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93章 上次是个意外
    ..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93章 上次是个意外

    容敬眼zhong笑意更浓,嘴角不自觉的上扬,好像前两天她就是因为和自己说话有些结巴,才喝酒的。

    容源和谢菡同时一愣,这孩子之前不是这样的啊,怎么好端端的结巴了?

    谢菡再一瞅容敬,瞬间明白。

    看来和自己大儿子脱不了干系。

    瑾萱说完,脸‘唰’地红透了,她懊恼的掐了自己一把,慌忙站起身来,相府她可不能再待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伯伯伯伯母、”瑾萱干脆咬破自己的舌尖,“伯父,瑾萱先行告退。”

    谢天谢地,她终于能说出一句完整话了。

    偏身一福就要出去,结果还未动作便被谢菡一把薅住。

    瑾萱看向拉着自己的谢菡欲哭无泪,她心zhong直念叨:伯母,咱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,您就放了小的走吧。

    有容敬在,她实在淡定不了啊。

    只见谢菡笑眯眯的看着她道,“哪儿能让你自己走,过府便是客。”

    给了瑾萱一个安抚的眼神,接着谢菡看向容敬,“敬儿,为娘有些累了,替我送送萱儿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容敬心里明镜似得,母亲如此说自然是怕他拒绝,可他是那么不懂事理的人吗?

    瑾萱来府zhong拜访,他理应相送。

    “郡主请。”容敬侧过身子,让出路来。

    瑾萱现在轻易不敢开口,向容源、谢菡二人又行了礼,连忙从容敬身旁走过。

    她其实不需要人送的,真的。

    心跳似鼓点,瑾萱觉得,若是自己出府或许会好很多。

    走在相府的小路上,瑾萱直觉自己口干舌燥,容敬离她那样近,她怕控制不住自己啊。

    不停的在心里建设,不能耍流氓!不能耍流氓!

    她前科实在太多,若是再在容敬面前掉链子,她真的要自个儿抽自个儿了。

    容敬风轻云淡的看着沿路的风景,虽然这些早已是看过百遍的,不过今日却觉得好似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具体哪里不同,他却说不上来。

    余光不自觉的落在身旁的瑾萱身上,他看着一脸努力克制自己的瑾萱不由得唇角微扬。

    “第二日醒来,可有头痛?”

    瑾萱忽而扭头看向容敬,他还是目不斜视的面朝前方,然而这句询问,她很确定是他的声音。

    因为…小路上除了两人,也再无旁人。

    “有…有一些。”瑾萱小声的回了句,那音量自己听都听不大清。

    “以后,莫再多饮。”容敬依旧淡淡的,可若是细听,话里含了些许关切之意。

    瑾萱太过紧张,一时误解了话里的意思,觉得容敬认为她总是醉酒,女孩子被心上人如此误会,自然是要解释解释的。

    瑾萱连连摆手加摇头,“你…你听我…我说,我我…我…”

    该死,又结巴了!

    容敬停住了脚步,看着紧张非常的瑾萱,耐心等待她的下wen。

    他突然发现个问题,瑾萱好像一紧张就会结巴,然而这种紧张在和他独处时尤为明显,自己很可怕吗?

    她为何见了自己会如此紧张?

    容敬抬起手来摸了摸自己的脸,他应该不算丑吧?

    瑾萱再次咬破自己舌尖,强迫自己镇定下来,深呼一口气再次开口,“我以前不怎么喝酒的,上次是个意外,你要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她激动的都要哭了,看来以后再结巴她就要舌尖,不信治不了这毛病!

    容敬看着一脸殷切的瑾萱,轻笑着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    那一脸求信任的表,竟有些…可爱?

    容敬用拳掩住唇角,假意咳了一下,借以掩盖自己唇边的笑意,而后说道。“郡主请。”

    两人再次向府门外走去,快要出门时,瑾萱咬了咬唇,像是下定什么决心般转身看着容敬,“前日谢谢你,那个…”

    瑾萱眼神还是飘忽,“你明日有没有空,我再摆一小宴略表歉意。”

    “郡主不必客气,在下…”

    “不行,”瑾萱连忙打断他接下来的话,生怕听到他根本不在意,不必她道歉的话,再不给他拒绝的机会,她快速将话说完,“明日我还去宫门口等你,就这么定了,回见。”

    提着裙摆快速跑出门去,自家的轿夫就在门外等候,瑾萱‘跐溜’一下钻进轿子,急迫的声音从轿zhong传出,“起轿,快快快!”

    那架势,就跟有人追着她讨债一般。

    容敬就这么看着瑾萱飞速从自己眼前消失,他本想让她不必放在心上,谁知她连话都不让他说完,好似怕他拒绝一般。

    笑着摇了摇头,明日又去宫门口,还不知她会再说出什么惊人的话来,自己索性还是不要在多言,明日一出宫便跟着她走就是了,免得闹出更大的误会,当真是有嘴也说不清。

    容敬转身往回走,神色间是自己都从未见过的愉悦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却说东黎。

    黎皇此刻在宫zhong大发雷霆,西秦的使者已经被他送走。

    是、头、也、不、回、地、走、了!

    两国交涉,竟然是一条合作都未达成。

    黎皇气的将龙书案上的东西全部扫在地下,殿里的宫娥太监颤颤巍巍的跪倒在地,大呼‘陛下息怒。’

    可是,满腔怒火哪儿是那么好熄的?

    明明西秦使者来时就是带着讨好之意,他戏也做了全套,将东黎皇城弄出一片欣欣向荣的架势出来。

    怎么就有东黎遭了大灾的留言漫天飞起,在他没注意的情况下传入西秦使者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这下好了,本来的讨好先是变成试探,在确定消息确实属实后,西秦使者当下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自己精打细算的谋划彻底破败,东黎皇帝怎能不急?

    还有西秦的使者也忒可恶,他们东黎哪怕遭了灾,可在之前没少帮西秦渡过难关吧?

    若是没有他们,西秦莫说将士,就是他们皇帝又如何?

    吃的饱吗?

    不说顾念旧情,反而一听他们遭灾就转为蔑视。

    东黎皇帝一个人坐在龙椅上运气,给他等着,待他从这次洪灾zhong缓过劲儿来,看他如何整治西秦!

    “来人!”东黎皇帝沉声唤道

    “参见陛下。”御lin军统领跪地行礼,听凭吩咐。

    “去查,消息到底从哪儿传出去的,若是查到泄露之人不必回禀,”东黎皇帝咬牙切齿的说道,“立斩不赦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