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2章 你饿不饿?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52章 你饿不饿?

    瑾萱回过神来,还没开口脸先红了三分。

    她身侧的手不自觉的抓了抓身侧的裙摆,“公子言重了。”

    眼神瞟向他处,不敢去看面前的男子。

    容敬本就不是话多的,瑾萱眼神飘啊飘,总是不自觉的要往容敬身上飘去。

    两人相顾无言半晌,容敬估摸着宴席快要开始了,他身为小妹的娘家人不在怎么能成。

    于是,容敬向明显不在状态的瑾萱告了声罪,“喜宴在即,在下先行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瑾萱轻轻应了一声,待容敬渐行渐远后,她转过头去看着他的背影,眼中一抹晶亮闪现。

    随后突然意识到她出来时做什么的,连忙加快脚步向前走去,心中盘算着,不知他姓甚名谁家住何方,待回去后,她定要寻得那名男子。

    战王府特开了一处院子作为摆下喜宴之地,来往的小厮面上无一不带着喜气洋洋的笑意,坐在喜宴上的众人发现一个奇怪的事情,战王府中没有丫鬟婆子,只来来往往的小厮.

    清一色的男子侍者,这让参加喜宴的夫人们再一次羡慕容离的运气。

    她们是过来人,自然之道府里丫鬟多尤其是漂亮的丫鬟代表了什么,若是不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,保不齐哪个就爬了主子的床。

    到时轻则当个无名无份的通房,重则抬成姨娘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再怀了身子,当真什么都要分人家一份。

    夫人们自然不希望自家疼爱许久的女儿过那样的日子,若是天下男子都能像战王爷这般该多好。

    将羡慕的目光投向谢菡,她还真是好命,女婿是战王不说,还是个专情于她女儿的战王,想想提亲、迎娶的场面,她们家的女儿,何时才能遇到这样的男子哟。

    谢菡和容源,已经调整好心情,此时分席而坐,两人脸上满是喜悦。

    女儿有个好归宿比什么都强,送嫁时的难过时心情和环境使然,一旦想明白了,便只余欣慰之感。

    男女不同席,此时来参加喜宴的宾客自然按老规矩坐下,各自找了各自相熟的人围在一桌说话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今日的正主儿出来了。

    人都说春风得意心情爽,今日看到的战王果然将这句话演绎的淋淋尽致,平日总是面无表情的他,此时唇角边的笑意,自结亲看是便没停止过。

    喜宴一开,新郎便要向各位宾朋敬酒,夏侯襄向来不按常理出牌,他现在的心思早就不在喜宴之上,喜房内离儿还在等着他,他怎么能在这边浪费过多的时间?

    直接提壶给自己的杯子里斟满了酒,夏侯襄以最快速度挨桌转了一遍。

    众人目瞪口呆,刚刚才看到战王站在头一桌,没一会儿就到最后一桌了?

    举着杯子倒了桌前也不说话,仰头将一杯酒饮下,直接走向下一桌。

    那速度之快,闪瞎众人的狗眼,只在容丞相与皇上那桌微微做了些停留。

    一圈酒敬好,整个喜宴的流程算是彻底走完。

    至此,他与容离的婚礼落下帷幕,之后的喜堂中便没什么重要的事情,大家吃吃喝喝其乐融融,远远看上去还真是热闹非凡。

    夏侯襄不想多留,是以搁下酒杯说了一句,“今日多谢诸位前来,本王铭记于心,现下本王有些不胜酒力,还请诸位恕罪。”

    众人忙表示理解,刚刚喝那么快,不蒙才怪。

    他又行至夏侯赞与皇后桌前,一拱手说道,“劳烦皇兄、皇嫂代为款待,我有些醉了,得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夏侯赞一愣,旋即点头道,“皇弟自去歇息吧,这里有为兄,你就放心吧。”

    夏侯襄该做的事情已经做完了,现在这些不是什么大事,他又不好拒绝,还不如早早答应了夏侯襄,只当是卖个面子出去。

    “谢皇兄。”夏侯襄微微躬了躬身,随后大步流星往外走去。

    众人看到哪里有不明白的,战王怕是担心新娘等急了,赶忙回去陪伴佳人吧?

    女子又一次羡慕起容离来,她还真是修了几辈子的德,今生才有如此福报。

    夏侯衔一个人默默的喝着闷酒,根本不理会身边的人或事,他一想到今晚容离和夏侯襄将要发生的事情,便忍不住的心中烦躁。

    他与离儿还未圆房,这是不是就说明,今日过后,离儿便彻彻底底的成为夏侯襄的人了?

    夏侯衔着闹的再次执起酒杯一饮而尽,他之前为什么就不想与离儿圆房呢?

    明明他才是最先得到离儿的,结果却眼睁睁的看着夏侯襄拥有她。

    不甘心。

    他怎么会甘心?

    坐在他旁边的皖月,此时的表情和动作与他如出一辙。

    夏侯襄急急忙忙的回去,为了什么,她不是傻子当然看得出。

    容离一定是使了什么狐媚手段,勾的夏侯襄眼里只有她。

    拜完天地入洞房。

    两人已经结为夫妻,入洞房在再合理不过的事情,可是皖月心中一口气梗在嗓子眼,上不去下不来,唯有一口口的灌酒,方能缓解她此时情绪的波动。

    在别人眼中,她已嫁给夏侯衔,若是在对夏侯襄有意难免会背上骂名。

    现在时机还不成熟,她不能意气用事。

    不过就是圆个房嘛,她…不生气!

    夏侯衔与皖月二人,不管心中再如何不服气,都不能表现出来。

    坐阵的皇上与皇后还在,他们哪敢造次?

    积德的容离丝毫不知道喜堂中那些心理活动丰富的人到底如何想,她刚刚坐在饭桌前,拿着筷子正要夹菜,这时房门被推开,穿着大红喜服的夏侯襄步入房内。

    “这么快?”容离拿着筷子忘了夹菜,惊奇的看向正在关门的他。

    自己刚收拾完没多久,他不是去前面招呼客人了吗?

    “已经招待完了,剩下的有夏侯赞。”他行至桌前,来到容离身边坐下。

    容离嘴角抽了抽,也就他敢直呼皇上名讳吧。

    “饿不饿?”容离将手里的碗筷递给他,这些她都没用过,还是干净的。

    丫头们在夏侯襄进屋的当口,便识趣的都退了出去,她们捂嘴笑着跑到早就收拾好的厢房,叽叽喳喳的自行说话去了。

    夏侯襄看着容离递过来的碗筷,顺着碗碟向上看去,莲藕似得小臂在赤色广袖下,显得更加白皙。

    他舔了舔嘴角,现在是有些饿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