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324章 不习惯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324章 不习惯

    夏侯衔撒出的人手许久未有回音儿,不说别的,就是调查容家与战王名下的山庄别院就是一个大工程。

    本以为简单的事,着手去做时,并没有想象中那般简单。

    容家本就是大户人家,所建或所购的宅子怎能轻易打探出来?

    问题的关键是不止打探出容家有哪些宅子便算完事了,还要知道赠与容离的有几处才行。

    容府一家就这般困难,更何况战王府了。

    夏侯衔等了两天,愣是一点儿回信儿都没有,这可急坏了他。

    每日做什么都没精神,总是时不时的看看窗外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因为要等信儿的缘故,夏侯衔便不再出府,除了每天必去的早朝,其他时间,连公务都搬到啸云院里处理,就为了等信儿。

    皖月对于他在府内的行径表示很厌烦,本来渐渐放平的心态再一次变得有些扭曲。

    看着手边的资料,皖月目光微敛,看来得早作打算。

    她看中的两个皇子,一个为宁王夏侯禹,一个为睿王夏侯杞。

    宁王夏侯禹排行老大,乃贤妃所出,在皇子中是出了名的忠厚老实之辈。

    不过在皖月看来那只是表面,但凡生在皇家,哪有什么忠厚善良之辈,一切的伪装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那颗蠢蠢欲动的野心。

    正是因为他老实,所以众皇子中无人将他当做敌手,反而有什么事情都爱找他出主意。

    在资料中记载,几场皇子间的矛盾,都有这位大皇子的身影。

    这就很有意思了,皖月暗自分析,贤妃能在夏侯赞还是王爷并迎娶王妃后,先一步怀上身孕并成功诞下孩儿,足以说明这个女人的心计手段。

    这样的女子,教养出来的孩子,怎么会是忠厚的模样?

    夏侯衔之所以排名老三,是因为皇后在他之前还生过一名男婴,只不过还未满月便夭折了,听说是患了不足之证。

    所以到夏侯衔出生之时,皇后这才百般小心呵护,将所有希望都放在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皖月又将目光转向睿王夏侯杞,乃贵妃所出,身份算是相当高贵了,只在皇后之下。

    在众皇子中排行最末,是个极为乖张的性子,做事随心所欲,人聪明嘴也甜,颇得皇上喜爱。

    贵妃顾盼瑶的娘家显赫,甚至比皇后还要高出一截去,只不过晚一步进府而已,便成了低人一等的存在。

    不过自小在闺阁娇养惯了,嫁出门子后做事也是各凭心意,屡屡与皇后对立,皇后碍于她身后的娘家,不得不做出让步。

    对于夏侯赞在朝堂上的地位,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,甚至她认为夏侯赞最后能继承大统,于她有功不可没的关系。

    所以贵妃对于皇后是相当不服气的,但她之前身子虚,眼看着府里一个个老人相继有了孩子,无论男女总算有个寄托,不像她膝下一子也无。

    为这事,贵妃的脾气越发坏了,偏生夏侯赞宠着,旁人也无法。

    本着她不痛快,别人也别想好的原则,顾盼瑶没少在府里生事,弄得一众女人敢怒不敢言,心里甭提多窝火了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一直到顾盼瑶怀身孕后,才有缓解。

    夏侯赞的女人们也算松了口气,她要是再不怀孕,她们都要想办法让她怀上了,不然那日子真不是人过的。

    夏侯杞是顾盼瑶盼星星盼月亮盼来的,出生后自然集各路荣宠于一身,性子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皖月考虑他,自然是因为他身后的支持力量,若不然,她才不要将这个看似成年,实则没长大的孩子作为考虑对象。

    心中细细盘算,别看夏侯杞处事骄纵性乖张,实则只是前期攻略比较困难,这人实质上来说还是个孩子,有什么都显在脸上

    若是得到他的信任,往后如何行事,他绝对不会有任何意见。

    反观夏侯禹看似温润,实则没人能够得到他的信任,从他处事便可看出,看似与谁都交好,实则没人能够真真正正的接近他。

    与这般性子的人共事才是最最难的,稍有不慎不止目的达不到,说不准什么时候就将自己搁里了。

    到底选谁,还真是难以抉择。

    皖月两天没出屋,将精力都放在决定人选上,她反正也不想见到夏侯衔,现在奈何不了他,倒不如少给自己找气生的好。

    两口子同处在一个王府中,却因厌恶对方而互不相见。

    若是让世人知晓,他们一定会啧啧称叹,怎么世间奇事都处在了端王爷家。

    前一个娶的王妃他就百般嫌弃,现在换了一个依旧如此。

    这端王府啊,看来真的是风水不好。

    无论夏侯衔母子俩心里掀起如何的惊涛骇浪,可在夏侯赞的面前,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直到现在,夏侯赞还不知京里两个重臣家的姑娘都不见了。

    容源、温言每日上朝并无异样,只不过内心里还是担心自家女儿的安危,已经几日没消息了,不知她们有没有遇到什么麻烦,可还平安?

    容源与温言两人现在倒是时常一起喝酒,没办法,谁让他们同命相连呢。

    本来之前两家定亲还不算亲近的两个亲家,经过这件事逐渐变得亲近起来。

    谢菡与吕燕更是如此,两个做娘的心里更不是滋味,两个人坐在一处说说话还能缓解缓解心里的苦闷,现在家里不是夫君就是儿子,一个能说体己话的人都没有,女人的心思哪里是那些大老爷们能猜的透的?

    瑾萱还是常常来容府报道,毕竟容离和温婉已经离京,她这个未来儿媳妇不来安慰安慰婆母怎么能行?

    这一变动,直接导致她堵容敬的时间变少。

    容敬一开始到没觉出什么来,只是感觉生活中少了些什么,可没几日他便知道哪里不对了。

    往日恨不得黏在他身旁的姑娘不见了。

    她去了哪里?

    平日不是等在宫门口便是等在家门口,变着花样的提议层出不穷。

    这突然没人在半路截他,容敬还觉得有些不习惯。

    这也不能怪他,现在容敬的工作量有些大,每日不是在所属机关处理公务,就是在去往机关的路上,每每回到家便已很晚了。

    基本处于一日三餐无法在府中进食的状态,边关战起,朝廷各处都很忙,容敬当然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所以,理所应当的,容敬并不知道白日里瑾萱到府的消息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