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6章 画卷之谜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66章 画卷之谜

    两人又投入到新一轮的寻找工程中去。

    若说,砚台夏侯襄还有个方向,现在他可就真的一点儿头绪都没有了。

    在一个屋子中找一个小小的钥匙,而且以他兄长的作风,这钥匙必定不会好找。

    容离也放开了手脚,之前不敢乱动,是不知要找什么而且怕夏侯襄想起什么地方让她动乱。

    现在找钥匙就不必那么小心,一个角落都不放过的搜寻。

    每每找线索,是最头痛的时候,完全就是瞎子摸象,凭的就是感觉。

    “兄长有什么爱好,或者习惯吗?”容离想着从些地方下手,大概好找些吧。

    “兄长总爱把东西放在床榻旁,或是桌边,刚刚我都仔细找过了,并没有发现什么东西,”夏侯襄回想着还有没有什么遗漏,“至于爱好,兄长无事时总爱看书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找书。”容离弹了个响指,现在也没什么头绪,那就从书上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…

    谁来告诉她,这满满一书架的书,该从哪里找起哇!

    “阿…阿襄,你先看看,里面有没有什么书是能放东西的。”容离有些无力的说道,若是一本本翻,要翻到猴年马月啊。

    夏侯襄立于书架前,并不急着翻看,而是一本本扫过,里面有熟悉的有不熟悉的。

    忽而,他的目光停在一处,那是兄长常常拿在手里的书,讲的是民间轶事,故事短小精悍却颇有趣味。

    兄长常常翻来覆去的看,碰到有意思的还讲给他听。

    他这边将书一抽出,容离立马走到他身边,一定要有啊。

    夏侯襄一页页翻开,就在书目中央,看见了他们想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一个细长的小盒子放在书中,书页从中被掏空,正巧可以放下东西。

    容离简直要为自己的机智点个赞,本来以为要耗费大把的时间,就这么轻易的解决了。

    只要方向对,任何事情都可以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小盒子拿出,打开后,果然一枚钥匙放在中央。

    取出钥匙,回到桌前,将钥匙插入锁眼中一拧,机关被打开,里面的锦盒渐渐升起。

    拿出锦盒,容离怀着激动地心情打开,之间一副画卷置于其中。

    将画卷展开,只见上面画着远处一座寺庙,两旁有竹林,小路前一个老和尚背着草帽拄着拐杖正向寺庙行走。

    画旁题诗:苍苍竹林寺,杳杳钟声晚。荷笠带夕阳,青山独归远。

    画者笔锋纯熟,字迹苍劲有力,只是这幅画想表达什么意思,一时间还看不大出来。

    “能看出什么吗?”容离问道,她是什么都没看出来,画并不繁琐,是以想隐藏什么根本不大可能。

    那留下这幅画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看样子,他们已经走到头了,再没什么机关密室打开,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将画中意思破解,看看兄长到底要说些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襄皱着眉头,摇了摇头,将画铺于桌面之上。

    画与诗说的都与僧人有关,京城里的寺庙数不胜数,若是兄长想指的是寺庙,那范围太广,根本没有什么针对性。

    僧人更是看不到正脸,若说高僧,寺庙里有一个算一个可都住着几位呢,这上哪儿找去。

    容离歪着头看了又看,实在看不出这画究竟要说些什么,这才问身旁的夏侯襄,希望他能看懂画中深意。

    可看夏侯襄的表情,明显他也云里雾里,根本没抓到重点。

    俩人在这看画,宫里的皇上和皇后听到太监过来禀报,夏侯襄与容离去了武英殿,到现在还未出来。

    自两人从正阳宫告退已经一个多时辰,夏侯赞摆了摆手,让人退下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有些疑惑,这俩人去武英殿这么久,到底是去做什么了?

    文华殿、武英殿两处所在,是夏侯赞最不愿想也最不愿去的地方,当年之事,实在是铤而走险,现如今夏侯襄又成了气候。

    说实话,除了夏侯襄手握军权这一点,关于当年之事,夏侯赞还是很怕夏侯襄知晓的。

    幸好两人去的是武英殿,若是去往文华殿,夏侯赞才要惊出一身冷汗来。

    他身旁的皇后倒没觉得什么,只是一提夏侯襄她便下意识的心虚。

    对于他带容离重游住所之事,皇后倒有另一番理解。

    左不过夏侯襄带着新婚妻子参观参观自己原来的住所,女子一旦对一个男人上心,那必定想要关心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对于夏侯襄小时候的事情,容离怎么会想缺席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时间长些,回忆往昔怎能短的了,再加上两人四处转转,武英殿不是个小地方,想要全部转下来怎么也要一个来时辰。

    “皇上不必忧心,依臣妾看,武英殿乃是夏侯襄幼时所居之所,现在带着容离过去,应是去看看与儿时有无变化,女子的心思臣妾还是懂一些的。”皇后温柔的开口道,她知道夏侯赞心里的担忧,可这件事实在称不上什么大事,夏侯赞未免有些杯弓蛇影,太小心翼翼。

    “话虽如此,可两殿距离并不远,若是夏侯襄跑过去…”夏侯赞有些犹豫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这您怕什么了?事情都过去了那么久,该处理的咱们也都处理了,您也亲自去看了不止一次,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?”皇后执起桌上的茶壶,倒了杯茶递给夏侯赞。

    “就算去那位殿中转转,也看不出什么来,再说如今咱们已经派了人将门落了锁,门外又有人把守着,夏侯襄如何能进得去?更何况还有个容离跟着,您就放心吧。”皇后将自己的分析一说,越说越觉得有道理,不过就是在自己的住处转转,都没出了那个圈。

    “但愿如此。”夏侯赞叹了口气,夏侯襄留着终是个变数,还是要想办法将其除了,他才放心。

    夏侯赞所担心的夏侯襄还在研究手里的画,看了半晌,实在没有看出什么东西。

    他和容离的看法一样,接下来大概没有路了,既然这画是关键,那到不如带回去仔细研究,他们进来的时间可不短了,再待下去难保夏侯赞不起疑心。

    “将画带回去再看,咱们先出去。”夏侯襄边说边拿起画,卷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,”容离叹了口气,现在再看也看不出什么来,她伸了个懒腰,今日太费脑子,她回去得好好补补,正伸着她突然一顿,“等等,画里有东西!”

    容离惊奇的瞪大眼睛,刚刚画摆在桌面上看不出来,现在将它拿起一卷,容离又刚好位于画的背面。

    阳光一照,容离看的真切,就在画的中下方,有一处放了东西。

    将匕首抽出,容离在正面找到对应的位置,小心的将画中拐杖下方划了一道小口。

    原来这拐杖下方是有夹层的!

    这时,里面一条薄如蝉翼的丝帛,被取出,并慢慢展开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