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9章 王妃可是吃味了?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99章 王妃可是吃味了?

    原谅她有些懵,这话要怎么回答?

    “您…您自己走过来的呀。”皇后除了这么说不知道还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“哦,”夏侯赞恍然的点了点头,接着起身,“朕走错了,你好生歇着吧。”

    皇后无语的看着他走远的背影,气的都没起身行礼恭送他出去。

    这算什么?

    逗她玩呢!

    来她这儿坐半天,说自己走错了?

    青天白日他又不瞎,怎么就能走错到她这儿?!

    皇后坐在椅子上运气,夏侯赞现在越来越不把她当回事了。

    瞅瞅他办的那些事。

    自打选秀结束后,夏侯赞就没在她们这些老人儿宫里歇过。

    每次去的都是那些年轻貌美的小姑娘宫里,两月不到,后宫怀有身孕的女子竟多达到五人。

    这说明什么?!

    夏侯赞身体挺好是吧?

    她身为皇后若是明目张胆给新人送去避子汤,难免好说不好听,若是再让前朝那些大臣们知道,没得讨伐身为皇后的她。

    是以,皇后只能用些隐蔽的手段,将避子汤药以各种不同形式送给这些侍寝过后的新人,但哪儿能每个都顾及到?

    难免会有疏漏,再加上她为自个儿儿子再婚的事情费了不少心思,自然就会被一些聪明的女孩儿钻了空子。

    到最后避子汤没喝成,她们有年轻身体好,不怀身孕,还有别的选择吗?

    其zhong最出挑的便是婕美人,小姑娘长的水灵家世不俗,又聪明伶俐,将皇上哄得一愣一愣的,刚刚皇上从她这里走,摆架去往的便是婕美人的宫zhong,皇后怎能不生气。

    一巴掌拍在桌案上,皇后心zhong梗着的那口气实在咽不下,待她想想办法,神不知鬼不觉的先将婕美人肚子里那块肉除了。

    其他的,待她腾出手来,慢慢收拾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日子一天天的过,端王府zhong的女人处理的差不多了,皖月对陈涟很是满意,有她在省了自己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而且这府里目前就她一个正牌主人,自打容离回门后,夏侯衔再没回过府,皖月乐得自在,他死外面才好呢。

    这日,她照常在自个儿院子歇着,府内的下人已经在她的调教下,老实本分多了。

    只是,没想到许久未露面的夏侯衔回来了。

    皖月听到下人来报,险些没找把刀出去将夏侯衔给砍了。

    不过还是抑制住心里那股冲动,现在她羽翼未丰,还不是时候。

    夏侯衔再怂也是皇后的儿子,动了他的后果,皖月目前还承担不起。

    心里不住的思考,皇上的那些儿子们她倒是都见过,但无论哪个都不像有帝王之才的人,与谁合作,真是个让人头疼的问题。

    至于夏侯衔,她动不了他不代表不能先让他堵堵心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弄不死你先膈应死你。

    皖月斗志昂扬的穿戴好,直接来到夏侯衔的院子。

    院外的守卫根本不敢拦,恭恭敬敬的将皖月请进院子。

    皖月一进院子,心情还是有些波动,她就是在这里失了清白,若是可以,她这辈子都不想踏进这院子一步。

    一步一步脚印似砸在地上一般,皖月推开门进得房内,夏侯衔刚换好衣服,便见门被推开。

    面色一沉,他现在累的很,急需休息,不知道这个女人又来找他做什么?

    夏侯衔也不吭声,皖月倒是没沉默,她一进屋子便道,“王爷还知道回来?”

    若是只听字面上的意思,像极了妻子埋怨丈夫几日未归,颇为幽怨。

    可皖月不是一般人,夏侯衔更不是。

    两人彻底敌对,皖月怎么可能对夏侯衔有情。

    不过是嘲讽罢了,夏侯衔没跟她一般见识,换好衣服准备前去沐浴。

    可皖月一伸手将他拦下,眼睛里满是挑衅,“王爷别急着走啊,臣妾有话要向你禀报呢。”

    ‘臣妾’二字咬的极为重,可见皖月恨毒了这样的身份,她不甘不愿,只想要摆脱。

    “让开。”夏侯衔不与她多废话,她能有什么好事,一看就是来找事的,他不愿与她多做纠缠,不过一个不要脸面的女人,和她多说一句,他都觉得恶心。

    “王爷当真不听?别到时发现了府内的变化,再埋怨本宫没告诉你!”皖月丝毫不退缩,她这次是做什么来的?哪儿能轻易放他走?

    “再不让开,别怪本王对你不客气!”夏侯衔也动了怒,他现在心情极其不好,偏生皖月还要往枪口上撞。

    “呵,又要动手?”皖月挑了挑眉,偏头看了眼身后半敞开的房门,“你当还在酒楼?本宫带的人可不是吃素的,还有啊,你若动手,他们便会回南楚禀报我父皇知晓,你自个儿想想吧,到时会迎来什么样的局面?”

    皖月气定神闲的说道,末了她又上前半步,看着夏侯衔的眼睛,“所以,你要动手,最好有把握把本宫和本宫的人全杀了,否则一个不好留了活口,到时难办的…是你”

    “你!”夏侯衔气急,从没见过这样的女子,死皮赖脸不说还似滚刀肉一般,他目光阴暗的要滴出水来,心zhong杀意渐显,不过残存的理智告诉他,他不能动。

    他现在还动不了皖月,否则若是父皇怪罪下来,他无法承受,那个位子还未到手之前,他做事决不能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况且留着皖月,对他以后继位大有好处,同样的蠢事他不能做两遍。

    很明显,夏侯衔从某方面来说,已经成长了不少,至少不会再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他稳了稳心神,尽量使自己平静,“你想说什么?”

    皖月露出一抹胜利的微笑,夏侯衔能屈服是好事,有一就有二,总有一天她要弄死他!

    “本宫看你后院的女人太多,烦不胜烦,因此,本宫就做主帮你遣散了大半,现下府里可安静多了,王爷高不高兴?”皖月满眼挑衅,她很期待夏侯衔的暴怒,当然,她有法子让他有苦说不出。

    夏侯衔明白了,皖月就是来气他的,不过这女人是不是傻?拿一群他不在乎的女人来气他,还真是…愚蠢。

    上前一步逼近皖月,皖月下意识的后退了半步,只见夏侯衔嘴角带着玩味的笑说道,“王妃可是吃味了?”

    以为就她会恶心人吗?

    果然皖月脸色一变,指着他怒道,“你别瞎说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