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4章 凤九玄到访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94章 凤九玄到访

    流言这种东西最是难查,更何况本就并非臣民泄漏,而是只鸟带出来的消息呢。

    东黎皇帝的调查注定没有结果,他面色一天黑过一天。

    每日上朝,满朝wen武大臣就一个主题,没了西秦的帮助,他们应该怎么办?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鬼知道怎么办!

    现在东黎的国力可谓是前所未有的弱,虽然一般小国还动不了他们,但只要是大一些的,打过来就有打赢的胜算,到时再将他们给吞并了。

    东黎皇帝当真郁闷至极,早知道就招西秦过来了,自个儿将消息捂死了,也不至于渡不了这次的难关。

    到底是谁这么缺德,将他们国家的事情摸的那么清楚。

    他明明保密工作做的不错啊!

    东黎皇帝暗暗磨牙,若是让他知道是谁,看他不将那人碎尸万段!

    远在天祁和小桃做斗争的小黑仰天打了个大大的喷嚏,纳闷的抬头看天,青天白日的,谁在嚼它的舌根。

    小桃一脸早就料到的表情,看着它道,“你看,让你沐浴你非不,生病了吧?还不赶紧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小黑无语看着小桃,这是什么歪理,双翅插着小蛮腰,悠悠的吐出两个字,“就不。”

    “嘿,你怎么这么不听话呢,给我过来!”小桃直接发飙,她绕着盆子追着小黑跑,小黑虽说不大听话,可还是顾及着小桃的情绪。

    小桃这丫头若是逗狠了,真逮着它了,那可是一顿好洗啊。

    一人一鸟在院子里闹,容离坐在躺椅上眯着眼睛晒太阳,夏侯襄将桌案摆在了院子里。

    清晨的太阳没那么热,正好呼吸呼吸新鲜空气还能乘乘凉。

    夏侯襄现在处理公务根本不避着他,有人汇报他也让人直接说,这几日容离倒是知道了不少事情,对于夏侯襄对她的信任,心里当然熨帖之极。

    “参见王爷。”暗一这几日被派去调查盈泽圣子的事情,今日刚刚回府,应该是有了进展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夏侯襄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夏侯襄有四名暗卫,主司情报之职,暗一为暗卫之首,平日除非必要,否则不会露面。

    “属下等人乔装打扮深入盈泽,相传盈泽圣子已去云游四方,可属下驻守宫门外,发现前两日深夜盈泽皇帝亲自送一马车出宫,盈泽皇帝神色恭敬无比,又对着马车离去的方向遥遥下拜,属下觉得不对,便远远跟着。只见马车行至烟云山脚下,那里常年雾气昭昭,车zhong人戴着幕离,下了马车上了一顶四人抬的小轿子,那四个白衣轿夫轻功了得,几个起落便上到了半山腰,属下不敢跟的太近,也看不大真切,遂从一旁的山脉绕行,与烟云山遥遥相望,偶见一石门洞穴,门外守着的也着白衣,打扮与之前抬轿之人相似,属下怀疑,此刻烟云山上的正是盈泽圣子,因属下的功夫未有胜算能见到圣子真身,遂命暗三在山脚下守候,属下回来禀报主子,您看是前去求见还是另作他法?”

    暗一禀报完毕便跪在地上听凭吩咐,他一向细心,对于细枝末节的东西最是仔细,他怀疑盈泽圣子正在烟云山上闭关,主子吩咐的事情必定不是寻常之事,是以他格外小心。

    夏侯襄听罢没做声,而是搁下手zhong的笔暗自思忖。

    容离在暗一出现时便坐直了,她听罢暗一所禀之事心zhong也在思考,若是此时圣子当真在烟云山,他们是去还是不去。

    若是不去,没得白白错过一个拜访的机会,兄长所留书信,正是道明盈泽圣子已然在调查当年之事,说不定已经有了眉目。

    可若是去,如何解释他们知晓圣子正在山zhong闭关之事?

    摆明了找人跟踪过,若是那位圣子心大倒还好些,若是个心思窄的,一怒之下不告诉他们调查到的真相,那才真是亏大发了。

    所以,去还是不去,当真是个难以抉择的问题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是如是想,他现在还摸不准那位圣子的脾气,所以轻举妄动不是明智之举,他现在正在搜集与盈泽圣子相关之事,既已知晓他现在何方,倒也不急于一时。

    容里抬眸看向夏侯襄,她认为此事按兵不动方为上策,不知他作何想。

    “先派人守着,何时圣子回转皇宫,何时来报。”夏侯襄吩咐道,反正当年之事他已调查许久。

    耐心,他有的是、

    “是。”暗一一闪身,自去办事。

    容离看着暗一离去的方向出神,她的轻功何时能练到暗一这般,也就算圆满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,想学?”夏侯襄见她神色间满是向往,自是知晓她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嗯,”她现在轻功虽然小有所成,可距离暗一那般还差的很远,“你什么时候教我?”

