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4章 你把我们郡主怎么了?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84章 你把我们郡主怎么了?

    容敬快速分析了一边,这里就他、容府轿夫、齐王府轿夫三个人。

    看瑾萱的样子仿佛大概齐是要人抱,那么谁来抱,就成了个世纪难题。

    容敬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,他今天不该来的。

    若是不来,哪儿用的着这么头疼。

    偏头看了看齐王府的轿夫,只见人家一看他眼睛,便边摇头边往后退。

    开玩笑,他一介下人,若是抱了郡主,老王爷打死他怎么办?

    沾衣裸袖便为失节,事关人命的大事,他脑子还是很清楚的。

    很好,刚刚还吱哇乱叫的人立刻噤声,退得要多快就有多快,这么一会儿都退到墙根了。

    容敬刚想回头看自个儿的轿夫,一想还是甭看了,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认命的弯下腰来,道了一声,“得罪。”

    一用力便将瑾萱抱了起来。

    瑾萱在容敬怀里都笑眯了了眼,不住的摇头,“不得罪、不得罪。”

    容敬一脑门黑线,他实在有些闹不懂,瑾萱现在到底是醉了还是清醒着呢,怎么每句话都接的这么好。

    可一看她的眼睛,确实是醉眼朦胧,容敬叹了口气,抱着她大步流星的出了月华楼。

    两人的轿夫一看,连忙跟紧自家主子。

    容敬的想法是,反正轿子就停在酒楼门口,给瑾萱搁里他就功成身退了。

    可事实证明,他还是太天真了。

    轿子里,瑾萱抱着他的手压根就不撒开,容敬好话说尽,瑾萱根本就不理他这茬,扁着嘴巴一脸要哭的样子,嘴里嚷嚷着,“你是不是不要我了,你不能这样子的,我不松我不松…”

    声音之大,直让轿旁经过的百姓连连侧目。

    今儿这出新鲜,他们也不认识容敬和瑾萱两人,大概觉得这是一出负心人要抛弃妻子的戏码,一时间好奇心被提的飞起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轿子旁路过的行人越来越多,颇有摩肩接踵的趋势。

    容敬试过将瑾萱的手掰开,可他愣是没掰动。

    也不怪他,瑾萱心里只有一个念想,就是不能撒手,这可是她最喜欢的容敬啊,好不容易抓到的,现在让她放手哪里那么容易?

    再加上她已然醉了,喝醉的人最是不讲理的,双手拉的越发紧,容敬想要逃出她的魔掌,那是门儿也没有啊!

    容敬费了半天劲,愣是没什么作用,这时轿外吹进来一阵小风儿,小窗边的锦帘被吹开。

    在轿外装作路过的众人,便看到了轿子里的一幕,一对男女抱在一起,那脸都要贴到一起去了。

    咦~大白天的也不避讳,若不是看两人长相俊美,他们早就上去谴责二人了。

    轿里的容敬同时也看到了外面的景象,他默然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现在应该是彻底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闭了闭眼,脑中迅速找出最有利的解决方案。

    片刻,他便睁开眼,双手用力接着一旋身,容敬坐在了轿中,腿上搁着瑾萱。

    既然拽不开,那索性就一起走吧。

    总比在大街上被人当戏看要好的多。

    轿帘飘然而落,遮挡住人们熊熊八卦的视线,容敬沉声吩咐,“起轿。”

    齐王府的轿夫们都看傻了,幸亏他们家郡主出行要坐四人抬得轿子,若是二人抬,那轿子还不得让两人坐塌啊。

    看了看跟着瑾萱进酒楼的队长,他是领头的,现在走不走?

    领头的轿夫痛心疾首的点了点头,他能怎么办呢?

    自家郡主不撒手,他也没有办法啊。

    一起抬走算了。

    一声‘起’四个轿夫同时用力,将轿子抬了起来。

    容家的四个轿夫一看,少爷上人家轿子了,自个儿是跟着走啊,还是先回府啊。

    同齐王府一样,也看向队长,反正头儿说了算,他说往哪儿走他们就往哪儿抬。

    领头的轿夫冲齐王府的轿子一孥嘴,那意思:跟上。

    少爷现在上了人家轿子,还能住人家不成?

    总有出来的时候嘛。

    就这样,两抬轿子一前一后离了月华楼,向齐王府前进。

    轿中的瑾萱心满意足的靠在容敬怀里,脸颊在他胸膛上蹭啊蹭的,嘴角挂着大大的微笑。

    她的心愿啊,终于实现了呢。

    打了个大大的哈欠,瑾萱自打见到容敬那天起,便没睡过一个饱觉,日思夜想的考虑如何接近他、打动他,现在这人就在她身边,酒劲儿又上了头,瑾萱心神放松了下来,自然很快进入梦乡。

    容敬微微低下头,刚刚还不老实的脑袋,慢慢的不动了,均匀细微的呼吸声传来,他颇有些好笑的看着怀里的瑾萱,脑海中想着这一上午的经历,本来好端端的上朝下朝,谁知道这姑娘一出现,将他本来平静的生活彻底打破。

