓得直哆嗦。

    他们出发前明明仔细检查过的,虽然有一小批不尽如人意,可大部分都是可以食用,并且相当不错的。

    像是一袋袋沙子的情况,检查时当真是没有的。

    押运官吴琼擦了擦脑门上的冷汗,在看到战王捧起一把沙子之时‘噗通’便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战王饶命!战王饶命!”

    他连连叩首,脑门都快磕出血来了。

    “本王,如何饶你?”

    夏侯襄淡淡的看着他,行军打仗不比平日,将士都饿着肚子,那不是送死去了吗?

    “战王明鉴,”吴琼赶忙解释,“之前属下随兵部侍郎刘大人一同检查粮草,并未发现有任何问题,这点刘大人可以作证,在粮草押运的过程zhong,属下也是处处小心,一路行来也无任何强人,所以…所以这好端端的粮食为何会变成沙子,属下真的不知啊!”吴琼说的是声泪俱下。

    他着实冤枉啊,到底是那个挨千刀的给他把粮食换了沙子?

    他面对的可是战王,就算借他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如此做啊!

    “领三十军棍。”夏侯襄沉声说道,之后便转身走了。

    吴琼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侯襄的背影,接着满心感激,“谢战王。”

    粮草出了问题,没有要他的命,已然是战王仁慈。

    三十军棍是小事,看来战王也知晓他是无辜的,不然不会如此轻轻放过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