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7章 利刃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97章 利刃

    容喆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怎么突然觉得大哥变得那么幼稚,以往倒是常怼他,那也是绕着弯。

    像今日这般,那是从来没有过的呀。

    “不说拉倒,那你说说,你对瑾萱郡主的印象怎么样?”容喆索性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,反正完成婉儿给的任务便成。

    容敬倒没想到容喆会这么问,当下一愣。

    对于瑾萱,他也不知自己作何想,两人遇见的次数并不多,每次见面又很…戏剧性。

    若是谈印象,只能说瑾萱是个有趣的女子,他对女子的了解基本都是温婉贤淑,像瑾萱这般不按常理出牌,每每见面都有新鲜感的女子他倒是第一次见。

    只是,容喆的问题,他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    容敬意味深长的看着容喆一眼,接着拿起手边的书继续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喆眨了眨眼、又眨了眨眼,接着龇牙咧嘴的想,那一眼到底什么意思?

    他大哥想表达什么?

    再开口问,容敬怎么也不理他,专心致志看自个儿的书。

    容喆无奈,只得自个儿琢磨。

    可怜的容喆,压根就没想到,容敬是因为什么都说不出来才故弄玄虚,他已经陷入到自己的太笨,领会不到大哥想法的圈子里了。

    怎么办,婉儿交给他的任务完不成不说,连脑子都不够数了。

    他需要抢救啊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端王府zhong,这几日一直不大消停。

    不消停的根源自然是皖月。

    她已经接连处置了几个姬妾,用的借口也是简单粗暴,摆明了要将夏侯衔的女人们往外赶。

    王府的后院简直可以用鸡飞狗跳来形容,那群被驱赶的女人们哭啊、闹啊,可是丝毫作用不起。

    她们第一时间便想到要找夏侯衔,但是,先不说她们身份低微根本见不到夏侯衔,单就是要找到夏侯衔的人都不容易。

    他现在神出鬼没,除了正常上朝、下朝,无人知道他在忙些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连续几日不回王府。

    身为王爷,住处自然不止一个,夏侯衔歇在哪里也没人知道。

    皖月根本一点儿也不关心夏侯衔的死活,既然端王府现在她最大,那她便要使用自己的权力。

    往日觉得自己不常住不用多管,现在皖月彻底改变了想法,凭什么她不能常住,这儿就是她的府邸,这些乱七八糟的女人,她想如何处置便如何处置。

    身为端王妃,还无权处置这些女人了?

    夏侯衔一直没有子嗣,所以皖月出手根本不用顾及。

    两三日的时间,端王府后院的女人少了大半。

    皖月也不是一上来便处置那些侧妃、侍妾,而是先从没名没分的开始清理。

    那些多少有头衔的自然乐得看热闹不插手,事不关己高高挂起,更何况那些没名没分的,多是夏侯衔这半年来纳到府里的。

    一个个生的狐媚模样,皖月动手时她们险些拍手叫好,暗地里还顺水推舟帮了皖月一把,这样的女人清理的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可正当她们高兴之时,皖月的魔抓便伸到了她们身上。

    先是侍妾,她们既不是主也不是仆,身份相当尴尬。

    皖月如今出手已经毫无顾忌,之前清人也是试探,看看夏侯衔是什么反应,如今他虽然人不在府里,但眼线总是有的吧?

    若是她动手,夏侯衔回来,她已经留好了后手应对他。

    可这么多天,夏侯衔一面也没露,皖月也就明白了,这只能说明两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然是夏侯衔没得到信,所以没回来;亦或是他知道自己所作所为,却无动于衷。

    到底是哪种情况,皖月根本不在乎,她只要知道夏侯衔没有反对就是了。

    看着匍匐在她脚下瑟瑟发抖的孙姨娘,皖月弹了弹被凤仙花染红的指甲,漫不经心的说道,“你们别怪本妃心狠,你若是老老实实的让本妃逮不到错处便罢,偏偏自个儿按耐不住蹦了出来,往本妃吃食里下药,你觉得被逮住了还有好吗?”

