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1章 神秘棋局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61章 神秘棋局

    夏侯襄拉着容离一路行走,旁边的宫娥太监见到二人纷纷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顺着蜿蜒的小路前行,夏侯襄走过儿时常常嬉戏的那条路。

    往日一幕幕清晰的出现在脑海,父皇、母后、兄长,一切的一切都仿佛昨日发生一般鲜活。

    那时他也曾鲜衣怒马,不识愁滋味。

    而今他早已褪去年少轻狂,尽识人间疾苦。

    战场是最能锻炼一个人的,无论是身手还是心志。

    幸好,他找到了可以相伴一生的人,老天算厚待他,曾经的苦难,都是为了现如今的幸福做准备。

    夏侯襄将容离握的更紧,阅尽千帆终执手,此心安处是吾乡。

    容离感受到他的情绪波动,侧头看向他紧抿的双唇,知他心中所想,遂紧紧回握,既是给他力量也是给他依靠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一直以来太过坚强,她相信他能为她扛起所有的事情。

    可容离同样希望他知晓,自己也能成为他最坚强的依靠,他们已是夫妻,无论什么问题都可以共同面对,无论是过去、现在还是将来。

    无论何时,她都愿意陪他一起。

    夏侯襄勾唇看向容离,心意相通本就是让人愉悦的事情,和对的人在一起,有时候你不必说、我不必讲,可彼此却知晓对方的未言讲的话语,那才是最令人舒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庆幸寻找到了彼此,结为夫妻。

    无论前方有再多的艰难险阻,他们都会一起面对。

    行至一座宫殿前,夏侯襄停下了脚步,容离抬头去看,正红朱漆大门顶端悬着黑色金丝楠木匾额,上面龙飞凤舞地题着三个大字‘武英殿’。

    夏侯襄乃先皇后做出,自然有单独的住所。

    先皇在世是,皇宫的布局不似如今这般,武英殿距离先皇与先皇后的宫殿不远,他是最受宠的小儿子,待遇自然不同旁的皇子。

    而后先皇等人逝世,夏侯赞继位,没过多久就将整个皇宫的布局做了重大调整,夏侯襄常年在外征战,武英殿渐渐也就落寞了。

    推开被雨水冲刷有些锈迹的大门,夏侯襄拥着容离步入殿中,四周乃是抄手游廊环绕,院中的树木花草因长时间无人修剪的缘故长的有些疯,正对着大门的是主殿。

    拾阶而上,那门虚掩着,推开后便见殿内云顶檀木作梁,水晶玉璧为灯,珍珠为帘幕,范金为柱础。

    虽无人打扫,但只看殿中装饰,便知夏侯襄往日生活如何奢华。

    容离细细打量每一处,这里是夏侯襄生活过的地方,每一处都透着新奇,她这摸摸那瞧瞧,还时不时的问上几句。

    夏侯襄笑的温柔,他心中仅有一些黯淡的哀愁也随着她的话语渐渐散了。

    忽而想起一出有趣的所在,夏侯襄拉着容离便往后院走。

    容离不明所以的跟着他,好奇的问道,“阿襄,这是去哪儿呀?”

    “跟我来便是。”夏侯襄颇为神秘的说道,他小时常常与兄长玩耍的一处就在后院,那里有许多他的回忆。

    没走多久,夏侯襄推开一处角门,躬身出去,接着回身拉过容离。

    容离待迈出门后大眼一瞧,一处池塘映入眼帘。

    更让她惊奇的是上面那座多孔多隙的假山,它不似寻常那般怪石嶙峋,只是堆砌在那儿。

    而是绵长写意,让人看上去竟觉得那应该是一处奇景般有趣。

    夏侯襄拥着容离,指向那座假山,“我幼时曾与兄长在此处玩闹,这假山是个颇为有趣的所在,要不要进去试试?”

    “如何有趣?”容离听他说的模糊,好奇的看着他,莫非这假山里还有什么关窍不曾?

    “需得体验过了,方能知晓。”夏侯襄瞬间化身神棍,一脸的高深莫测。

    “那就试试。”容离拍板定论,他都说好玩了,怎有不去玩玩的道理?

    夏侯襄带着她来到假山内的一处,接着拉着她的手说道,“我去上面一层,待五息后你便可随意走动,看看咱们什么时候可以遇到,如何?”

    容离没想到这假山还有捉迷藏的作用,又在山体内寻人,这假山才多大,有什么难的?

    “好啊,不出一盏茶,我绝对能找到你。”容离信心满满,她耳力不是盖的,夏侯襄还能躲到哪去?

