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7章 既然来了,就留下吧!
    第367章 既然来了,就留下吧!

    一趟洪水将八成左右的东黎大军困在坑内,夜色浓似墨,本以为胜券在握的烛珃及东黎主将,泡在水里浮浮沉沉,不禁反思。

    怎么一场必胜的战役,竟然让他们打成了这个样子?

    从初被大水冲击的震惊中回过味来,余数不多未昏迷、未淹死的东黎士兵开始自救。

    水性好的拼命往岸边游,待上了岸他们就安全了,哪怕仗没打赢,最起码命是保住了的。

    然而,他们还是太过天真,长棍儿将军正等着他们往岸边跑。

    容离上了山,并没有着急让人投石,而看着远处那被洪水一**冲击的东黎将士,脑海中,一首歌翻来覆去的在脑海中翻滚——

    ‘滚滚长江东逝水~’

    她背着手,顶着大杆帽,一脸的沧桑肃穆。

    心里想着的却是:这群人很喜欢在水里泡着吗?半天了,还不往外爬?!

    终于,水里的人动了,容离耐心的等着他们往岸边游,又等着他们双手扒上岸边,最后等着…

    不能再等了!

    容离举起手来用力一挥,先是身边待命的士兵将巨石推下山崖,而两岸稍远些时刻准备着的土匪和十九营的众人,在接收到这个似是信号一般的举动后,齐齐用力,大石滚滚下落,飞快地向好不容易要爬上岸的小伙子们而去。

    不出意外的,又将他们砸回水里。

    哀鸿遍野…

    若说之前水淹大军便足够令人震撼,现在加上夹着尘土滚滚而下的大石,场面便令人终身难忘!

    原本伴着泥沙的浑浊洪水,瞬间被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容离迎风而立,面容沉静,之前带着的那顶颇显滑稽的大杆帽,在此时此刻,竟让人觉得威风凛凛,顶端的红色丝带,鲜艳的触目惊心。

    然而,此时战役并没有结束。

    只见容离再次抬起了手,随着手下落的弧度,一声威严而又响亮的命令回响在山涧间。

    “弓箭手,就位!”

    一个个手持弓箭的少年从山丘中站来出来,他们奔下山坡,飞快的抵达河道边,将河道围了起来,他们的任务便是将一个个想要爬上河道的东黎士兵击毙。

    容离站在山丘上,看着一个个奋力想要向上爬的东黎士兵,可双脚还未上岸,便被射死在奔流的洪水中。

    战争,从来都是与惨烈并立而行的。

    这次,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在剑雨中,唯有几个人侥幸上得岸边,却没过多久便被射成了刺猬。

    只除了一个人,那就是东黎的军师——烛珃。

    他不知怎么弄得,竟背着一具尸体上岸,为的就是给自己当做盾牌,好不容易走远了些,可尸体越来越重,他不得已将它放下,就在这时,一支箭羽贯穿他的肩膀。

    烛珃拼尽全力跑出包围圈,肩膀上的衣衫已被殷虹的血液染透,他顺着小道跑回之前动力先锋队隐藏起来的地方,找到系在大树上的马匹,翻身而上狂奔离去。

    他中计了!

    烛珃咬紧牙关,跑出数里后确定没人追来,他才将速度慢下来,并将肩膀上的伤口做了一个简单的处理,这才快马加鞭的往东南而去。

    天空渐亮,太阳缓缓从东方升起,照亮了这经过一晚上战斗,而变得惨烈非常的景象。

    河道内无一人存活,洪水、巨石、剑雨,三重夹击,让本来气势汹汹前来占领天祁西南边界的东黎大军几乎全军覆没。

    仅存的几个活口被俘虏,他们只能乖乖跟着大军回到军营,接受应有的惩罚。

    容离的计划终于圆满落幕,一千五百人只有一百多人受伤,无一人死亡。

    这,应该是最好的结果,哪怕夏侯襄来了应该也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容离唇角微弯,不知阿襄知道了,会不会夸她能干啊…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此时的夏侯襄已经率大军,抵达东南边境。

    甫一到便经历了一次敌军的偷袭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东黎七国联军有些点背,曾经他们不是没有偷袭过,倒是得手了几次,尝到些甜头,消停一段时间后又卷土重来,正巧就碰到了夏侯襄带着兵来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抵达边疆已是夜晚,可还是按照惯例,便先派了人去敌方打探消息。

    探子将所见汇报了一遍,其实并没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但夏侯襄问了一句话,边让问题暴漏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他们的战马,可有喂养?”

    探子想了想摇头道,“没有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点了点头,便让人下去了。

    之后,他出了军帐,组织士兵,准备战斗。

    他预测,今晚联军将要偷袭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:马无夜草不肥。

    一般来讲,到了晚上战马归厩,都应该准备厚厚的伺料喂养。

    可探子报时,联军的战马无一人看守,也无人喂养,这便是问题。

    根据多年的战争经验,夏侯襄才做了如此推测。

    因为预测到敌人要偷袭,夏侯襄组织士兵摆出的是一字长蛇阵,他为了将自己的伤亡减到最小,尽可能多的调集了人马参与了布阵。

    一字长蛇阵很有讲究,你打其蛇头蛇尾卷来,你打其蛇尾蛇牙咬你。

    破阵其实很简单,就是男女老少都知道的那句话:打蛇打七寸。

    但这相当于一句废话,每个人都知晓的道理,可没见过蛇的人几乎都找不到七寸。

    至于长蛇阵的七寸在哪,连夏侯襄也说不清……

    夜色渐浓,本来安安静静的联军阵营中,突然从西、北两个方向,各有两千精锐骑兵冲出来。

    人无声,刀出鞘。

    巨大的马蹄声裹胁着凛冽的杀气,标枪一般刺进天祁驻守的营地。

    这些人一但冲进敌方的阵营,这才拼命喊杀。

    天祁的长蛇阵如马蹄型横呈在联军前方,所以联军派出的四千将士在一开始很有长驱直入的势头。

    直到触及了蛇腹,天祁一万人的大阵才猛地收缩起来,刚才还势不可挡的四千骑兵被这一万人一围,顿时像只温顺的小白鼠被条巨蟒盘住一样失去了生机。

    在阵外,又有一万人马分两路拦在了联军的退路之上,一是防止有人漏网,二是防备联军的后援部队。

    既然来了,就留下吧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