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7章 少年,从军去吧!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27章 少年,从军去吧!

    追杀的人将管家翻起时,自是看到了他怀zhong的严邈,不过那个时候严邈已经没了鼻息,处于昏迷和死亡的状态之间,俗称假死。

    严邈的鼻息全无,加之天色又暗,他满身满脸的血迹,那群人自然以为打斗zhong,将严邈顺手杀了,他们得到的命令是将严家灭门。

    严家其他人已经死完了,就差管家带着严家的继承人逃走,现在两人已死,他们的任务也就完成了。

    严邈昏迷了两天两夜,幸亏他命大能自己缓过来,又没被野兽所食。

    他看着身边惨死的管家,又想到自己的父亲母亲,兄弟姐妹,严家大大小小二十几口人,现如今只剩他一人。

    严邈悲痛欲绝,他跪在地上抱头痛哭,心里复仇的火焰冲天而起,可他除了武功其他什么也不会,既没什么朋友,也不大懂人情世故,凭着一膀子力气要找仇家报仇,那也得先找出仇家。

    可悲哀的是,他连仇家是谁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报仇无门,严邈无法,就沿着荒凉的山路走走停停,最后在一处山上住了下来。

    那山,就是紧邻官道旁的这座,他独身一人,周围有些流寇见他每天独来独往的,便觉得他好欺负,有吃饱了撑得没事干的,便上门来挑衅,结果挑衅不成,还让严邈给收拾了。

    自知打不过严邈,那些被打的便添油加醋的将严邈描述成一个狂妄自大、目zhong无人的存在,还说他出言挑衅各个山头大当家的。

    那话说的哟,他们都不好意思重复、

    老一辈的土匪头头们当下就不干了,率领自己手下前来找严邈要个说法,结果正好碰到严邈心情不大美丽,本着能动手就别哔哔的原则,严邈一言不发的将人给打趴下了。

    自此,严邈的传说便在各个土匪窝里传开了。

    山上一些落单的年轻人,以前也没少受欺负,这时看见一个和自己年岁差不多,又这么厉害的人,自然就找上严邈的门,想要归顺于他。

    严邈一开始没当回事,人家愿意跟他交朋友,他也就答应了,可没想到慢慢成了势,之前挑衅过他们的匪寇被打的抱头鼠窜,最后迁至别处,再也不敢出现在他面前。

    后来山头人越来越多,严邈想着这么多人跟着他过日子,叫他大哥,他总得养着啊,老是上山采野果果腹,都快成猴子了,所以他一合计,就劫道吧。

    官道凶险,却也有生机,所以有时候劫一票够山头兄弟吃半年的,严邈定了规矩,只劫有钱的,穷人不许劫。

    但有钱人家也分善恶,严邈一行人并不知道自己截的是个什么品种。

    所以思忖再三,严邈定了一个规矩,每次劫了道从zhong拿出一部分钱财来,到了夜晚进城,挨家挨户地偷偷给穷苦百姓们塞钱,就当是做善事了。

    老百姓可不知道是他塞的,第二天起来发现自家窗户根放着几锭银子或者几张银票,欢天喜地的在家拜佛,直说财神爷显灵,来接济他们穷苦人了。

    对此,严邈还是很有成就感的。

    今日若不是山上断粮有几天时间了,他也不会这般莽撞带人下来劫财,常言道:总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?

    如今可不就栽了!

    容离听他一说,心里点头,这人按说本质不坏,只劫富人还知道接济穷人,看来这也是没辙了才落草为寇的。

    “边关战乱你可知晓?”容离看着严邈,将剑收了起来,并问了个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战乱?”严邈颇为诧异,随后恍然大悟道,“我说前些日子那么多将士路过,敢情打起来了啊!”

    “你见着了?”容离激动的看着他,“往那边走了?”

    正愁没准确方向可寻,就有人看见了,容离感觉自己的运气也是没谁了。

    “往西南走了,”严邈奇怪的看了她一眼,接着拿手一指,“我们这儿道路崎岖艰险,是官道上最难走的一段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何难走?”容离奇怪的问道,莫不是没人带还出不去了?

    这就问到点上了,严邈坐在地上也没起身开始讲解,这可比地图上描画的详细多了,毕竟是严邈亲自走过的,容离边听便记了下来,既然要往前走,不知道道儿是不成的。

    原来这条路难就难在岔道多,若不是常在这一带出没的人,还真不能知道的如此详尽。

    容离将道儿打听清楚了,对严邈说道,“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,你刚刚说过的话可记着呢?”

    严邈点点头,既然输了他就认,他可不是玩儿阴的人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武功不错,男子汉空有一身武艺,竟干些偷鸡摸狗的事情,觉得愧疚不?”容离严肃的问道。

    严邈目光不自在的飘向别处,缓缓点了点头,其实要是有辄,他怎么会干这种事情?

    “既如此,便从军去吧!现下边关正是需要你这样的人才,拼军功进官爵,凭自己实力正正当当的干出一番事业来,也不枉你自小学的这一番武艺。”

    容离边说边看严邈的表情,见他有些心动,便再接再厉,“至于仇家,总要有实力了才能报,这世道谁拳头大谁便是真理,你若不凭自己本事往上走,总窝在这个山头,你自己想想,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你的仇家?”

    严邈一震,他抬头看着容离喃喃的道,“这…我能行吗?”

    不是他怀疑自己,实在是他从没相信过凭自己一人之力,能找到仇家。

    “有何不可?梦想还是要有的,万一…”容离挑唇一笑,“见鬼了呢?”

    墨阳墨白将脸偏向一旁,双肩直抖,王妃这是劝人家努力,还是劝人家放弃啊!

    果然,严邈一噎,随后有些想笑,又觉得拨开云雾见了天明,“我知道了,待我将兄弟们安顿好,多谢…那个,你比我大比我小?”

    严邈想喊大哥来着,可见容离这年纪轻轻的岁数,实在张不开嘴。

    “诶,不要在意这些有的没的,”容离摆了摆手,毫不在意的说道,“叫大哥就成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温婉几人嘴角齐齐一抽,阿离(主子)果然不爱吃亏。

    严邈心道,成吧成吧,谁拳头大谁说了算嘛!

    “多谢大哥。”

    “回去准备准备吧,我是等不了你了,回见!”容离对严邈一抱拳,鞭子一扬,继续疾奔向前。

    身后的温婉几人跟在她身后,马蹄扬起滚滚沙尘,他们的行程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