    包括他的情绪。

    自小到大,情绪平平的他,无喜无悲一直淡淡的没什么波澜,可自打遇到她,不过两次相处,无奈、好笑、郁闷等等情绪席卷而来。

    他不认为自己是个情绪丰富的人,可这两日太多之前没有经历过的情绪出现,让他有些措手不及。

    虽然有些奇怪,不过,感觉好像…还不赖。

    瑾萱仿佛睡得有些不舒服,不时的动一动。

    容敬抬手将她的脑袋调整到一个舒适的角度,果然她便不再动了。

    轿子一路前行,很快到了齐王府。

    轿落,容敬抱着瑾萱下了轿子,轿夫刚要出声,可被容敬一个眼刀吓得噤了声,低头一看才知道郡主已经睡着了。

    容敬抬了抬下巴,轻声说道,“引路。”

    轿夫连忙点头,领着容敬王府。

    容敬就这么抱着瑾萱一路来到碧霄院,这里正是瑾萱住的小院,院里云兮、段叶、凝轩、扶苏四个丫鬟正在院里摆弄花草,听到响动,立马看向院门外。

    主子出门也不带她们,她们自然担心,如今再一看门外情形,四个丫头惊掉了下巴,看来她们担心对了?

    扔掉手里的东西,直奔大门口,气势汹汹的正要开口责问容敬为什么要抱她们家郡主,可到近前一看,好嘛,郡主竟然昏迷了!

    那还得了!

    四个丫头异口同声的斥责,“你把我们郡主怎么了?”

    边说边出手抢夺瑾萱。

    容敬还没来得及解释,四个丫头便上来了,他想着人也送到了,要就给她们呗,他也就没用力。

    可吵闹声太大,直接把睡熟的瑾萱吵醒了。

    醉眼朦胧的看着眼前突然多出来的四个美人,关键这几个美人还都‘色眯眯’的看着她的容敬。

    瑾萱当下就不干了,一边双手圈容敬脖颈圈的更紧,一边大声嚷嚷了一句,“放肆!我看你们谁敢抢?他是本郡主的!”

    说完,还圈着容敬的脖颈,把自己往上提了提。

    声音之大、气势之强,直接把所有人都震在当场。

    包括容敬。

    四个丫头不禁面面相觑,郡主这是…咋啦?

    容敬颇为头疼的看着怀中自己使力的瑾萱,开口道,“郡主,在下已经将您送回府了,可否让在下回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又要扔下我了,是不是?!”瑾萱立马泪眼朦胧,瘪嘴委屈。

    直看的几个丫头风中凌乱,这还是她们一直伺候的主子吗?

    绝对不是吧?!

    轿夫表示,他已经淡定了,从月华楼开始,郡主就是这个状态。

    习惯成自然,说的就是他现在的感觉。

    容敬表示自己很无奈啊,这话从何说起?

    弄得他总有一种自己的是负心汉的感觉。

    瑾萱扒着他不放,容敬没办法对四个丫头说道,“可有客房?”

    他进瑾萱的闺房不合适,只能将瑾萱先放到客房再说。

    “有,公子随奴婢来。”云兮赶忙点头,得想办法先把郡主哄下来再说。

    领着容敬过了几个院落,接着到了府内的客房处,路程不算近,瑾萱在容敬的怀里又有点儿冲盹儿。

    容敬抱着瑾萱进了客房,四个丫头紧随其后,她们可不能让郡主吃亏。

    瑾萱已经有些迷迷糊糊的了,容敬轻轻将她放下,拍了拍她说道,“松手好不好?”

    瑾萱迷糊中稍稍抬了抬眼皮,还是摇了摇头,她心中就一个念想,无论怎样都不能松手。

    容敬耐着性子说道,“你喝了不少酒,我去给你倒杯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渴。”瑾萱都快要睡着了,可还是强撑着听容敬说话。

    “我有些渴了。”容敬轻声说道。

    瑾萱又抬了抬沉重的眼皮,用尽全力才只睁开一条缝,看着容敬顿了两秒,她将双手松开,嘟囔了一句,“那你快点回来哦。”

    说完,再撑不住,闭上眼睛睡着了。

    只是手里还轻轻拽着容敬的一点衣角,似是怕他跑了般,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容敬一瞬间心中有些异样,刚要细细琢磨,那感觉却快的一闪而过不见踪影。

    将一旁的薄被给瑾萱盖上,压了压被角,容敬这才起身对一旁守着的四个丫头说道,“郡主今日饮酒过量,让厨房去熬些醒酒汤端来吧,告辞。”

    容敬一拱手,迈步出了屋子。

    四个丫头目送容敬出门,又齐齐看向床上的瑾萱,心中一个想法隐约成型。

    互相对视一眼,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相同的意思,几人笑的开心,云兮年龄最大,办事也最为妥帖,“我去厨房熬醒酒汤,你们好生照看着主子,段叶来随我去端盆水来,给主子净净面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。”段叶高兴的应了一声,和云兮出了门去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