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6章 认命吧!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76章 认命吧!

    夏侯衔的眼睛一瞬不瞬的盯着马车,最先看到的自然是夏侯襄下来的身影,夏侯衔握了握拳眼睛里泛着冷光,之后便见他将容离抱出了马车。

    夏侯衔手上青筋乍现,显然对眼前的场景接受无能。

    就在这时,他身后的门突然开了。

    “谁?”夏侯衔目光如剑看向身后,他已经包下这层,并亮出身份勒令掌柜任何人不许再上楼来,现在竟然有人能进他的屋子。

    夏侯衔眸光杀意乍现,他正在气头上,已经起了杀心。

    距离房门不远处置了一盏屏风,作用是隔开屋内屋外两处。

    总不乏有人走错屋子,这样一来给屋内屋外的人都留了些缓冲时间,不至于太过尴尬。

    就在夏侯衔杀意正浓之际,从屏风处转出来一个人,那人脸上满是讽刺,抚了抚额角娇笑道,“想不到,我家王爷竟还有这种癖好,窝在这里偷看,可满足?”

    “你来做什么?”夏侯衔没好气的说道,两人在府里已经闹翻,没想到这女人脸皮竟这般厚,跟他跟到这里来了。

    来人正是皖月,她现在和夏侯衔已是水火不容之势,皖月一直想要报复夏侯衔,自然派人盯紧了。

    今日,皖月还未起身,便有探子在门外报,说是夏侯衔包了一层茶楼不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皖月嗞溜一下便爬了起来,夏侯衔有异动,她当然上心,包下一层说明有什么重要的事情不像让旁人知道,这么好的机会她怎么能错过?

    夏侯衔重视的,她便要破坏,皖月现在丝毫见不得他好。

    梳洗完毕,又细细问过探子那茶楼所在何处,按着路线便寻了来。

    到这附近,皖月打眼一看,便知夏侯衔到底是何意思了?

    离丞相府这么近,今儿又是容离大婚后的第三天,夏侯衔要做什么还用说吗?

    皖月心下嗤笑,夏侯衔竟然这么软弱,喜欢人家有本事抢了去啊,这样她还用犯愁吗?

    真是软弱至极,自己竟然能让这样的人得手,想想就来气。

    皖月直奔茶楼而去,进了门刚要上楼,在柜台中的掌柜吓一跳,连忙拦着。

    可皖月一亮出端王的令牌,掌柜便犹豫了。

    端王只说不许别人上去,可没说让不让端王妃上去啊。

    人家两口子自然亲近,自己又是一个都不能得罪的,掌柜觉得自己实在有些难办。

    这时皖月善解人意的开口了,“你放心,出了错也怪罪不到你头上,本妃是端王的王妃,你有什么可担心的?王爷还能不让本妃上去了?”

    上位者的气势再一放,岂是一个掌柜能顶得住的?

    掌柜乖乖将皖月放了进去,并告知夏侯衔在哪间屋子,皖月这才毫无障碍的出现在了夏侯衔的面前。

    看着面色铁青的夏侯衔,皖月颇为愉悦的走到窗子边,往下望了望,“啧啧啧,王爷还真是用情至深,对容离这般上心,不晓得人家乐不乐意接受呢。”

    皖月‘咯咯咯’地笑了起来,夏侯衔脸色越难看她越开心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残花败柳还在肖想夏侯襄,又有什么资格说本王?”夏侯衔反唇相讥,他唇角带着冷酷的笑,直戳皖月的痛脚。

    “你!”皖月果然变了脸色,不过只是一瞬她便恢复笑语嫣然的模样,“那又怎么了,容离嫁给襄之前,不也被你破了身子,襄既不嫌弃容离,又怎会嫌弃本宫?”

    “呵,”夏侯衔冷笑出声,“离儿可是清清白白嫁与夏侯襄的,她跟你可不同,你就别做白日梦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!”皖月尖锐的嗓音让人听在耳朵里难受之极,她不可置信的看着夏侯衔,“她不是和你在宫中就…怎会是完璧之身?”

    之前容离的事情,皖月可是清清楚楚打听过的,容离在宫中陷害夏侯衔并和他睡到一处去了,皇上不得已才指的婚,清白怎么可能有?

    “你故意胡说的是不是?不说宫中那次,大婚当日…”转念一想,夏侯衔好像只拜了堂,而后便被慕雪柔的丫鬟叫走了,皖月稳了稳神,“你们成婚将近一年的时间,怎么可能不同房?”

    夏侯衔现在也不顾脸面了,皖月竟然给他找不痛快,他就不能让皖月好过。

    “谁规定娶回家就要同房?”夏侯衔讽刺的看着皖月,“哪天我若不是喝醉了,你以为我会和你同房吗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皖月已经处在愤怒的边缘,可是她必须将事情弄清楚,这对于她来说很重要。

    “我最后问你一遍,你真的没碰过容离?”皖月紧紧盯着夏侯衔,不错过他任何一个表情,她希望从他的脸上看出破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夏侯衔回答的斩钉截铁,笃定至极。

    “我要杀了你!”皖月气红了眼,冲着夏侯衔的门面就是一掌。

    夏侯衔的一句话,让她所有的幻想都破灭了。

    打死她都想不到容离竟然在嫁给夏侯襄之前,还保留着清白。

    皖月一直以来所依仗的不过就是自己清清白白的身子,她觉得容离这般残花败柳都能嫁给夏侯襄,那她为什么不能。

    这一点也是让她最生气的。

    现在情况完全反了过来,容离出嫁之前是清白的身子,而她若是和夏侯衔和离再嫁与夏侯襄,自己的身子可补不回来。

    皖月目眦俱裂的扑向夏侯衔,恨不得吃他的肉、喝他的血。

    都是这个男人,她一生的幸福全部葬送在这个男人的手里了。

    该睡的不睡,不该睡的他倒睡了!

    皖月心里恨意滔天,可是依她的身手又打不过夏侯衔,没几招便被打倒在地,一行血迹顺着嘴角流下。

    坐在地上的皖月并不罢休,眼看着就要站起来再去打,却被夏侯衔手疾眼快的制在地上。

    夏侯衔笑的残忍,在她耳边轻轻的说,“你已经脏了,这天下没有一个男人会娶一个脏女人回家,更何况是夏侯襄那样的男人,你啊,彻底没了当战王妃的资格,认命吧!哈哈哈…”

    耳边是疯狂的笑声,皖月脑子嗡嗡地无法思考,心脏仿若置于冰谷,她觉得周身的血都凉了下来。

    她没机会了…

    她再也没资格接近夏侯襄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事情不该是这样的啊!

    皖月坐在地上失声痛哭,小小的厢房里笑声与哭声交织在一起,听的人头皮发麻,恨不能躲得远远的才好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