    孙姨娘是个蠢的,她在府里一向不大老实,这次皖月清理后院,她怕的不行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王爷将宠爱平分给了所有女人,可还没过上几天好日子,王爷就跟失了魂魄似的,到现在连王府都不回了。

    她着急啊。

    一着急就想找个联盟,后院都是女人,身份太高的自己只能听命行事,身份太低的已经被皖月清理完了。

    所以,她唯有找到同是姨娘的陈涟,大家都是姨娘,总要互相帮助的不是?

    孙姨娘没少在陈姨娘那里大倒苦水,话里话外都是若是她们当姨娘的不抱团,没得过几日便被王妃给清理了,若想在王府待下去,得联手将王妃的罪证呈给王爷才是,这样她们才能得救。

    陈姨娘可没孙姨娘脑子那么简单,王妃是什么身份,一国的公主是那么好相与的?

    只看前几日王妃的手段便知,摆明了不怕王爷知晓,她们还巴巴的搜集劳什子证据作甚,当真愚蠢之极。

    孙姨娘日日喋喋不休的在陈姨娘耳边念叨,本来陈姨娘正想着如何度过此次难关,已经有了些眉目,偏生孙姨娘不知趣,日日在她身边烦她。

    索性,陈姨娘再与孙姨娘相处时,便不经意的将一个想法渗透给孙姨娘。

    想要除掉王妃哪那么麻烦?

    遂指使孙姨娘在王妃的饭食上做手脚,一日三餐自是不能下手,王妃身边人不是吃干饭的,总要试毒的。

    可有一样是被大家忽略的东西。

    酷暑难耐,绿豆汤已经成了每处院子的必须之物,若是从这上面下手,既好操作又好得手。

    陈姨娘说的隐晦之极,但孙姨娘还是领悟到了其zhong的精髓。

    立马着手去做,而陈姨娘也没闲着,这么好一个博取王妃好感的机会怎能错过?

    无所出的姨娘生身大权掌握在王妃手里,所以讨好王妃才是第一要紧的事情。

    更何况在这么一个特殊事情,若是能的王妃欢心,她说不定就能逃过此劫,到时等王爷回来,她再好好笼络笼络王爷的心,到时王妃想要动她也得看看王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往日的慕雪柔不就是个例子?

    所以,陈姨娘提前将孙姨娘要下毒之事告诉给皖月知晓,皖月若还是逮不到人那才真是白长这么大了。

    让丫环拿着自己的名帖递到官府zhong去,孙姨娘六神无主的跌坐在当地。

    她彻底完了。

    皖月处理完前面的事情回到自个儿屋zhong,陈姨娘正等在那里。

    见了皖月,她急忙蹲身行礼,“参见王妃。”

    “起吧。”皖月懒懒的说道,由丫环扶着坐到软榻之上,她定定的看着地上的陈姨娘,“孙氏下毒,你是如何知晓的?”

    问题直zhong重点。

    可陈姨娘早已准备好说辞,只见她不慌不忙的低头说道,“贱妾的丫鬟在外采买,碰巧看到孙姨娘身边侍候的丫鬟鬼鬼祟祟去了药铺,她一时好奇便跟了过去,却发现孙姨娘的丫鬟买的是毒药,丫鬟回来告知贱妾,只是贱妾不知孙姨娘要害谁一直暗zhong观察,直到今日发现孙姨娘将药粉撒入您的汤zhong,贱妾才知道她要害的是您,这才连忙跑来告诉您知晓,生怕耽搁了。”

    陈姨娘说的情真意切,可皖月一个字都不信,女人嘛,为了生存谁还没点演技?

    不过皖月并没有打算揭穿,无论什么事总是自己动手多不好,她需要把利刃,帮她解决剩下的那群女人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