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60章 你说是不是啊,侄媳妇儿?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60章 你说是不是啊,侄媳妇儿?

    出了正阳宫,本有内侍前来引路,但被夏侯襄挥退了。

    他对皇宫熟悉的很,根本无需人来引路。

    拥着容离刚要下阶梯,却发现从阶梯下上来一名女子。

    那女子正是皖月。

    皖月自打昨日之事后,脸色一直不大好,她沐浴了好几次,可还是觉得身上残留着夏侯衔的味道。

    那种味道,让她恶心。

    今日皇后召见,她不用想都知道是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皇后就跟每天吃饱了撑的似得,没事便要找她陪聊,虽然还是待她亲昵,可总是旁敲侧击的说些让她早日怀上身孕的话。

    皖月听得烦不胜烦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她才不要怀夏侯衔的孩子!

    之前就是她去正阳宫去的勤了,才被父皇和祁皇误会她对夏侯衔有意,遂下圣旨指婚。

    有了这等前车之鉴,皖月现如今可谓是能不入宫就不入宫,她才不要在闹出那样的误会,到时候真的跳进黄河也洗不清了。

    哪怕嫁了夏侯衔,她也要表现出不在意的样子,不然以后如何改嫁?

    她可是奔着夏侯襄来的,夏侯衔算什么东西!

    然而,就是这么个东西,前日晚上竟然夺了她的清白,她如何能不愤怒?!

    皖月心里有事,走路便有些心不在焉,本来低着头往上走,忽而觉得上面有人,她这才抬起头去瞧。

    一抬头不要紧,夏侯襄和容离相携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视野中,两人亲密的距离刺痛了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他怎么能离那个贱人那么近?!

    皖月一瞬间怒火中烧,理智被愤怒灼烧殆尽,她顾不得礼数,提起裙摆快速爬上阶梯,站在和容离同高的平台上,对容离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“容小姐。”皖月咬牙切齿的开口,她现下脑子中只有对容离的愤怒,至于自己冲上来说什么、做什么已经全部不重要了。

    容离上下打量了皖月一眼,这货不咬人吧?

    夏侯襄有心将容离隔在身后,可被容离拒绝了,她挠了挠他的手心,并向他打了个眼色,示意自己搞的定,让他不许开口。

    容离的眼色落在皖月的眼中,顺理成章的被理解为对夏侯襄眉来眼去。

    这个贱人,在宫里还这么不检点,当她是死的吗?

    “容小姐是否应该收敛一些,这里是皇宫内院不是勾栏粉院,你如此做派,没得丢了皇家的脸面。”皖月怒气冲冲的说道,她就见不到容离勾引夏侯襄。

    “哦?看来皖月公主没少去勾栏粉院,”容离并不生气,而是眼眸含笑的看着皖月道,“不然如何知道勾栏粉院的女子是何模样?”

    “你!”一句话成功的将皖月的怒火又上升了一个高度,她指着容离手指有些发抖,“你胡说些什么!”

    当真嘴上没把门的,容离还真是该死。

    “公主的双重标准也太明显了些,”容离无奈的摇了摇头,“你说勾栏粉院便可,本妃说一句就不行,这是哪家的规矩?”

    容离好以整暇的看着皖月,看样子,这姑娘还没死心,人都嫁了,还惦记着她夫君呢?

    “放肆!没规矩的是你,少在这强词夺理!”皖月拿出当公主的气派,在皇宫里便搂搂抱抱,眉来眼去,现在竟然跟她提规矩?

    天下女子就没有这么不检点的,现如今竟然还给她摆出一副正气凛然的模样,真真是气煞她也!

    可惜,对象不对,皖月的气势注定达不到想要的效果。

    “放肆的应该是皖月你吧,”容离漫不经心的弹了弹指甲,接着看向皖月,“满口污言秽语是教养问题,本妃管不了也不多做评价。可若论规矩,你应当称呼本妃一声皇婶才对,自刚刚便张口闭口的容小姐,这是从何论起?”

    “你是谁的皇婶?你有何资格当本宫的长辈?”皖月怒极反笑,双目都要瞪出血来,容离也忒不要脸了,竟然还想着占她便宜?!

    “公主可曾听过一句话叫做——嫁鸡随鸡嫁狗随狗?”容离淡淡的看着她,“你既与端王成婚,便要按皇家的规矩来,端王是我家夫君的侄儿,那你便该称我家夫君一声皇叔,称本妃一声皇婶…”

    说完,容离又补了一刀,“你说是不是啊,侄媳妇儿?”

    “你!”皖月尖着嗓子声音都高了八度,手指都快要直到容离的脸上去了。

    容离翻手将皖月的手指攥住,“有理不在声高,你若是不服气,正巧,皇兄和皇嫂还在正阳殿中,不如你随本妃进去理论理论,看看到底谁占理儿,如何?”

    皖月气呼呼的抽回手去,她怎会不知自己不占理,可她就是看容离不顺眼,就是想找她的茬。

    没想到竟然被容离拿捏这辈分说事,皖月懊恼的想着,夏侯衔还真是没用,同样是皇子,他的身份竟然差了人家一辈,真是气死她了!

    若是夏侯衔知她所想,不晓得会不会大呼冤枉,辈分一事岂是他能定的?

    皖月也太不讲理了些!

    “端王妃,”康福禄跑了几步到几人近前,弓着腰对皖月说道,“皇后娘娘宣您前去觐见。”

    别在这儿丢人了,里头的两位都已经知晓外面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皖月恨恨的瞪了容离一眼,不再多做停留,带着气去往正阳殿。

    祁皇还在里面,她可不敢乱来,至于容离,等她…等她腾出手来,再另行收拾。

    只是心里太过憋火,容离说的话语还在耳边萦绕。

    皇婶…

    去他娘的皇婶!

    容离抢了她的夫君,站了她的位置,现在还想在口头上占她便宜?

    门儿也没有啊!

    皖月感觉自己已经快要气炸了。

    不过,罪魁祸首容离可半点惹怒人的自觉都没有,相反有些遗憾,皖月都还没叫她皇婶就被叫了进去,很不过瘾啊

    夏侯襄这才笑着看向意犹未尽的容离,他刚刚不开口是因为她不让,现在人都走了,他总能说话了吧?

    “不过瘾?”夏侯襄善解人意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啊,”容离点了点头,接着一脸惊奇的看着他,“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怎会不知你?若是觉得不过瘾,下次再让她改口便是,以后有的是机会。”夏侯襄点了点她的鼻尖,“回府吧?”

    容离笑着挽住他的胳膊,“回府不急,你带我去你小时住的地方瞧瞧好不好?”

    亮晶晶的眸子希冀的看着他,她想了解他的一切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她的样子,便无法拒绝,只是不知他曾经的住处是否还在,既然她想去,那便带她去瞧瞧吧。

    反正,他也许久为曾去过了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