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73章 找个前辈请教请教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73章 找个前辈请教请教

    容源夫妇早就吩咐下人,将玉容院收拾妥当,吃过早饭谢菡领着容离去往玉容院。

    夏侯襄则在前厅陪容源及容氏两兄弟说话。

    容离还惦记着容敬的事情,出门前特地给夏侯襄打了个眼色,今日必须先将大哥的取向整明白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轻轻点了点头,示意她保证完成任务。

    容离这才放心的跟着谢菡走了。

    母女俩自是说些体己话,前厅的容源父子原先对夏侯襄还是颇为敬畏的,可当看到他对离儿的态度后,几人的观念发生了转变。

    原来,大名鼎鼎的战王也有一般人的七情六欲,不似他们想象般那么遥不可及。

    容源这个老丈人更是对夏侯襄满意之极,一口一个贤婿叫的别提多顺口了。

    容喆暗戳戳的多叫了几声妹夫,那感觉倍儿爽。

    一直以来他仰望的存在,现在成了他的妹夫,说出去脸上倍儿有光啊。

    容敬还是一如既往的正经,与夏侯襄的交流并不多,但也不会不说话显得怠慢了他。

    几人说了半晌话,夏侯襄咳了咳,像是闲话家常般不着痕迹的将话题引到容敬身上。

    一开始容敬还没反应过来,但听着听着便有些不对味儿。

    怎么战王话里话外都是在打探他是不是喜欢女孩子。

    回想起刚刚小妹问他的话,容敬觉着,里面有事。

    容敬多聪明,论说话的艺术,他认第二就没人敢认第一。

    别看夏侯襄脑子也好使,可那是在战场上,对于文人这些弯弯绕,夏侯襄还是有些比不过容敬。

    拐弯抹角的问了半晌,也没听容敬给个准信。

    这下夏侯襄心里也有点吃不准,容敬到底是个什么意思。

    不过有一点很明确了,离儿交给他的任务,他大概没完成。

    一晃到了中午,谢菡和容离有说不完的话,母女俩连时辰都没看,要不是丫鬟们来叫,俩人压根就没想起来吃饭这回事。

    丞相府内热热闹闹的,王府中的瑾萱着实有些发愁。

    她自小到大眼高于顶,还没讨好过谁。

    因着自己的身份地位,旁人讨好她倒是常有。

    现在瑾萱有了自己喜欢的人,而她看上的还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这可愁死了她。

    昨日从战王府回来,她便一直在想办法。

    想了一天又一晚,发现根本没有头绪。

    现在阿离肯定在娘家,想必和容敬已经见面了吧?

    一想到容敬,瑾萱的脸不由自主的便又红了。

    她赶忙甩了甩头,现在还不是害羞的时候,赶紧想对策才是正经。

    自个儿琢磨了半晌,发现这样不是事。

    俗话说的好,单丝不成线、孤木不成林,浑身是铁打几根钉子?

    既然不能去找阿离,那她还不能去找温婉了?

    正好温婉之前常常去丞相府,想必对阿离一家还是了解的,这么一个现成的前辈,她怎能不去请教请教?

    瑾萱是个行动派,说走就走。

    她都没用马车,直接骑了匹高头大马,直奔御史府。

    御史府内,温婉作为待嫁的新嫁娘,嫁衣自然是要自己缝制的。

    温婉都快愁死了,做嫁衣是她自个儿坚持的,她娘知道自家姑娘手笨,想着找几个绣娘帮她缝制就得。

    可温婉不干,她一辈子就嫁一次人,嫁衣可是重中之重,虽然她也羡慕战王送阿离那身华贵的嫁衣,但她想着离她出嫁的时间还早,不如一天缝制一些,哪怕做的不大好,可也是出自自己的手,意义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她娘看自个儿女儿难得的坚持,便由她去了,找了个绣工精湛的绣娘指导温婉,总比她闺女自个儿瞎琢磨强。

    瑾萱进了院子,看到的就是拿针直戳自个儿手指头的温婉。

    那鬼哭狼嚎的声音,便嚎便叫嚷着,“疼死我了,怎么老扎手,这活真不是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嚷嚷完了继续缝,缝完继续戳。

    颇有不把自己手指头戳烂不罢休的架势。

    瑾萱看着嘴角直抽,整不了就别整了,干啥这么为难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是要把自己手指头戳烂吗?”瑾萱实在看不下去,上前把她手里的布料拿了下来,瞅瞅那手指头都快肿成萝卜了。

    温婉可怜巴巴的嗦着自己的手指头,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她也不想这样的啊,可手里的针就跟瞎子似得,不往布料上去,总是喜欢往她手上来。

    “咳,没事,我就来看看你,”瑾萱有些不自在的说道,接着瞅了瞅手里的一方红布料,“你缝个破布头做什么?”

    温婉瞬间瞪大了眼睛,一脸愤愤不平的说道,“我这是嫁衣!嫁衣!才不是破!布!头!”

    她很愤怒啊,瑾萱什么眼神,她明明做的是件衣服好不好?!

    “嫁衣?”瑾萱翻来覆去的看了看手里的布料,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,都不像一件嫁衣好吗?

    不过看着温婉愤愤不平的样子,仿佛她不承认那是件嫁衣就要吃了她似得。

    瑾萱眼神飘了飘,接着点头,“哦,是嫁衣,我刚刚看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温婉表情秒变,她笑眯眯的凑到瑾萱身边,“你看出来是嫁衣了,我做的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看出来,做工…挺不错。”反正说瞎话又不会掉块肉,瑾萱扯谎扯的很是淡定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我还以为我做的不好呢,”温婉喜滋滋的将瑾萱手里的布料拿回,左右看了看,越看越觉得自己做工好,“看在你这么有眼光的份上,你有什么事尽管说吧,我一定帮你。”

    温婉甭提多仗义了,谁让她高兴呢。

    “也没什么大事,”瑾萱眸光一闪,找了把椅子坐下,看着又兴致勃勃投入到赶制嫁衣大业中的温婉,她想了想措辞,“你之前…是不是常去丞相府找阿离。”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温婉边忙着手里的活计边点头,若不是总去找阿离,她还认识不了阿喆呢。

    一想到容喆,温婉眼眸中柔光无限,嘴角带着甜蜜的笑意,那是她的未婚夫啊!

    瑾萱一看温婉的样子,哪有不明白她在想什么的。

    心里颇为羡慕的想着,温婉去了丞相府便找到了自己的幸福,那她是不是应该常常往丞相府跑一跑?

    可是,温婉去的时候阿离还没出嫁,去找闺中密友理所应当。

    现在阿离嫁人离开了丞相府,自己想去都没了正当理由。

    当真是愁人呐!

    “那个…你和容喆是怎么熟悉起来的?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