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62章 大人,您别走!
    第362章大人,您别走!

    商议结束后,大家各回各帐,各上各床。

    第二日天一亮,墨阳、墨白二人便出发了,容离梳洗完毕后,直接到了戚华的帐子。

    戚华着实被吓一跳,不为别的,只因他还没起呢。

    手忙脚乱的将衣服穿好了,边往外走边整理发型,心里不禁窝火,这么大早不睡觉跑他这干什么?

    埋怨归埋怨,见到容离的时候,他脸上连一点儿不情愿的表情都没有,满脸挂着谄媚的笑意,看着容离笑嘻嘻的说道,“军师早啊,您还没吃饭呢吧?小的已经让人准备去了,你吃了再走?”

    戚华搓着手,哈着腰看着容离,等待她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吃饭就不必了,我这次前来,是有件要紧事要告诉戚大人的。”容离眉头一皱,一脸的为难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戚华一愣,“木头不够使?”

    昨儿不是要木头搭练功场吗,戚华自然而然的便想到这上面去了。

    “你那还有?”容离一听木头,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“那没有了,昨儿都给您了。”戚华连连摇头,他就问问,看容离的表情,以为他私藏了不是。

    他要一堆破木头做什么?

    容离眼睛不亮了,没木头那就说正事吧。

    “戚大人,”容离眉头一皱,双手交叉搁在下巴之下,表情颇为严肃,一副谈判的架势,“我昨夜接到王爷密信。”

    话音一顿,戚华的好奇心立马被点燃。

    信,什么信?

    “东黎,打过来了!”

    一石激起千层浪。

    戚华直接被吓的坐在地上,全身哆哆嗦嗦的看着容离,汗如雨下。

    什么什么叫东黎打过来了?

    东黎不是在东南战场打仗呢吗,怎么跑西南了?!

    “戚大人别激动,”容离心里憋笑,面上越发严肃,“第一次上战场都是这样,心里非常兴奋,我们跟着王爷都是这么过来的,等真正上了阵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摆出一副善解人意、为人着想的模样,她是军师嘛,自然要有个军师样子。

    “打打打”戚华吓的连话都说不利索了,他觉得手脚冰凉,胸闷发慌,就跟得了帕金森似得,抖个不停。

    “对,咱们得打,”容离故意曲解了他的意思,继续严肃的说道,“戚大人真乃铁血铮铮的真汉子,听到东黎打过来就要领兵打回去,在下佩服佩服。”

    容离朝戚华拱了拱手,“戚大人有什么需要,只管差遣,在下一定听凭吩咐。”

    “不不不”戚华连连摆手,他不是要打过去啊!

    他哪儿会打仗啊!

    有人打过来了,跑就好了嘛!

    打什么啊!

    “不用在下?”容离装作了然的点了点头,“戚大人果然大才,心中一定已经有了作战方案,那在下就告辞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站起身佯装要走,结果还没迈步,裤脚便被一只手抓住。

    接着颤抖的小声音从脚边传出,“大人,您别走!”

    终于说出了一句完整话,戚华的心抖啊抖。

    马上要打仗了啊!

    他可不会啊!

    他需要帮助啊!

    啊!

    容离嘴角翘了翘,她假装不解的回过头来,看着地上的戚华说道,“戚大人,何故行此大礼啊?”

    揣着明白装糊涂,说的是谁?

    说的就是容离!

    “大人,你可得救救小的,小的就算当牛做马也会报答您的大恩大德的。”戚华头磕的咣咣响,没两下脑门就变红了。

    容离看的那个吃惊哟,戚华对自个儿够狠的呀。

    “戚大人这是做什么,快快请起。”容离虚扶一下,将戚华从地上弄起来。

    戚华屁股都不敢坐实凳子,微微前倾着身子,将鼻涕眼泪抹了一把,腿依旧微微颤抖,“大人,不瞒您说,小的这官是捐来的,不图什么大富大贵,就图安安稳稳。”

    他估计已经吓过劲儿了,这会儿说话都不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西南边疆您也看见了,常年都不带有个战乱的,边城偶有外族进入,那无非也就都是些做做生意、通通婚这种无伤大雅的小事。”

    “别国攻打我们这儿,甭说十年,就是二十、三十年来都是没有的事,您想想,我们这儿的兵能好好训练吗?”

    说着鼻涕眼泪又下来了,戚华顾不上形象,拿袖子抹干净抽噎着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到了小的这儿为官任期就更是如此了,小的没有别的本事,也不大喜欢有本事的,所以所以身边,净是些溜须拍马之徒。”

    “您说说,就我们这些人驻守边疆,能有什么好?”

    戚华倒是什么都抖搂出来了,容离不禁咂舌,看来戚华并不是没有可取之处,最起码自我认知没有偏差,知道自己是个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大人,您追随王爷多时,肯定是有大才之人,领兵打仗一定不在话下,小的不求别的,更不奢求大人的庇佑,”见容离没吭声,戚华越发着急,“小的只想有一方容身之地,在敌军前来之时能躲上一躲,还望大人成全。”

    说完,戚华扑通一声,又跪在地上,连连叩头。

    容离没吭声,就这么看着他磕。

    既然要唬人,做戏就要做全套,戚华一求她便同意,那不是显得她很没有原则?

    容离啪的一声,手重重地拍在桌子上,“戚华,你可知你说的是什么?!”

    “小的知罪,小的知罪。”戚华连连叩头,现在保命比什么都重要。

    “你身为军人,竟说出这种话,朝廷拨发军饷不是养废人的,你!你!你!气煞我也!”容离拧眉瞪目,直将一个卫国着想的将领,演绎的淋漓尽致。

    “小的知罪,小的知罪。”戚华继续叩头,别的什么都不说。

    容离重重的叹了口气,摇头说道,“罢了罢了,现在说什么都亦无用,你且告诉我,西南驻军,是否无一人能参加战役?”

    戚华心下一喜,既然松口就有希望,他想了想说道,“若说有些用处的,恐怕就只有十九营房的兄弟们了。”

    容离再次重重的叹了口气,以手指点,“你呀你呀。”

    戚华脖子一缩,不敢吭声。

    容离站起身来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说道,“给你一天时间,除了十九营房,其他驻军全部遣散,待到战争结束再行回转。”

    “明日清晨,我不想再看到你们任何一个人,”容离背着手向外走,“包括你。”

    看着容离远走的背影,戚华的头重重的磕在地上,嘴角带着重获新生的喜悦笑意。

    “小的,多谢大人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