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2章 晚会儿再死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82章 晚会儿再死

    “是。”烛珃点了点头,他们被冲的那个惨哟。

    有的连吭都没吭一声,就被呛的背过气去。

    水里不比地上,在水里背过气,除了最后被淹死,没有第二种选择。

    他们吃亏就吃在,没想到这上面来。

    “天祁哪儿来的水?”黎皇实在诧异,天祁西南不是什么雨水丰富的地界,河流虽多,但也不是分布在哪里。

    地图他手上有,那地界根本不应该有那么大的水才对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黎皇终于聪明了一回。

    他的问题相当犀利,弄得烛珃一时间竟然回答不上来。

    是呀,天祁哪儿来的水?

    天祁又不像东黎刚遭了洪灾到处是水,他们天祁相当平安的好吗?

    若非如此,他们又怎会起了歹心,要攻打天祁?

    烛珃想着想着,也觉得有些奇怪,甚至觉得那个淹没他们的大坑,现在想来都透着些诡异。

    天祁驻军就算再有防备,也不能没事干挖那么大、那么长的一条大坑过去吧?

    等等…

    条?

    烛珃突然有了灵感,连忙起身去找地图。

    黎皇看着忙忙叨叨的烛珃,虽然不知道他要做些什么,不过看样子应该是想起什么来了。

    待烛珃将地图铺好,手指在上面比比划划之后,突然眼睛睁大,看向一处,不可置信的惊呼到,“竟然是这里?!”

    “哪儿?”黎皇赶紧凑过去,什么地方让烛珃这么惊奇。

    难道,天祁还有什么神秘之地不成?

    烛珃哆嗦着嘴唇指给黎皇看,“皇上,您看,这里就是我们被淹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黎皇看了看点头,“哦。”

    以后抬起头来看着烛珃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“这里,曾与咱们的河道相接。”烛珃又指着一条曲里拐弯的线条说道。

    黎皇看了看又点头,“哦。”

    再次抬起头来看着烛珃,那又怎么样?

    “这里…”

    “我说军师…”黎皇气的连自称都变了,“你一气儿说完成不成?”

    跟他这儿崩豆?

    他很有时间哦,跟这儿猜谜是不是?

    烛珃深吸一口气,接着连个磕绊都没再打,“这里与我国河道相接,当时划分界线时,便担心会受到对方国家洪涝灾害所影响,特地在两国河道间做了个防洪的闸门,属下们被引到天祁境地这条河道里,才被淹的,也就是说…”

    “也就是说,淹了咱们东黎大军的,其实是咱们东黎的洪水?”黎皇哆哆嗦嗦的接了下去。

    他哆嗦不是因为吓的,而是因为气的!

    待烛珃肯定般的点了点头后,黎皇不知嘴唇抖,他全身都在发抖!

    妈蛋!太缺德了!

    这主意谁想的?

    他们东黎本来就已经很可怜的好吗?

    好端端的人在家zhong坐,祸从天上来。

    别的国家都没事,就指着他一个国家淹。

    刚开始淹死一批,后来又冲走一批,再之后病死一批。

    他们东黎的人数急剧下降好吗?

    现在倒好,他派出去将士又被灭了,灭了他们的还是打东黎来的洪水。

    那他费这么大劲干嘛?

    直接把他们扔东黎,自个儿淹着玩多好,反正洪水这东西,他们东黎要多少有多少,还用跑天祁被别人淹?

    最为关键的问题,他自认为有了布防图能一举拿下天祁的西南城池,以及与其更多接壤的城池,特地派了三万东黎最强的将士。

    现在好了,都泡水里了…

    他是费了多大的劲才保住这些人,并将这些人藏起来,就为了偷袭西南。

    结果呢?

    结果又被他们自个儿家的洪水给淹没了!

    黎皇简直挠死那根棍儿的心都有了!

    别问他为什么也说那根棍儿,烛珃复述的时候就是这么说的。

    都是那根棍儿的主意,才将他们东黎陷入万劫不复的境地。

    东南的正面战场已经不好打了,战王的到来预示着这场战役不会持续太久,并将会以联军失败而告终。

    黎皇心里不是个滋味,多好的机会摆在他的眼前,他本来已经抓住了。

    占了西南,他还管东南做什么?

    西南的地界,只要将缺口堵上,就算是战王来了又怎么样?

    照样得乖乖被堵在外面进不来。

    他都计划好了啊,哪个地方泄洪,哪个地方养难民,那个地方种田地,哪个地方建行宫。

    一切的一切,本来都在他的掌控之zhong,可偏偏半路杀出个棍儿出来,这让黎皇一口气梗在胸口上不去下不来,憋得他难受啊!

    “烛珃!”黎皇一生气,嗓门自然就大,给一旁的烛珃吓一个激灵,他知道自己出师不利,能不能再给他个机会?

    “臣该死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该死,不过晚会儿再死,”黎皇也是气糊涂了,什么话都往外说,“朕给你个将功赎罪的机会。”

    烛珃眼睛一亮,有机会就行,他就怕黎皇不给他机会,直接给他咔嚓了。

    “臣,谢主隆恩。”烛珃不顾胸前的疼痛连忙跪下,既然能将命保住,其他的都好说。

    “朕再给你一万精兵,务必拿下西南边城!”黎皇咬牙说道,这话的时候他的肉甭提多疼了。

    烛珃猛地抬起头来,一万精兵?

    “皇上,咱们哪儿还有那么多呀?”烛珃诧异的问道,三万精兵是他们事先藏起来准备攻打西南的,正面战场除去之前撤出来的五千,还剩三万五。

    烛珃不禁犹豫的看着黎皇说道,“您莫不是想再抽出…一万来?“

    他咽了口唾沫,之前的五千若说不显眼,可以拨走,现在若是弄出一万来,相当于拨出三分之一的兵力,那别的国家看不出来吗?

    其实烛珃还是估计少了,他是没看到之前那场仗打的,东黎在战场上是zhong流砥柱的存在,派出去的兵自然是最多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们现在哪儿还有三万五?

    三万到不到还两说呢!

    这也是黎皇肉疼的原因,自己本来剩的人就不多了,现在又要掩人耳目的拨出一部分去,他得想子不让其他国家起疑心才是,否则都来分一杯羹,那他东黎还活不活了。

    至于如何不惊动旁人便将士兵送走,他还得想个万全的法子出来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