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74章 诶呦,难受啊
    第374章 诶呦,难受啊

    看着容喆吃惊又欣喜的模样,夏侯襄满意了,大家都一样,谁也别笑话谁。

    容喆激动的手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,他扎着双手原地团团转,“婉儿来了,婉儿来了,她胖了瘦了?京城离这儿这么远,她怎么过来的?小妹也太胡闹了,怎么把婉儿也带过来了?”

    夏侯襄一听这话,顿时不乐意了,说话就说话,埋怨他媳妇儿干嘛?

    “不行,我得去看看。”说着,容喆就要往外走。

    “回来!”夏侯襄命令一出口,容喆往外走的脚步堪堪停住。

    他回过头来,一脸奇怪的看着夏侯襄道,“妹夫,有事?”

    “现在是两军交战,随随便便离营,成何体统?”夏侯襄轻飘飘的看了他一眼,煞有其事的说道。

    容喆有些无语,这人怎么好意思说他,他自个儿刚从西南回来好吗?

    “我说妹夫,不带你这样的,你见了小妹一解相思之苦,到了我这儿就不让去了,是什么道理啊。”容喆急的跳脚,他要去看媳妇!

    “你跟我能一样吗?”夏侯襄抱着肩膀,好以整瑕的看着容喆。

    容喆苦着脸,夏侯襄是主帅,是跟他不一样,不过俩人这不还有一层亲戚关系在里面吗?

    那么严苛做什么?

    “妹夫,”容喆立马舔着脸走到夏侯襄身边,“打个商量,我请会儿假成不成?就一会儿,日落之前我肯定回来。”

    容喆举双手保证,生怕夏侯襄不同意。

    然而,夏侯襄真的摇了摇头,“不成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下午,申时便回,怎么样?”容喆决定缩短一下时间,去看看婉儿,说会儿话就回。

    “不成。”夏侯襄依旧摇头。

    容喆看着夏侯襄,咬了咬牙,“午时,午时怎么样?”

    他让步让的够多了吧,现在总该同意了是不是?

    结果,夏侯襄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容喆怒了,怎么好说不听啊?

    一拍桌子,冲夏侯襄吼道,“巳时总行了吧!”

    他骑马过去看一眼就回来,成不成?!

    夏侯襄好笑的看了他一眼,“你以为你是小黑?”

    一个时辰打个来回,他都不能保证这速度好不好?

    容喆被他一噎,接着尴尬的嚷嚷了一句,“还不是被你逼的!行不行给个痛快话!”

    夏侯襄看了他一眼,低头从一堆书卷中抽出几张纸来,往前一推,“这是你三天内的工作,提前完成提前走,完成不了,就别怪我不给你时间去看未婚妻。”

    容喆一听这话,刚刚积攒起来的冲天怒意瞬间变为欣喜,看着夏侯襄给他的战略图纸,脑袋不住的点,“放心放心,我一定尽快完成。”

    说完抱起来桌上的东西,便往外跑。

    “弄好了我检查,通过不了你得返工。”夏侯襄颇为‘善意’的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容喆头都没回的摆了摆手,“放心放心,我办事,你放心。”

    他做事向来妥帖好吗?

    就算想去见朝思暮想的姑娘,他也会把本职工作做好的。

    容喆一头扎进军帐中,开始了废寝忘食般的工作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京城,相府。

    上房寝房之内,谢菡躺无精打采的躺在床上,头上束了抹额,嘴里时不时‘诶呦诶呦’叫着难受。

    房里丫头忙的团团转,在床边站着一个面露焦急之色的男子。

    正是容敬。

    “诶呦,难受啊。”

    这是几个字,是谢菡这些天来重复最多的。

    “母亲,您先把药吃了吧。”容敬端过药来,想要喂她吃下。

    可谢菡说什么也不吃,连连摇头,“不行,没人陪我说话分散我的注意力,我喝不了那个苦汤子。”

    容敬叹了口气,“母亲,瑾萱郡主一会儿就来,您…”

    “伯母的药吃了吗?”

    容敬劝到一半,门外一道清脆的女声传来,只听声音便能觉出里面的关心之意,床上正‘诶哟’的谢菡,呼痛声都小了些。

    容敬偷偷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一挑帘,瑾萱打外面进来了,进来顾不得坐,看到容敬手里端着的药碗后,连忙轻声对谢菡说道,“伯母,咱们先把药吃了,好不好?”

    说完,接过药碗,瑾萱左手端着药,右手拿着勺,哄孩子般哄着谢菡吃药。

    谢菡看到瑾萱后,便眉开眼笑了起来,虽然眉宇间还是能看出不适,但比之前好了不少,“萱儿来了,老是麻烦你往我这儿跑,伯母都不好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伯母这么说便是与我生分了,您生病我理应探望的,来,咱们先吃药再叙话,好不好?”说着,瑾萱舀起一勺来,吹了吹,才喂给谢菡吃。

    谢菡再勺子伸过来的一瞬间,眉头狠狠一皱,接着一咬后槽牙,张嘴将药喝了进去。

    瑾萱边和谢菡说话边喂药,不出片刻,一碗药便进了她的肚子。

    药汤子苦,谢菡其实希望端过来一口气直接喝下去的,可是这样便浪费了这么好的机会,她愣是忍着不说,边笑边一口口的将药喝下去。

    喝完,伸手抓了一把蜜饯放到嘴里。

    啊,她这才感觉自己活过来了。

    说来蹊跷,谢菡的病来的特别突然。

    好好地一个人说倒就倒,叫了太医来,愣是查不出什么毛病。

    容源一开始急的团团转,后来应该是觉得急也没用,倒是淡定了不少。

    容离、容喆出门在外,家里的孩子就剩容敬一个。

    所以,侍疾这种事情,理所应当的落在了容敬的头上。

    若说单单侍疾也就罢了,偏偏谢菡怎么都不舒服,连带着看容敬不顺眼,每天嘴里念叨着若是离儿没出去就好了,好歹有个女儿陪她说说话。

    在谢菡病的头两天,容敬听到他母亲抱怨最多的就是:他不主动陪她唠嗑。

    容敬着实有些无奈,他虽善言辞,不过善的是与人辩驳,讲道理的言辞。

    对于家长里短这些磕,他着实不知道怎么唠啊。

    容敬无奈的只能连连认错,可他母亲就是不乐意,这么念叨几天,嘴里的话突然变成:就算闺女没在身边,有个姑娘能陪着说说话,也是好的呀。

    一听这话,容敬当下将屋里屋外一群丫鬟送到谢菡床边陪聊,可谢菡闭着眼睛连连摇头,这些都聊腻了,她需要新的姑娘陪聊,最好还是投脾性,稍微熟悉些的。

    容敬将谢菡的话一总结:姑娘、熟悉、投脾性。

    三个词语一组合,一个人影瞬间浮现在他的脑海里,这个人便是瑾萱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