    “好,如此,咱们便开始?”夏侯襄捋了捋她的发,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开始!”容离点头。

    接着游戏开始。

    夏侯襄都没让她闭眼,而是让她看着他出去的方位,又从哪里上去。

    待夏侯襄到了容离头顶的方位,他出声道,“离儿,开始计数吧。”

    听着夏侯襄走动的步伐,容离静静立于原地,待五息过后,她出发去找夏侯襄。

    顺着他走过的足迹,容离没怎么费力气的便找到他之前所站的位置,左右看了看,只有向下一个通道,顺着石阶往下走。

    她边走边听,不远处仿佛就是夏侯襄的脚步,容离加快速度,看来阿襄走的不快,她很快便能碰到他。

    可走到尽头,她便有些傻眼,明明听夏侯襄的脚步是在下方,可这石阶怎么是往上走的?

    疑惑的爬上石阶,她又来到另外一个洞中,仔细听来,夏侯襄的脚步声好像又在不远处的上方。

    容离加快脚步,再次来到一处通往下方的阶梯前,不得不说她有点儿崩溃,这跟她听到的不一样啊。

    “阿襄,你在吗?”容离索性站在原地不动,借助夏侯襄的回应来分辨,到底是她搞错了,还是这个阶梯搞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在。”夏侯襄的身影出现在她的上方,透过侧方的孔洞,夏侯襄看着容离道,“是不是觉得奇怪?”

    明明阶梯通往下,他却在上。

    容离连忙点头,这也太神奇了吧?

    “九孔迷宫奇就奇在这里,明明两人相距不远,却总也遇不到,我也好久没玩,其中的关窍有些遗忘,你若不想玩了便在原地等我,我来寻你。”夏侯襄解释道,他小时最爱玩这个,有时自己一个人找出口都要费半晌力气,更别提和兄长玩了。

    不过,若是玩成了,心情也是无比舒畅的。

    容离一听这话,本来感兴趣的她更加感兴趣了,当然决定继续玩。

    走迷宫最能考验一个人的记忆力、判断力和分析力,她那灵活的大脑可不是白长的。

    夫妻俩在假山内穿梭了起来,往后便出现了分支,容离细细思索选哪条路能找到夏侯襄,而夏侯襄同样也在寻找见到容离的路。

    两人的不多时便会相遇一次,然而不是你在上就是我在上,总也碰不到头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的过了去,假山内倒是气温低些,一点也感受不到外面的炙热。

    容离走着走着,突然在一个岔路,见到被一处奇怪的摆设。

    那里是一方石桌两方石凳,摆在不甚明亮的孔洞内,若是不仔细去看,说不准便将其忽略了。

    容离觉得有些奇怪,怎的假山中还会有人下棋?

    行至桌前,她看着下到一半的棋局,黑子看起来胜面颇大,而白字隐隐有颓败之势。

    容离想了想,扬声问道,“阿襄,这处假山都有谁来过?”

    除了夏侯襄与大皇子,她不知是不是还有旁人来假山中玩过。

    夏侯襄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,“这处所在连接我与兄长的院落颇为隐蔽,时值我在宫中,不曾有人来过。”

    他很确定这一点,这处还是他小时不经意间发现的,那时他还小,这处地界很少有人过来,就连宫娥太监都鲜少来过此处。

    “这有一盘棋局,是你和兄长下的吗?”容离看到的告知给夏侯襄,并将心里的疑惑问出。。

    说话的当口,容离又发现不远处的石缝中似有个东西露出一角,她猫着腰走上前去将那东西拿起,竟是一本棋谱。

    “棋局?”夏侯襄的语气颇为意外,他多次来此处玩耍,没见过什么棋局啊。

    更别提和兄长在此下过琪。

    “离儿,你在哪儿,我去找你。”夏侯襄觉的既然想不到,不如去看看。

    “我…嗯…”容离不知该怎么形容,这里每处孔洞都差不多,她该怎么描述呢?

    “你看身边有没有石头可以用来敲击,我顺着声音去找你。”夏侯襄想出了个法子,能快速找到容离。

    容离左右看了看,找到了个石头,拿着还算顺手,坐在其中一个石凳上说,“我开始了啊。”

    说罢,二石撞击,发出清脆的声响,夏侯襄的脚步响起,他顺着声源寻来。

    约莫一炷香的时间,夏侯襄出现在孔洞的不远处,那里再没阻隔,他看到坐在石凳上,边用石头敲击,便翻看一本书的容离。

    她坐在那里皱着眉头,仿佛有什么想不通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夏侯襄走上前去,同样看到了那方没下完的棋局。

    “这棋谱…”容离有些犹豫,接着将手中的棋谱递给他,“好像是指引这棋局如何下的。”

    可是,让人奇怪的是,寻常棋谱哪怕就是指引,也都是文字或是配以简单的图画说明,说到底还是文字居多,只起一个参考作用。

    可这本棋谱不一般,它将黑白二字接下来该如何下都清清楚楚画了出来,并作出标明。

    文字更是没有,每页都是图画,让人只能随上书所画而下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棋谱所画将黑子的优势全部抹杀,白子渐成气候,生生压过黑子一头。

    若是自己想法在现有棋局中的形式接下去,能胜的一定是黑子,绝不可能为白。

    画下棋谱的人,到底是何意呢?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