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3章 咱们走吧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83章 咱们走吧

    瑾萱前面带路,容敬紧随其后,在众人或暧昧、或了然的目光中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容源、容喆父子简直要惊掉了下巴。

    他大儿子(大哥)被姑娘约走了?

    “喆…喆儿,为父没看错吧?”饶是经过大风大浪的容源,见到如此情况,都不禁舌头打结,实在太惊悚了!

    虽然用词不当,但容源、容喆二人的感觉就是如此。

    可即便再震惊,他们父子二人也不能表现出来,和往常一般迈步进了自己轿子,吩咐轿夫起轿,将旁人的视线阻挡在厚重的轿帘外。

    宫门口的围观群众们见主角都走了,自然不会再在宫门口待下去,各自上了轿子回去自我消化。

    瑾萱郡主、容家大公子。

    这两个性格天差地别的人,竟然会凑到一起去,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,这等新鲜事回去得给自己的夫人念叨念叨。

    容敬不知,今日宫门外他与瑾萱的对话所引发的遐想,会以什么样的速度,传遍京城。

    月华楼中,瑾萱与容敬相对而坐,两人面前是一桌丰盛的菜肴。

    瑾萱现在浑身紧绷,手心里全是汗,平日伶牙俐齿的她只求开口不会结巴,心脏那里‘砰砰砰’如雷似鼓,耳边除了自己沉重的呼吸,仿佛听不到其他声音。

    容敬倒很是淡定,人家姑娘给他道个歉,他若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,也就显得矫情了。

    只是,瑾萱入座后便像尊大佛似的入定,他闹不准这姑娘到底要干嘛。

    不怪容敬心里没底,实在是自打见到瑾萱后,她的一切行动就没按套路出过牌。

    等了半晌也不见她吭声,容敬觉得再不开口两人就要对坐到天荒地老,将面前斟满酒的酒杯端了起来,“在下多谢郡主款待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瑾萱听到容敬的声音连忙抬起头来,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她光顾紧张了,一点儿也没听见容敬说什么。

    “多谢郡主款待。”容敬轻轻扬了扬酒杯,又重复了一便刚刚的话。

    “应…应该的、应…该的,”瑾萱连忙端起自个儿的酒和容敬碰了一个,“我干了,你随意。”

    说完‘咕咚’一口酒喝下,接着她龇牙咧嘴的连连给自己扇风。

    还端着酒杯的容敬手一顿,没想到瑾萱这么豪爽,她一个姑娘都干了,他若不喝完,还像话吗?

    看着瑾萱辣的满脸通红的模样,被辣的不清的模样,容敬眼里闪过一丝笑意,一仰头将杯中酒饮下,拿起筷子来给她夹了些菜放到面前的盘子里,“先吃些菜,压一压。”

    瑾萱赶忙将菜吃了,她被辣的不行,没想到这酒竟然这么烈,往日喝酒也不是这种感觉啊。

    其实酒哪有什么不同,不过是她太过激动,喝猛了而已。

    三两下菜进了肚子,瑾萱这才感觉好一些。

    突然后知后觉的发现,盘子的里菜好像是容敬给她夹的,不由得心里暗道可惜,这么好的机会,她都没好好品一品。

    “那个,”瑾萱不好意思的对容敬笑了笑,“刚刚让…让你见笑了。”

    她平日里不是这个样子的,他千万不要误会啊!

    “郡主言重了。”容敬颇为有礼的回道。

    瑾萱一时间又不知该说什么好了,她发现一遇到容敬,她的脑子立马停止转动,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,只剩紧张了。

    “老王爷一向可好?”容敬许是知道她的拘谨,又或许只是碍于礼貌,不管是何意,总算解了尴尬的气氛。

    “还…还…还不错,”瑾萱的舌头成功的开始打结,狠狠的一掐手心,“多…多多…多…”

    瑾萱在那里多个没完,容敬再没忍住,轻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抱歉。”容敬知晓自己这般不妥,连忙憋住,只是话音儿还带了些许笑意,连忙将头偏向一旁,将自己的情绪调整好。

    她若是光结巴倒还好,只是表情太过有趣,一脸悲痛欲绝还非要往下说的样子,着实让他想笑。

    瑾萱欲哭无泪的坐在那里,这和她想象中的一点都不一样啊,她应该美美的坐在容敬面前,然后举止优雅言语合度,与容敬相谈甚欢才对。

    可现在识什么情况?

