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82章 说不清了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82章 说不清了

    次日清晨,瑾萱精神抖擞的坐在铜镜前,嘱咐自己的四个大丫头,一定要将她打扮的美美的,今日她任务相当重大。

    丫头们还不知瑾萱这么雀跃时为哪般,只当小姐心情好,遂使了全身解数为瑾萱打扮。

    一切收拾妥当后,瑾萱照例独自出门,坐上一顶小轿便向皇宫的方向去了。

    瑾萱自个在心里建设,见了容敬要如何说、如何做,就连表情都给摆到位了。

    抚着‘砰砰’直跳的心脏,长这么大不知紧张为何物的她,这几日可是把之前缺的感觉都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轿子一停,瑾萱挑帘下了轿子,宫门外的守卫一看是她,连忙行礼,众人齐呼,“参见郡主。”

    各府的轿夫一听郡主来了,也连忙跟着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礼。”瑾萱虚抬了抬手,没有多余的动作和表情,她目光看向未开的宫门,抬头挺胸立正站好,像个木桩子似的,屹立在宫门口。

    宫门口的轿夫、侍卫无一不在纳闷,郡主…跑这儿罚站来了?

    就在这时,宫门被打开,里面下朝的朝臣们三三两两的往外走。

    瑾萱在门打开的那一瞬,心便跳到了嗓子眼,要来了、要来了,目标就要出现了。

    里面正往外走的人看到瑾萱先是一愣,有岁数大的,自然见过瑾萱,知道她自小性子直爽,属于基本不给别人面子。

    今儿一见瑾萱,他们下意识的便觉得有谁招惹了瑾萱,这姑娘等着报仇呢。

    本来就不快的脚步越走越慢,别看他们是男人,八卦之心一点儿也不比女人少啊。

    他们就想看看,到底谁这么倒霉。

    宫门外的人越聚越多,也有人上前向瑾萱打招呼,不过都被瑾萱晾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其实,也不怪她不说话,谁让这帮人没眼力见呢?

    看不出她在紧张吗?

    瑾萱脸色越来越难看,终于,再没人敢走到瑾萱面前,原因无他,他们怕一个不好招惹到瑾萱,到时被怼的连亲妈都不认识,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瑾萱终于觉得世界清净了,心里有些着急,等待的过程太难熬,容敬怎么还不出来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早死早超生,给她个痛快行不行?

    终于,宫门内,远远并排走过来三个人,正是容家父子。

    瑾萱的眼睛‘唰’地便亮了,那炯炯有神的大眼睛,跟俩探照灯似得。

    许是瓦数太大,晃了对面人的眼。

    容敬往前仔细观瞧,待看清楚宫门外站着的人时,双手下意识的捂紧自己的腰带。

    昨日刚被这姑娘拽下来,今日这么多人围观,他可不能大意。

    容敬跟个礼仪小姐似得往前走,双手交叉置于小腹前,挺腰拔背,眼睛一瞬不瞬的看着瑾萱。

    心里默念,别过来…别过来…

    许是老天大概正在打盹,没有听到容敬的祈祷。

    只见瑾萱甩开两条腿,提着小裙子,颠儿颠儿的直奔容敬而去,跑到近前站定,开口便来了一句,“我可算找到你了!”

    蹲在马路牙子边听八卦的众人精神,齐齐为之一振,看来这里面有事啊!

    脑海中不由自主的闪现出:负心汉、薄情郎、小白脸那个臭流氓,等等一系列负心薄幸的代名词。

    “瑾萱郡主,你认识我儿?”容源颇为诧异的出声,他怎么不知道俩人认识呢。

    “容伯父,您怎么在这?!那…那你们是…”瑾萱像刚看到容源似得,表情颇为惊讶。

    若是容离在一定会给她点个大大的赞,今儿总算没掉链子,最起码演技在线。

    容敬敛衣拢袖,淡然施礼,“参见郡主,下官容敬,这位是家父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瑾萱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,接着高兴的一拍手,“如此便太好了,昨日之事实在抱歉,我回府后便寝食难安,着实觉得有些对你不起,你放心,我一人做事一人当,绝对不会亏待与你。”

    拽腰带的事情不方便说太明了,所以瑾萱的话便有些含糊。

    只是她一含糊不要紧,围观的八卦群众简直要惊掉下巴了,这…这话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难道昨天发生了什么不可描述的事情?

    还是瑾萱郡主主动的?

    要不然怎么跑到宫门口要负责,还一副痛心疾首的摸样。

    所有人的目光在容敬与瑾萱两人身上来回打转,包括容源和容喆。

    容敬听了这话,嘴角不由自主的一抽,瑾萱的每句话似乎都在为昨日拽腰带的事情道歉,可拼到一块就串了味儿。

    他颇为郁闷的看了瑾萱一眼,接着微微躬身,“郡主客气了,并不是什么大事,郡主不必挂怀。”

    容敬特意将‘不是什么大事’几个字加重,这下别人不会再误会了吧?

    “那怎么行,昨日…”瑾萱咬了咬唇,颇为歉意的瞟了容敬一眼,“是我鲁莽,今日我已摆下酒宴,还望容公子赏光,全我一片心意。”

    啧啧啧,众人开始咂舌,这里面的事啊,大概齐…不能说太细。

    容敬太阳穴跳了跳,他怎么觉得自己好不容易拉回来点的方向,又跑偏了?

    “不…不必。”众人的反应落在容敬眼里,他脸色微变,不过旁人看不大出来罢了。

    “容公子可是还在生我的气?我知道都怪我,你能不能不同我置气了?”瑾萱有些着急,若是容敬不同意,她今儿不是白来了,往后还怎么找机会呢?

    瑾萱不知道她的话,旁人听了会误解成什么样子,他们的理解自动转化为这是一段瑾萱轻薄了容敬,现在容敬生闷气不打算原谅,瑾萱连忙过来哄的故事。

    容敬感觉自己脑袋要炸了,昨天的事情实在不露脸,他不方便挑明,瑾萱估计也是这个意思,可她的话太过暧昧,看看同僚那些看他的眼神,尤其是年轻一辈的,简直把他当成被流氓调戏过的良家妇女一般的存在啊。

    偏偏瑾萱还不自知,她急的不行,接着语不惊人死不休,“昨日我也不是故意,那赶上了谁也控制不了不是,你若还是怪我,那我…”

    “郡主在哪儿定了酒席,咱们这就过去吧。”容敬连忙打断瑾萱的下文,再说下去,指不定这姑娘还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,那可就真说不清了。

    他还要面子的啊!

    “真的,你答应了!”瑾萱开心极了,本以为会被拒绝谁知峰回路转。

    “嗯,”容敬无奈的点了点头,“走吧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