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47章 臣惶恐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47章 臣惶恐

    皖月本来正在府里遛弯,她最近没什么食欲,所以没事总爱运动运动。

    正巧走到书房附近,没想到就被屋内传来的声响吓到了,皖月没好气的等了书房的方向一眼,肯定又是夏侯衔在里面发神经,这人天天阴阳怪气,根本不正常。

    撇了撇嘴,皖月表情一瞬间又转变成了哀愁,夏侯襄已经走了半月有余,她还是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现在身处王府内院,身边的人对天祁也不熟悉,她就是想派人出去打探都找不到地方。

    皖月懊恼的跺了跺脚,心里又将夏侯衔鞭笞了百八十遍。

    都是他!

    若不是他,她堂堂一个公主怎么会连自己喜欢的人的消息都打探不到?

    如果要是她在南楚,哪儿用的着这么费劲,随便撒出去点人就知道夏侯襄身处何方,又怎么会像现在这样,做什么都碍手碍脚的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她还是很欣慰的,至少夏侯襄去了边疆,容离也见不到他,这个认知让皖月心里稍稍好受一些。

    扶着丫鬟的手继续往前走,她得想法子知道夏侯襄在哪儿,哪怕到时候让父皇助一助他也是好的。

    或者……

    至于容离,皖月阴阴的笑了起来,正好夏侯襄不在京城,她的想法子去把容离除了才好!

    夏侯赞这边正生着气,那边皇上因为寻不到容离也在窝火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!

    他锦衣卫、御lin军都用上了,愣是连容离个影子都找不到,这要是传出去,还不笑掉人的大牙?

    他堂堂一国皇帝啊可是,连名小小的女子都找不到,丢不丢人?!

    夏侯赞将最后一批向他汇报的御lin军挥退,颇为郁闷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到底去哪儿了呢?

    京城都翻遍了了,难不成…她出京了?

    可京外容府以及战王府的府邸,锦衣卫已经去搜寻过了,没有啊?

    难道……

    夏侯赞突然一个激灵,容离不会…跑了吧?!

    皱着眉头回想容源上朝时的情形,好像没有什么特别,若是女儿凭空不见了,不是应该着急的吗?

    越琢磨越不对,夏侯赞唤了陈进忠进来,让他传容源入宫。

    他倒要问问,容离到底去哪儿了!

    没过多久,容源奉旨入宫,来的路上他暗暗揣测,皇上叫他前来所谓何事?

    朝堂之上最为重要的就是东南边的战乱,现在战王前去平乱,自然出不了什么岔子,就算出了,也不是他一届wen官能应付的了的。

    朝政一切平稳,也没什么特别的事情。

    那让他入宫,应该就是跟他有关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容源自认一直以来克己奉公,没什么错能挑出来的,想来想去,还是不大明白夏侯赞的意思到底是什么。

    进得宫内,容源也就收了心思,到底是什么事情,还是听夏侯赞如何问吧。

    “参见皇上。”容源跪地行礼,现在是朝堂之下,不必行全礼。

    “爱卿免礼,”夏侯赞虚抬了抬手,吩咐一旁伺候的宫娥,“给容丞相看座。”

    一把太师椅搬了上来,容源再次谢过,这才坐下。

    “近日辛苦容丞相了,朕深受战乱所累,对于朝政之事多有疏忽,多亏丞相帮朕把控,才不至于出了乱子。”夏侯赞嘴里说着没什么用的客套话,心里盘算着如何讲话题引到容离身上。

    “万岁谬赞,微臣只不过做了自己分内之事罢了,皇上日理万机,更要注意身体才是啊。”容源知道这些都是客套话,别说君王,就是他们当臣子的,底下见了面还得客套几句呢,更何况是特意招他前来的。

    容源可不相信,夏侯赞叫他进宫,就是为了表扬他的。

    “呵呵呵,丞相谦虚了,若不是有你帮朕,朕这段时间怕是再多的精力也不够用啊。”夏侯赞端起茶盏,乐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容源看着喝茶的夏侯赞,面上继续恭敬非常的说,“微臣惶恐,皇上不嫌弃微臣年迈,还愿意任用微臣,微臣已然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边说还边拿袖子摸了摸眼睛,将脸掩藏在袖子下的他忍不住的撇了撇嘴,大家都是聪明人,有什么事就直说,老这么绕圈子有意思吗?

    他这么大岁数了,本就肠胃不好,看着夏侯赞假惺惺的样子,他真的有点儿消化不了。

    “丞相说的哪里话,你是国之栋梁,朕怎么会嫌弃你老。”夏侯赞一瞅好端端的怎么哭了,赶紧好言相劝。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容源不接这茬,继续哭。

    “容丞相,莫哭了,你看咱们君臣好好说会儿话,你哭什么?”夏侯赞觉得有点儿头大。

    “臣惶恐。”容源继续哭。

    夏侯赞:“……”

    容源那哭着,夏侯赞觉得若是再继续这个话题,容源可能会一直哭下去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咱们不提朝政,聊聊家事。”夏侯赞投降了,他觉得还是赶紧说正题的好。

    容源一听这话,抹了两把不存在的眼泪,将袖子放下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松了口气,开口道,“容小姐嫁入战王府半月有余,朕那个皇弟一向是个不知冷热的人,不知容小姐…咳,在王府住的可还习惯?”

    容源那是谁,这么大岁数可不是白活的,夏侯赞一提自家闺女,他脑海zhong的一根神经就绷紧了。

    夏侯赞无端端问他闺女干嘛?

    指定有事!

    “战王爷乃人zhong龙凤,战王府又是先皇赐下来的,微臣的女儿在家一向皮实,哪有什么住不惯之说。”

    容源这话,说了跟没说,没有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哦,”夏侯赞点了点头,“诶。”

    深深叹了口气,摇着头不说话,余光直瞟容源,想让他提问,这样自己才能顺着容源的话继续说下去。

    谁知容源压根不给他这机会,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大赞,“皇上,这茶可是新进贡的?清香无比,当真是茶zhong极品!”

    说完,还一挑大拇哥。

    夏侯赞尴尬的点了点头,“丞相喜欢,待会儿带回去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微臣多谢皇上赏赐。”容源装作很惊喜的样子,连忙道谢。

    “丞相不必客气,诶…”

    夏侯赞又搁那叹气,余光依旧瞟像容源,心想这次总能问了吧?

    谁知容源依旧品着茶,还把眼睛闭上了,像是回味一般,脸上尽是享受之色。

    “诶…”夏侯赞加大叹气力度,奈何容源依旧岿然不动。

    夏侯赞心里都要冒火了,这老东西,耳背吗?

    “诶…”夏侯赞气叹了一半,突然听见停住,他竟然听见容源打呼噜的声音了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