    懊恼之际,瑾萱瞄到放在手边的酒壶,俗话说的好,酒壮怂人胆。

    只见她拎起酒壶,对着壶嘴一仰头咕咚咚全喝了下去,速度之快,容敬都没来的急拦。

    “嘶…哈~”瑾萱将酒壶搁下,抬起袖子来将嘴角边流下的酒渍擦掉,“嗝。”

    瑾萱觉得自己现在的状态好极了,如入仙境啊。

    眼前的一切忽忽悠悠飘摇不定,就连容敬都是飘来飘去,只见他眉宇间有些担心的看着她问道,“郡主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,”瑾萱呵呵的笑着摆了摆手,眼睛有些发直,“我跟你讲,我酒量大着呢,这点儿小酒,嗝,不算,嗝,不算什么。”

    别看酒壶样子小巧,可装起酒来丝毫不含糊,而且照她那个喝法,根本没有喘息时间,酒劲儿一下子冲到脑门,想不醉都难。

    容敬没想到,还没开始吃饭呢,瑾萱就喝醉了,瞅瞅这双目发呆上半身摇摇欲坠的样子,他无奈的叹了口气,这姑娘怎么就一刻也不消停呢。

    “郡主您醉了,不如先回去歇息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醉!”瑾萱不高兴的撅着嘴,“谁说我醉了?我酒量大着呢,掌柜呢?掌柜的,再来两壶酒,不,两坛,快点儿!”

    她豪气的一挥手,重心不稳向桌边倒去。

    桌角的地方甚是尖锐,容敬可不敢让她磕着,连忙站起身来将瑾萱扶住,瑾萱不出意外的便倒在了容敬的身上。

    两人身边伺候的轿夫傻了眼。

    容敬上朝自然不会带小厮,瑾萱来堵容敬也没带丫鬟,两人进酒楼吃饭,为了避嫌总要有旁人伺候在身侧才行,是以领头的轿夫便充当了侍者身份,跟在两人身边。

    容府的轿夫还好,毕竟自个儿家这是少爷,可齐王府的轿夫不一样,郡主身为女子又是老王爷的掌中宝,怎能被人占便宜?

    刚要上前,可转念一想,若是他过去怕更不合适,怎么说他只是齐王府的下人,容公子好歹为丞相之子,身份地位与郡主相当,自个儿身份低微,怎能搀扶郡主?

    一时间,轿夫作了难,他该怎么办?

    瑾萱晕乎这突然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,仰起头来便看见了那张让她心仪的脸,当下伸出罪恶之手,直奔那张脸而去。

    一把捏住容敬的脸,指下的光滑细腻的触感,让她不禁轻轻捻了捻,“怎么这么嫩呢?”

    容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被占便宜了吧?

    只见瑾萱捏罢后,吧唧了一下嘴,那手继而奔向自己脸颊,同样的动作又来了一便,接着点了点头,自言自语道,“我的也不错。”

    然后抬起头来冲着容敬傻乐,“你要不要试试。”

    容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应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瑾萱等了半天听不见回音,她双臂一展,做了个更大胆的举动,她将容敬抱住了!

    这下可不得了,齐王府的轿夫连忙上前,“郡主郡主,您不能这样,小的送您回家。”

    边说话边掰瑾萱手,急的他一脑门汗,若是被老王爷知道,不气死才怪。

    容敬身体一僵,双手连忙抬于身侧,身子微微向后仰。

    眼下这种情况打死他也预料不到,颇为郁闷的想要和瑾萱拉开一些距离,可奈何瑾萱抱的太紧,他想动都动不了。

    又不敢太使劲,瑾萱的大部分重量都压在他身上,凳子就沾了一点,他若往后仰的太过,瑾萱绝对会从椅子上跌落下来,倒是会是个什么情形,可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一时间几人乱成一团,瑾萱丝毫不理会自家轿夫着急,连连拍打他的手,嘴里嘟囔着,“不许抢不许抢,他是我的!”

    她是将轿夫当做了情敌,以为他要从她手里将容敬抢走。

    容府的轿夫有心帮忙,却无从下手,自家公子救不出来,郡主他又不敢动,只得在一旁站着看齐王府的轿夫急出一脑门汗。

    瑾萱现在眼里只有容敬,喝醉了的她胆子大了不少,她仰着头看着容敬笑弯了眼,也不说话就这么笑着看他。

    容敬见齐府的轿夫在一旁吱哇乱叫丝毫不起作用,他也不能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不动,索性试探着开口,“郡主,在下有些累了,可否坐下歇歇?”

    “你累啦?”明明不大的声音,却被瑾萱听在了耳朵里,她歪着头想了想,扭着屁股往后挪了挪,将凳子露出一角,对容敬咧嘴笑道,“过来坐吧。”

    双手却丝毫不放松。

    容敬:“……”

    他是这个意思吗?

    “郡主,时辰已然不早,在下还有些公务要处理,不知郡主可否放在下回去?”容敬实在不知该如何是好,这种事他没遇到过,哪家郡主能是这个样子?

    他不抱什么希望的说道,瑾萱已经醉了,也不知她能不能听懂他的话。

    瑾萱眨了眨眼,乖乖的将手松开置于双膝之上,“你还有正事要做啊?那快去吧,办好了记得来接我,我等你哦。”

    那模样要多乖巧就有多乖巧,看得人心都化了几分。

    容敬叹了口气,哪能把她一人扔在这,揉了揉眉心,他看向瑾萱,“我先送你回去,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嗯,好的,”瑾萱依旧乖乖的点了点头,接着双手往前一伸,“咱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