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8章 家,本就该如此吧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78章  家,本就该如此吧

    “喂喂喂,几次了,你疼你媳妇儿我不管,可你也不能坑我们吧,”小黑边敲桌子边便扯着嗓子喊,前几把还没看出来,如今再看,夏侯襄明显使诈,最过分的是,总是绕的它给小离儿点炮,弄得它面前的小鱼干数量急速下降,“墨阳,咱俩可是一伙的,你倒是说句话呀。”

    他们可不是吃素的,哼哼。

    “八万,”墨阳淡定的打出一张牌去,接着看向小黑,“嗯?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墨阳直接装傻充愣,笑话,论战斗力小黑怎么可能是王爷、王妃的对手,站队很重要,他可不能草率。

    再者说了,这几圈点炮的一直是小黑,他又没损失多少,小黑这话头递的明显没什么水平嘛。

    小黑郁闷了,找个队友就这么难吗?

    这年头,就没个不畏强权,铮铮铁骨的真汉子吗?!

    要是小桃会打叶子牌就好了,她一定会跟自己一队的。

    “丫头,你赶紧学啊,”小黑扭头看向身后的小桃,接着拿翅膀一指墨阳,“等会把他换下来,太不靠谱了。”

    小桃哭笑不得的看着它,怎么还嫌弃上墨阳了?

    “快点。”容离点点桌子。

    “赶紧的,出完牌再聊。”墨阳晃着二郎腿。

    “九万?”夏侯襄知晓它手里有什么牌,遂提了个不成熟的小建议。

    小黑瞪了他一眼,看着翅膀里的牌,急的毛都炸起来了——连输好几把,关系到吃食上的问题,它大可大意不得,赢了吃不完以后还能算加餐,可现在本来的筹码都快被自己吃完了。

    小黑慎之又慎,这把只能赢,不能输!

    看着手里准备出的两张牌,它一时拿不定主意该出哪个。

    容离、墨阳齐齐敲了敲桌面,“快快快。”

    “六万。”小黑撇撇嘴,眼睛一闭,丢了一张牌出去,它不能让夏侯襄得逞啊。

    会算牌了不起是不是,它偏不按他说的出,真当它傻啊?

    忽然周身一凉。

    小黑茫然四顾,怎么感觉有些不对,他们好像很高兴?

    不明所以的哆嗦一下,它预感有些不好。

    果然,眼见着对面三人冲它笑的暧昧,同时将手里的牌亮出——

    容离:“胡!”

    墨阳:“胡!”

    夏侯襄:“胡!”

    ——一炮三响!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已然石化的小黑,默默补了一刀,“不听老人言…”

    陷入了混沌中的小黑,心如刀绞地看着自己的小鱼干被收走,气的引颈咆哮,“老子不玩了!”

    容离倒在夏侯襄怀里笑的花枝乱颤,墨阳更是拍桌狂笑。

    小黑仰着头成四十五度角,在微凉的夜空中——迎风流泪。

    呜呜呜…

    一群人欺负鸟,有人管没人管了?!

    一院子的欢声笑语,间或夹杂着小黑气急败坏跳脚的埋怨,还有墨阳呼痛声。

    四人一桌,也就墨阳它还能欺负欺负,小黑当下和墨阳闹在一处,墨阳悲催的被小黑追着满院子跑,吱哇乱叫。

    容离靠在夏侯襄怀里,唇角带着满满的笑意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她搂紧,低头看着怀里的她,满心满眼的满足,若是日子能一直这样平静的过下去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夜空中的星星一闪一闪的发亮,静静的围在明月旁,照亮这个笑声满满的小院。

    战王府自有了女主人后,似乎变得有些不同。

    大概…家,本就该如此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翌日,容离起了个大早,坐起身来,大大的伸了个懒腰,当真是神清气爽。

    果然没了某人的痴缠,她的生物钟还是很正常的。

    躺在她身旁的某人大手一捞,容离不由自主的倒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趴在他胸前,容离不明所以的用指尖戳了戳还闭着眼睛的他,“做什么?”

    他缓缓睁开眼睛,眸中闪着点点亮光,捉住她作怪的手放在唇边亲了亲,“怎么起这么早?”

    “睡不着了,”容离乖乖的回道,再说现在也不算早嘛,外面天都亮了,“一会儿我要去御史府,正好现在有时间运动运动…”

    “唔,夫人说的极是。”夏侯襄翻身将容离掉了个个,接着便投身到火热的运动中去。

    …都已经好多天没练功了。

    容离后半句没说出的话被夏侯襄堵在嘴里,她抓狂的攀着他的脖颈,这人怎么大早上就…

    之后再来不及思考,她白起这么早了!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,夏侯襄神清气爽的抱着容离前去沐浴,怀里的容离愤愤的张大嘴巴,在他胸前来了一口。

    昨天好不容易老实一晚上,现在倒好,将欠的都补回来了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——就是个大型食肉动物!

    夏侯襄脸上的笑容就没停过,对于容离这点小小的‘报复’,只觉得心里微痒。

    沐浴过后,容离一身疲惫有所缓解,幸亏这男人知道分寸,否则她今儿保不齐就出不了门了。

    坐在马车上的容离撅着嘴托腮想着,她太被动了,这样不行,她得反抗,再不济…咳,她也得占据高地才是。

    容离越想脸越红,偏偏这时小桃还不明所以的问了一句,“主子,您脸怎么这么红?”

    “咳,”容离不自在的咳了咳,“没事,车里有点儿热,一会儿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边说边用手扇风,小桃连忙在一旁帮忙扇,嘴里嘟囔了一句,“那就好,奴婢还以为您生病了呢。”

    容离尴尬的笑了笑,眼神瞟向它处,这话她接不住啊。

    御史府很快到了,容离直奔温婉院子,正巧温婉瑾萱二人正在用早饭。

    见容离来了,两人颇为惊喜。

    “阿离,你怎么来了?”温婉想要拉着容离坐下,只是手一碰到她的衣袖,便呼痛缩了回去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这是?”容离拉过她的手,这才看到左手那一根根手指腹肿的都似胡萝卜大小了。

    “她自残呢。”瑾萱一语中的,不得不说,她与容敬某些方面还是很相似的。

    “别听她胡说,我做嫁衣呢。”温婉鼓着腮帮子瞪了瑾萱一眼。

    “是,花绣不到布上,都绣她手上了。”瑾萱淡淡的再补一刀。

    容离憋着笑,这俩人一斗嘴便没问没了,她还有正事要说呢。

    但说之前,容离先给瑾萱递了个眼色,她不知道瑾萱有没有跟温婉说大哥的事情,所以先问问。

    瑾萱点了点头,示意她已经告诉温婉了,容离这才开口。

    “你们先听我说,今儿我来,是来出主意的,关于大哥的事情,”她打了个响指,“有突破口了!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