    他只教了她些简单易学的功法,至于那些酷炫的她还没机会学。

    夏侯襄笑着说道,“你若想学,现在就可以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容离眼睛一亮,“那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“启禀王妃,”墨阳从外面进来,“一位自称凤九玄的公子在外求见。”

    容离惊喜的说道,“小九来了?快请。”

    前几日大婚,她什么都没顾得上,凤九玄送给她的护肤品她一直在用,虽然不大懂,但用过就是不一样,凤九玄到真是没少下工夫。

    容离的惊喜夏侯襄看在眼里,虽然知晓两人只是朋友,但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吃味,幸亏凤九玄已经有了心仪的女子,不然他不得被自己酸死才怪。

    凤九玄不是一个人来的,他自从和沐蓉语谈恋爱后,走到哪儿都愿意带着她,两个人好的像一个人似的,所以此次来找容离,自然是两人一起。

    进得战王府,凤九玄可算是开了眼了,现代几乎见不到这般建筑,大家去烂的地方都是皇宫内院,像是眼前这般建筑,怕是因为没人去而留不下来,逃不离拆迁的命运。

    厚重质感扑面而来,明明不是什么压抑的颜色,却不禁让人肃然起敬。

    相较于上次晚上来战王府吃喜宴时不同,白日里的府宅有着另外一种不同的感受。

    跟着府里的侍卫一路行至玉容院,这处到是与王府里其他景象不同,颇有些生活气。

    进了院子,之间容离满面笑容的走向他…身旁的沐蓉语。

    “小语,你也来了。”容离拉着沐蓉语的手笑眯了眼,她就喜欢漂亮的女孩子,看着养眼啊。

    “主…离儿。”沐蓉语下意识的便要称呼容离为主子,可想起她说过的话,及时将称呼改了过来。

    容离满意的拍了拍她的手,“这才对,快过来坐,还有小九。”

    朝凤九玄招了招手,拉着沐蓉语走到院子里的石凳上。

    夏侯襄放下手zhong的事情站到容离身边,一派淡然从容。

    凤九玄咂摸咂摸嘴巴,小离离咋对他的小语那么热情,对自个儿不咸不淡基本无视。

    诶,小离离果然是个颜控。

    “战王爷。”凤九玄对夏侯襄拱了拱手,他在自个儿老乡面前逗比,不代表对谁都这般,对于不熟悉的人他还是相当正经的。

    沐蓉语也连忙请安,对于这位大名鼎鼎的战王,她也很是敬仰。

    夏侯襄颔首,算是打了招呼,他在容离身旁落座。

    凤九玄将里的小包袱往石桌上一放,看着容离说道,“结了婚果然不一样,整个人都变水灵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容离下意识的摸了摸自个儿的脸颊,“我这是天生励志吧。”

    “诶,看来脸皮也厚了不少。”凤九玄假意摇头,一副无奈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边儿去,我店怎么样了?没给我整倒闭吧?”容离掂起桌上的紫砂壶,倒了四杯茶分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倒什么?有我搭理必须蒸蒸日上好吗?你问问小语,美颜坊的生意怎么样?那十里八街美妆扛把子!”

    凤九玄说的一脸傲然,他经手的生意就没赔过,咳,除了刚来时摸不清情况的那些小生意。

    夏侯襄坐在一旁听二人聊天,总觉得他们所言有许多听不懂的词语,然而,看二人聊的毫无障碍,不由得心下疑惑,难道是他错过了什么?

    沐蓉语到没什么反应,反正自打认识凤九玄后,她的生活zhong便增添了许多靓丽的色彩,虽然爹爹的冤案还未平反,不过有了凤九玄的陪伴,她就有了生活下去的希望。

    凤九玄听了她的身世后颇为心疼,不住的安慰,沐蓉语相信,总有一天,爹爹所受的冤屈会洗清,还爹爹一个清白。

    “这回又做了什么好东西?”容离瞟了一眼石桌上的包袱,他总能在资源匮乏的古代,研制出现代的东西,果然美妆大师不是盖的。

    “素颜霜知道不?”凤九玄就神秘兮兮的把小包袱往前推了推,“刚刚弄出来了,效果好极了。”

    “素颜霜是,呃…”容离刚想问是什么东西,结果接收到凤九玄鄙视的颜色不由得住了嘴,小声嘀咕了一句,“不知道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不行!”凤九玄恨铁不成钢的看着容离道,“你还真是…行了,把打底护肤做好,再抹上这个,保证皮肤越来越好,我告诉你哦,不能仗着自己底子好就为所欲为,往后有你后悔的时候!”

    凤九玄信誓旦旦的说道,他以自己的执业生涯担保,自个儿说的绝对是为容离好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