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81章 咱们的人都让水给淹了?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81章 咱们的人都让水给淹了?

    容离‘哈哈哈‘的大笑,这小子眼挺毒啊。

    她二哥吃是一定想吃了,不过现在他可是看到吃不到,这才是对她二哥最大的折磨啊!

    容离这一笑爽朗至极,把严邈给吓一跳,心说他大哥这是怎么了,摁着开关了是怎么地。

    纪明辉是个老实的,根本没往那方面想,他虽然也觉得奇怪,不过这也不关他的事,他只要好好将手下的兄弟们带好便罢。

    容离领着一群人走远,独留帐子里那未见多时的小情侣。

    此时,帐子里没了外人,容喆上前几步,来到温婉跟前,拉过她的手看着她,怎么也看不够似得。

    温婉被他看的羞红了脸,垂着头半晌,觉得他还在看,温婉咬了咬唇,抬头嗔怪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总盯着我做什么?”

    容喆温柔的看着她,眼睛片刻不离她,“我来便是看你的,若不盯着你看,我这趟不是白来了?”

    “贫嘴。”温婉轻轻锤了下他的胸口,眼神瞟向别处,不敢看向他,唇角微微扬起,弯成一道好看的弧度。

    容喆看的心zhong悸动不已,握住温婉锤在他胸口的手,另一只手轻轻一拉,揽住她的腰,低头在她手上啄了啄,“婉儿。”

    轻声呢喃,最是动人心。

    温婉心尖微颤,抬起头来看向容喆。

    此时,两人的眼里均是对方的身影,容喆缓缓低下头去,温婉随着他缓缓垂下眼眸,两人鼻息交织在一起,唇瓣相触。

    唇齿间的香甜令人着迷,两人将想要说与对方听的话语尽数融入唇间,千言万语不敌这深情一吻。

    一对璧人立于军帐zhong,虽然四周都是硬朗的陈设,可两人此时的相处,令整个军帐的线条都柔和了几分。

    接下来的时间,便是互诉衷肠,初初分别的小情侣总是有说不完的话,容离带着西南驻军核心指挥官们,在军营里转呐转。

    有什么未处理的事情直接校场上去处理,美其名曰,这儿凉快。

    不是不能去其他帐子,只是换个帐子难免令人怀疑,好好地主帐不用,非要在其他营帐zhong处理公务,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。

    索性搬到个露天场所,大家换个工作环境,没准会有新的好想法也不一定啊。

    当然,最主要的是给容喆俩人腾地儿。

    容离还捎带脚又给十九营房的众人开了个小灶,他们正规军都有一个通病,就是太规矩。

    不是说守规矩不好,但一切都按规矩来,便会给敌人提供一个可钻的大空子。

    只要掌握了规律,打败正规军不是梦。

    而严邈那帮人是太不重规矩,只要能赢一切都是浮云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一点和容离还是有些像的。

    容离之所以先改造十九营房的众人,正是因为他们是每个小组的zhong流砥柱。

    以他们作为基础,严邈手下的兄弟作为配合,与人战斗才有胜算。

    可以说,十九营房的众人,其实任务要比匪兵们重的多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目前还没有察觉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东南边疆,东黎营帐。

    昏迷许久的烛珃终于醒了过来,这两日zhong,黎皇都没睡好觉,每每入睡便要做噩梦。

    梦里什么都有,就是没有好事。

    黎皇惊醒一次发一次脾气,惊醒一次发一次脾气,弄得值夜的兵丁都快神经衰弱了。

    他们白天打仗本就极为困顿,到了晚上还得小心着自家皇帝发火,这日子过得着实有些艰难。

    他们也知道,皇上发那么大火与昏迷的军师有关。

    所以烛珃这边眼皮刚动了动,那边就有人去回报,说是军师醒了。

    黎皇衣服都顾不上换,当即便赶了过来,坐在床边就见烛珃眼皮直抖,似乎想醒,醒不过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急的黎皇赶紧让人传军医,好不容易有个要醒的迹象,可千万别回去了。

    军医过来就开始施针,都是强刺激的穴位,手指尖、脚底心更是一样都没放过。

    可烛珃的眼皮还是颤啊颤的不睁开,最后军医一狠心,直接人zhong、素髎上来了两针,只听烛珃‘嗷‘一嗓子便醒了。

    这俩地方疼的他不清,直接将他从意识迷蒙之迹拉回来,那滋味相当酸爽。

    烛珃含着两泡热泪醒了过来,看着周围不大清晰的景象,一时不知身在何方。

    “爱卿?爱卿?你可清醒了?”黎皇赶紧唤道,他好不容易盼到烛珃清醒,一定给他争点气啊。

    “皇上?”烛珃犹犹豫豫的说道,使劲眨了眨眼睛,看着眼前越发清晰的人影,“微臣,参见皇上!”

    看来他没死,他真的挺过来了!

    喜悦之情溢于言表,烛珃动了动想要起身行礼,黎皇一抬手给他按住了,“爱卿不必多礼,你重伤初醒,还是躺着说话吧。”

    “谢皇上。”烛珃感激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好了,军师已经没事了,你们都退下吧。”黎皇挥退众人,他有话要问烛珃,这些人在这儿围着不合适。

    众人纷纷行礼退下,军帐zhong之余烛珃与黎皇二人。

    黎皇这才开口问道,“爱卿,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烛珃深深叹了口气说道,“皇上恕罪,此事都怪微臣大意,小看了那根棍儿!”

    “棍儿?”黎皇更糊涂了,不是打仗去了,哪儿跑出根棍儿来?

    烛珃恨恨的将事情原委讲了出来,包括怎么偷袭,怎么追击,怎么zhong计。

    一幕幕就像刚刚发生一般,在他眼前回放。

    黎皇听完后沉默了,合着他们东黎三万大军,让天祁一千来人给灭了个精光?!

    这事说出去,别人是不是得笑死?

    西南若是战王坐镇,带领一千人把他三万人给灭了,那他可以骄傲的说,一点儿都不丢人。

    战王是谁,败在他手里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莫说一千人,就说他一人灭了三万大军,黎皇也不觉得有什么。

    可现在气就气在,他们竟然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将给灭了,而且依烛珃所言,竟然连人家叫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让黎皇怎能不上火?!

    “你是说,咱们的人都让大水给淹了?”黎皇沉声问到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