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5章 大哥,等着接招吧!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75章 大哥,等着接招吧!

    酉时三刻,容离与夏侯襄在丞相府用罢晚饭,乘自家马车回转。

    容源夫妻给二人带了不少东西,多是容离爱吃的,王府什么都不缺,但是厨子们想要摸准容离的口味还要用些时间。

    多亏古娘子随容离去了战王府,容离在吃食上倒没费过心。

    谢菡犯的也是为人母的通病,总是怕女儿离家后吃不好,亲自做了不少零嘴,供容离闲暇时消遣。

    容离坐在马车中给容家众人招了招手,随后车夫驾着马车渐渐离去。

    虽然距离娘家不远,但是心里不可避免的总有些哀伤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出她的情绪,长臂一展将她拥在怀中,轻声安慰,“要是想家了,咱们便回来小住几日。”

    “嗯,”容离低声应了,而后抬起头来,满眼依赖的说了句,“阿襄,谢谢你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唇角微扬,在她额上落下一吻,“傻瓜,你我夫妻,何谈谢字?”

    容离往他怀里靠了靠,心里说不出的安定,自从遇到夏侯襄,他给她的安全感一直存在,她曾经是那么独立的一个人,可自从遇到夏侯襄后,她便体会到有个人可以依赖的感觉,竟是这般好。

    再这么下去,她都要什么事都捡现成的了。

    有他在,她好像什么都不用操心,更不用担心。

    容离唇边带着甜蜜的笑意,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自己会变成这般,竟也有了寻常女子的柔情蜜意,而改变她的男人,正是她的夫。

    看着像猫儿般窝在他怀里的容离,夏侯襄眼眸中的宠溺似要溢了出来,他摸了摸她的发,将她抱的更紧。

    “对了,”容离忽而从他怀里抬起头来,“大哥的事情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个…”夏侯襄不自在的摸了摸鼻尖,“没问出来。”

    “嗯?怎么回事?”容离不淡定了,喜欢就喜欢,不喜欢就不喜欢,怎么能没问出来呢?

    夏侯襄将在前厅如何谈话讲给她听,容敬说话太具艺术性,他实在听不出端倪。

    容离摸了摸下巴,她大哥很狡猾啊!

    心下暗暗琢磨,她大哥比阿襄还要大上一岁,这么多年也不是没有和阿襄一样的传言,她从原主的记忆中倒是没发现她大哥和任何男子交往过密。

    好像容敬身边既没女子,也没男子。

    那她是不是可以理解为,容敬至今为止没有任何心动的人。

    反正不管男子女子,能走进容敬的心里才重要。

    她身为容敬妹子、瑾萱闺蜜、兼职红娘,三个身份一叠加,容离点点头,这事她得管。

    明日,她就去齐王府一趟,和瑾萱商量商量,看有没有什么法子能拿下她大哥的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正暗暗下决心的容离,有些好笑,“在想怎么帮瑾萱?”

    “是啊,”容离点点头,“就是有些难办,我大哥…不是一般人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,你可以先让大哥注意到瑾萱,就是不要做的太过明显。”夏侯襄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注意到瑾萱?”容离歪头看着他,“你是不是有什么好主意了?快些说与我听听。”

    容离拉着他的衣袖,一脸的求知欲。

    夏侯襄也知道容敬这个人无欲无求,若是想要打动这样的人,首先得在无知无觉中引起他的注意,之后再谈让他感兴趣。

    至于怎么引起这样人的兴趣,虽然不大好办,可也不是没有法子。

    生活单调的人最易受到特别的人影响,若是瑾萱能做到这几点,与容敬的事情,倒不是那么难办。

    他将自己的想法一说,容离越听越觉得有理。

    古代的姑娘大多害羞,当然除了喜欢夏侯襄的那些个奔放的特例,大部分的女孩子还是不敢和男子多说话的,更别提多接触了。

    追求二字,简直就是天方夜谭。

    瑾萱应该也有这样的自觉,她既然喜欢容敬,自然得做好主动的准备。

    只是如何主动,才能引起大哥的注意,并不让他反感,这就是门学问了。

    容离心里有了个大概方向,回去需要细细琢磨。

    她捧着夏侯襄的脸‘吧唧’落下响亮的一吻,“我大概知道了,夫君就是聪明,你是怎么想到的?”

    夏侯襄高深莫测的一笑,搂着容离并不出声,任由容离追问也不回答。

    其实,哪里是他聪明?

    男人了解男人,尤其是相似的男人更是多些了解。

    容敬说起来和他同属一类人,他就是被离儿的不同所吸引,这招放在容敬身上,除了好用没有第二种答案。

    只不过他的离儿当初是无意为之,现在的瑾萱便要有意为之,方可行。

    容离一路上兴奋不已,如果能将大哥搞定,那可真是功德一件,给爹娘省了多少心。

    她的大哥哟,等着接招吧!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夏侯衔在容离回门的这天,便早早等在距离丞相府不远处的茶楼中。

    他将二楼整个包了下来,为的就是不受任何人打扰。

    短短三日,他便觉得已经无法再活下去。

    他想她,急迫的想要见到她,却又怕见到她。

    本来在容离进宫当日,他就可以找个由头等在母后宫中的,可是心底里的胆怯让他不敢过去。

    他怕,怕见到容离满脸幸福甜蜜的样子,更怕见到她情深意切望着夏侯襄的样子。

    无论是哪一种,他自认看都到会崩溃。

    可心里的思念越抑制便越清晰,当日大婚的场景历历在目,他实在控制不了自己,便早早等在茶楼中。

    想着远远看一眼她,也好。

    执一壶酒依窗而立,天光还未大亮,夏侯衔心里五味陈杂。

    他不停在想今日的容离会是何种模样,她那般漂亮,成亲后会不会又多出些不同的韵味…

    仿若自残般,越是不想去想,他的思绪越是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夏侯衔‘咕咚咕咚’连续喝了几大口酒,他不能醉,却也不想让大脑如此清醒。

    越清醒越痛苦,他需要酒精来麻痹自己。

    若是能将他撕心裂肺的痛感彻底止住了,那才好。

    远远的看到悬挂战王府标志的马车来了,夏侯衔放下酒壶,目光紧张的追随着马车。

    他的离儿就在那辆马车上,他马上就要见到她了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