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4章 光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64章 光

    容离有些泄气,这么多次一点进展都没有。

    夏侯襄安慰搬的摸了摸她的头,“没关系,咱们再看看。”

    说不是失望是假的,夏侯襄比谁都想解开这团谜,或许兄长想要告诉他什么重要的事情,所以才将机关设置的那么复杂。

    目光再次放到那张琴谱上,五色已经找到,还需要什么辅助?

    容离轻轻叹了口气,之后又重新打起精神来,既然没找对,那就继续,她还就不信了,这玩意儿真就那么难?

    眼睛四处看着,古琴、桌案、镜子、烛火…

    等等!

    容离的目光突然钉在手持铜镜上。

    将其拿起照了照,这东西无缘无故放在这里,明显不大科学,它总该有个用处才对,难不成是要利用它反射光源?

    容离将镜子凑近烛火,接着调整角度,让铜镜反射的光点映在墙壁中镶嵌的镜子之上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么多镜子,要往哪个上面照呢?

    容离一下作了难。

    夫妻两人,一人研究琴谱一人研究镜子,时间仿若静止。

    调整了半天也没个响动,容离想到墙壁上带颜色的小镜子,便从那几个镜子上面下手。

    因小镜子的高度不低,想要对准实在艰难。

    既是按照五行的走向,那么最先照亮的应该是青色的镜子才对。

    容离调阿调,手都调酸了,那小光点就是不听话。

    根本照不到镜面之上,每每稍接近一些,就在她以为要成功之时,便跑偏了。

    甩了甩酸痛的手臂,容离觉得换下一个颜色,没准哪个就碰上了呢。

    一一试过之后,容离表示,这玩意儿根本就不是人玩的。

    什么嘛!

    竟然一个都照不到。

    夏侯襄在她用铜镜反射光源时,便若有所思的看着那点光韵。

    待容离垂头丧气的将铜镜放下后,夏侯襄突然运起轻功,还是那五面镜子,他每到一处便伸手拨了拨,小圆镜变换着不同角度。

    待五个全部转变好,夏侯襄翩跹而落,他对容离说了一句,“离儿,再试试看,青色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容离趴在桌子上无精打采的,根本没注意到夏侯襄刚刚飞一圈到底干啥了。

    这会儿听他说话,一时没有反应过来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夏侯襄指了指她手中的铜镜,容离立马顿悟了。

    拿起镜子,重新调整光源,容离静气凝神,将光点一点点上移,在接近青色圆镜之时,她屏住呼吸,力求一次成功。

    只见那点点光亮,缓缓移动,终于爬上镜子边缘,再稍稍一动,光点跃然于镜面之上。

    容离一下瞪大了眼睛,照到了!

    一瞬间,光源仿佛有了灵性,自青色圆镜直直反射至赤色圆镜,光源拉成一条笔直的光线,快速穿梭在墙上的圆镜中。

    青赤黄白黑,五色镜子将光源组成一个大大的五角星,光线仿若网般,位于石洞中央。

    再后来,光源从黑色圆镜中射出,直奔墙上其他细碎的圆镜。

    容离的视线随光源快速移动,手却半分都不敢移动。

    若是稍稍错位,光源便会消失。

    他们好不容找到的线索,怎能轻易失去?

    最后一抹光线,穿过五角星的正中,直直照进古琴前的孔洞,琴弦瞬间泛起了盈盈亮光。

    容离呆呆的看着那把琴,所以,现在是可以弹奏了?

    夏侯襄坐在琴案后,将琴谱展开,他并没有从头弹奏,而是独独抚响了之前那五个错了的音节。

    五音毕,只见古琴中‘砰’的弹出一个小瘪盒子,接着琴案后的石壁‘轰隆隆’作响。

    夏侯襄站起身来,走到容离身边将她手里的铜镜放下。

    石壁移动的过程中,有些许尘土飞扬,他怕容离呛到,遂护住她的口鼻往后退了几步。

    容离目瞪口呆的看着正在移动的石壁,这都可以?!

    看那石头层层叠叠不规则的落在一起,可谁知移动起来竟然一点儿不费劲,不得不感叹古人的智慧,在这种技术匮乏的时代,竟能做出这种机关。

    实在令人叹为观止。

    终于石壁停止了移动,石洞再次归于平静。

    容离仰着头看着夏侯襄问道,“刚刚的镜子怎么回事?还有,你怎么就弹了五个音?”

    夏侯襄勾唇笑了笑,“琴谱后所书,不止五色,五位也出于五行,五面镜子的朝向应是青向东、赤向南、黄向中、白向西、黑向北,你刚刚照不到镜面上,是因为角度不对,当角度调整好,再利用光源,便可成功。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这样,”容离点了点头,她没想到还有朝向的问题,怪不得刚刚费了半天劲,也没将光弄的镜子上面去,“那琴呢?”

    “你之前弹奏时,我便听出有一处不同,虽只是辅音,但仔细分辨便可知与原谱不同,我看过琴谱,确实只有那一处的五个音顺序乱了,既然有不同,那在抚琴时便不应全曲尽弹,而是将错处纠正便可,这山洞皆与五有关,所以我便想试试看…”

    “结果就对了!”容离没待他说完,兴奋的接过他的话,并踮起脚尖亲了他脸颊一下,“我家相公就是聪明。”

    与有荣焉的表情落在夏侯襄眼里,让他感到颇为愉悦,离儿的夸奖胜过旁人的千言万语,他唇角翘了起来,在她唇上落下一吻,“我家娘子也很聪慧。”

    若不是她想到利用镜子与烛火,他之后的那些动作便无从下手。

    容离红着脸强作镇定,装作毫不在意的摆了摆手,“还行,还行。”

    “对了,刚刚弹出来的是什么?”容离想到,在夏侯襄弹完琴后,琴下弹出个东西,她站的远些,看不真切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小盒子拿了出来,一个极其普通的木盒,开了锁扣将盒子打开。

    一枚薄薄的墨玉片置于其中,墨玉片做的凹凸有致,类似后世的拼图。

    这枚墨玉片一定是放在什么东西上,而那东西边缘缺了一块才对。

    容离现在极其兴奋,自打进了假山后,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匪夷所思,却又吸引人一步步的探求,这种在破解谜团中获得的成就感,是做任何事都无法比拟的。

    两人的目光看向石壁后那道长长的甬洞,接下来会有什么令人期待的谜团等待着他们。

    进去看看!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