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35章 城守尉,戚华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35章 城守尉,戚华

    容离看了看躺在地上,睡得跟死狗似的两只,拍了拍手道,“再给灌一碗,明儿咱还赶路呢。”

    万一他们zhong途行了,也是个愁事。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墨阳、墨白异口同声的应道,一人抄起一碗又给两人灌了下去,完后找绳子给俩人栓一块,结系的那个紧哟。

    容离满意点了点头,这下能安心睡了,就算俩人zhong途醒来,那绳子打死他们也弄不开。

    五人回房各自睡下,一个个很快进入了梦乡,这段时间他们太累,不然容离也不会冒险还留在这家客栈。

    直到天光大亮,几人才睡醒。

    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容离晃了晃脑袋,让自己清醒过来。

    小桃和温婉恢复的也很快,睡足了眼睛也恢复了往日的神彩。

    墨阳、墨白生物钟一项很准,别管睡在哪儿,第二日该什么时候醒就什么时候醒。

    他们先去看了一圈绑着小二与掌柜的房间,看见俩人还晕着便放心了。

    接着便去往厨房,现在店里没了服务人员,还真是什么都要自己动手。

    索性两人都是在外摔打惯的,什么都会。

    待容离几人起身后,一桶热水已经备好给她们洗漱,另外他们又去外面买了些简单的早饭,不是他们不想自己做,实在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。

    米缸里一粒米都没有,这叫什么客栈?!

    容离没想到俩大老爷们竟然这么贴心,心里暗暗点头,表现不错,这要是以后成了婚应该是个疼媳妇儿的吧?

    摸着下巴直盯着俩人看,直把墨阳、墨白二人看了个大红脸。

    “王…王…王…”墨阳成功的又结巴了。

    容离乐的不行,指着他道,“你怎么又结巴了?”

    这一结巴就学狗叫的动静那还行?

    墨阳扁着嘴,他也不想的啊。

    可王妃的眼神跟臭流氓似得,他不能不紧张啊!

    幸亏容离不知他所想,不然还不给他揍个金光灿烂。

    说谁臭流氓呢?

    她可不臭!

    吃了顿香喷喷的早餐,容离一行人继续赶路。

    至于客栈里的小二与掌柜,那就不归他们管了,若是命大能被发现,就算他们命不该绝。

    穿过小镇,这才正经到达西南边境。

    墨阳、墨白领着一路去往军营。

    容离骑在马上,除了赶路还在细细端详周围环境。

    多是绿植环绕的小山丘或是峰峦峻岭,哪怕此时骑着马,也觉得起起伏伏不似平地。

    这里的地貌倒像个屏障,将边线围住。

    容离在回忆zhong搜寻,好像西南边境从未出过战乱,是个易守难攻的所在。

    估计驻守的兵力不会很多。

    果然待墨阳、墨白将她们带到军营时,便印证了容离的猜想。

    墨阳、墨白是夏侯襄身边的得力战将,在各处军营将领面前都是挂了名儿的。

    初入军营,几人受到了排查,底下的兵丁自是不认识他们,墨阳没多言,将随身挂的令牌交给看守的兵丁,让他们呈给守城的将军。

    结果看守的兵丁一脸呆萌的说,他们这儿没有将军。

    墨阳、墨白一愣,这是怎么个意思?

    问过才知道,因西南边疆相对稳定,本有的将军被调离,只余城守尉驻守。

    城守尉官居三品,还没什么机会见过墨阳等人,更别提夏侯襄了。

    墨阳点了点头,“劳烦小哥去禀报城守尉一声,就说战王麾下墨阳、墨白求见。”

    兵丁还是一脸呆萌的点头,道了声稍等便进去禀报。

    屋里的头头们正在喝酒打屁聊的不亦乐乎,此时见守门的兵丁过来,城守尉脸上不禁带着不快,刚想说怎么不在外面禀报一声就进来,结果这兵丁快他一步,连拜都没拜直接说道,“战王求见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!”城守尉直接从位子上蹦了起来。

    兵丁依旧淡定,“战王求见,还有牌子。”

    城守尉哆哆嗦嗦的接过令牌,一眼便看到当zhong那一个气势恢宏的战字,更遑论这牌子精巧至极,肯定是真的无疑。

    连忙让人抬了铜镜过来正衣冠,又令人将一帐子的瓜果梨桃收好,地上的瓜子皮儿扫了。

    戚华就是镇守西南的城守尉,他一年到头也没多忙,每日就在军营里坐坐,既不练兵也无政事,一天天过的相当有限。

    他这官儿是捐来的,本想着在将领手下做个混吃等死的小官吏便好,可谁知上头的长官一个个被调走。

    现如今,他倒成头一份儿了,你说上哪说理去?

    幸好西南边一直很稳定,戚华可不愿意干那种上阵杀敌吃力不讨好的事情,关键他也不会啊。

    这不东南那边闹的那么大,他这儿离东南最近,却从没想过要派一兵一卒前去支援。

    曾经跟过夏侯襄的小将们曾不止一次请求前往东南,但都被戚华给否了。

    找的理由到是冠冕堂皇,什么东南战乱他也很痛心,但就是因为如此,他们才应老老实实将西南守好,不然一个万一有旁的国家打过来,他们西南岂不让人闯了空门?

    小将们知道戚华只是在找说辞推诿,其实压根就是不想去。

    一个个气的不轻,但也只能作罢。

    没办法,戚华现在是西南最大的头儿,说什么就是什么,做军人最基本的要求便是服从命令,不然军里不就乱套了?

    而戚华抓住的就是这一点,他只要不松口,谁都别想跑。

    跑了就是逃兵,无论是去做什么。

    军令如山,不是说说而已。

    以往西南镇守的士兵还有一股子血性,而今被戚华带的越来越散漫。

    领头的都是这般性子,手下稍微有点儿官职的还能不知道该怎么办吗?

    一个个除了溜须拍马什么都不会,渐渐成了马屁精当道,那些有才能想要报国的将领一次次被排挤。

    他们不禁觉得有些不得志,战王的战绩他们如雷贯耳,一个个都是血气方刚的好儿郎,没有不想再战场上一展宏图的。

    而今被这么一个城守尉领导,他们当真是有志难伸。

    戚华整理好自己的衣冠,一回头见坐着的几个根本没动,一个个长大嘴巴看着他,仿若石雕。

    “都滚回自个儿的帐子把衣着整理好,”戚华没好气的说道,“不然战王过来,扒了你们的皮,还不快去!”

    戚华是真急了,战王可在外面等着呢,这帮不靠谱的人还给他在这愣神!

    真是气死他了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