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5章 你这是何苦来的
    第375章你这是何苦来的

    谢菡念叨着没人陪说话,后来连药都不喝的。

    理由是,药汤太苦,她不喜欢喝。

    容源、容敬苦口婆心劝了半天没有用,父子俩死了不少脑细胞,没办法,容源便把这个艰巨的任务交给荣敬了。

    容敬一个头两个大,实在闹不懂他母亲怎么生个病就变得不讲道理了呢。

    但是,容敬也不能放任谢菡不管,不吃药哪成?

    思索再三,容敬在某一天下朝之后,去了齐王府拜访,要请瑾萱过府一趟。

    瑾萱听到下人来报容敬来府上的时候,愣是以为自己幻听了,又问了两遍,确定是丞相府里的大公子容敬,立马提起裙摆往外跑,丫头都顾不上带。

    容敬竟然来找她了?

    主动找她啊!

    天哪,瑾萱觉得整个世界都亮了。

    平日里,她不去找容敬,容敬绝对不会主动找她的。

    她隔三差五换着地儿的堵他,另外还要绞尽脑汁去想用什么样的理由,既不突兀又合理。

    这些天,瑾萱实在是找不出什么像样的理由了,三天未见,她头发让自己抓掉了不少。

    找理由,真的很难啊!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容敬竟然来了!

    瑾萱都快高兴疯了,一路小跑来到上房,在进院子前才堪堪停住脚步。

    缓了缓神,将自己的衣衫发饰整理好,又让上房院外的丫头们给她好好看看有没有什么不妥之处。

    待到一切准备完毕,瑾萱才抬脚优雅的进了院子,走进屋内。

    齐王爷不常在家待着,他自个儿惯会找乐子,所以没有什么大事提前通知,他一般是不在家的。

    容敬一个人坐在下首喝着茶,瑾萱进屋时,丫鬟一挑帘,屋里的光线亮了几分,他连忙站起身来,先施一礼,“郡主安好。”

    瑾萱心底微微叹了口气,跟他说了好多遍叫她瑾萱便成,可他愣是要连带着郡主二字一起叫。

    明明两个人相处之时已然是好友之态,怎么这拗口的称呼,他就不肯改过来。

    “容公子。”瑾萱施了半礼,即便心里有些嗔怪,面上也分毫不显。

    丫头又给换了新茶,二人落座后,瑾萱开口道,“容公子前来,所为何事?”

    容敬歉意的笑了笑,“本不应麻烦郡主,可我实在没了法子,才斗胆请郡主过府一趟。”

    “嗯?”按捺住心里的激动,瑾萱面上一派疑惑,心里都快要欢呼了。

    容敬请她去他家!

    瑾萱根本不想问缘由,恨不得立马起身跟着他走。

    “郡主不要误会,”容敬以为瑾萱不高兴了,任那个女子突然被一名男子邀请入府,恐怕都会恼羞成怒的,容敬连忙解释道,“家母病重,连日来一直念叨着没人陪伴,府里的人家母觉得不顺心,所以,我才想请郡主过府一趟,陪家母说说话。”

    瑾萱听完点了点头,要说心里没有失望是假的,可容母病了她倒是真的关心。

    自己好朋友的母亲生病了,她当然得去探探。

    当下什么都没说,站起来便道,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没等容敬说什么,瑾萱便吩咐丫头去拿着补品的拿补品,拿药材的拿药材。

    容敬赶忙说道,“不必如此麻烦,这些东西府里都有。”

    瑾萱轻轻笑了笑,“府上有归有,这却是我的一点心意。”

    容敬无法,只得依了她,一盏茶后,瑾萱跟着容敬去往相府。

    一路上瑾萱问容敬容母是什么病,容敬摇了摇头说,“太医也没看出个所以然来,就说是情志郁结所致,心情好了病自然就好了,家母整日呼痛却说不出哪里痛,可急坏了我们。”

    瑾萱眨了眨眼,看来这个病还挺怪,不过,情志所致可能就是如此,既然容母想要人陪着说话,那她就多陪着些吧。

    “伯母若是情志致病,那我这几日便多去几次吧,多陪伯母说说话,没准病情会减轻些。”瑾萱安慰般的说到,看得出容母这病突然,容敬有些无措。

    容敬惊喜的看着瑾萱,没想到她会如此说,语气颇为感激道,“劳烦郡主了。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瑾萱摆了摆手,“我在王府一个人也是闲着没事情做,不如陪陪伯母说话,那样我们两个都不无聊了。”

    瑾萱笑的甜美,她心里当然还有一层意思,这样,她就不用变着法子去堵容敬了,左右都要回府,如此还能天天见到他呢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脸上的笑容越发甜了。

    容敬看着瑾萱有些晃神,脚步顿了一顿,瑾萱走的有些快,一转眼便将容敬落了段距离。

    “怎么不走了?”瑾萱回过头来。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容敬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“那咱们快些,莫让伯母等急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容敬唇角微翘,快走几步追上瑾萱,二人并肩而行。

    瑾萱的到来显然合了谢菡的心意,脸上见了笑模样,呼痛的频率都少了几分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,谢菡肯吃药了,这让容敬大大的松了口气,若是母亲一直不吃药,那病什么时候才能好?

    就这样,瑾萱成了相府常来常往的客人,也不用她做什么,没事的时候便陪谢菡说说话。

    可有一节,每当容敬下朝回来,谢菡便有些乏累,她一累自然是要休息的。

    谢菡睡的时间也不长,一个时辰左右,她要睡觉屋里便只留丫鬟伺候就行,所以瑾萱不用再在屋内陪伴。

    可她醒来就该吃药了,没有瑾萱她又不吃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一个时辰,瑾萱就不得不留在相府,总不能让人家一个时辰之内王府、相府两头跑吧。

    瑾萱现在可是谢菡身边不可或缺的重要人物,她要待在相府就得有人陪。

    那,除了容敬,这个任务根本没有人能够完成。

    是以,每当谢菡休息的时候,便是容敬与瑾萱独处之时。

    其实,当两人出去之后,谢菡根本没睡,她大早上刚起,哪儿能睡的着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,吃着蜜饯,她得缓缓药汤的苦涩。

    下了朝,容源也会来看看自个儿夫人,看着她一个个蜜饯往嘴里扔,哭笑不得的说道,“你这是何苦来的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