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50章 大婚(四)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50章 大婚(四)

    “礼成!”短短一盏茶的时间,礼官觉得自己腿都软了,幸好没有出错,不然他可是万死不辞呐。

    一杆系着红绸的翡翠乌木秤杆被呈上。

    盖头掀起,称心如意。

    容离感觉眼前一亮,之前蒙在自己眼前的盖头终于被挑起。

    一双翦水秋眸微微抬起,看向那个将要和她相伴一生的男人,唇间不自觉的扬起柔软的笑意。

    ‘嘶’抽气声此起彼伏,所有观礼之人都没想到,容离的美竟这般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就连人群中的夏侯衔都不禁看直了双眼,他曾错过了与容离的大婚。

    那时,他被慕雪柔的丫鬟叫走,只行了跪拜礼,却没有掀开她的盖头。

    夏侯衔心里想着,当日,容离是否也如今日般娇艳动人。

    那时的她,一定也期待着他将她的盖头挑起,她的眼睛也一定会像现在这般,望着他吧?

    夏侯衔不禁攥紧双手,他错过了好多,那时若是他知道珍惜,怕是怎么也不会落到现如今的这般境地。

    现在他懂了,那他一定会将离儿再次夺回身边!

    夏侯衔身旁的皖月同样意难平,她到底比容离差在哪里?为何入不了夏侯襄的眼,自己是那般喜欢他,他却连看都不曾看她一眼。

    皖月恨恨的看着夏侯襄身边明艳照人的容离,都是她!

    若是没有她,那陪在夏侯襄身边的便是自己了。

    殿中的一对璧人此时无暇他顾,眼里心里都只有对面而立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倏尔,夏侯襄自衣襟处掏出个小圆盒。

    众人无不诧异,战王此时掏出个盒子来做什么?

    唯有容离瞪大了双眼,眼眸中满是惊喜。

    是不是她想的那样?

    夏侯襄轻扣关卡,一个盒子被打开,里面一枚小巧的戒指置于其中。

    精致的戒指在阳光的照射下光彩夺目,闪亮至极。

    夏侯襄执起容离左手,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,接着抬眸看向她,眼眸中有着些许疑惑,似是在说,‘是这样吗?’

    容离眼眸有些湿润,她没想到不过一日无心之语,竟被他记在心间,给了她这么大一个惊喜。

    轻轻点了点头,容离眼中柔情更深。

    夏侯襄舒了口气,他将手里的另一只盒子往容离面前一送,他颇为期待的看着她,眼眸里的意思她看的真切,‘该你了。’

    夏侯襄期待她将同样的戒指,套在他的无名指上。

    离儿曾说,这里有一条与心脏相连的血脉,用戒指套住了所爱的人的无名指,就可以留住他的心。

    这话听的他心动不已,遂记在心间,他特意寻了材料和匠人来做,失败了无数次,最后才做出她那时候描述出的东西。

    容离将戒指套在夏侯襄的无名指上,两人带着同款的戒指,心间甜蜜无比。

    他们换戒指的动作引起了所有人的好奇,只不过没人出头去问。

    夏侯襄一向寡言少语,他们可不敢冒冒失失的前去询问。

    跪拜礼成,接下来便是一系列繁文缛节。

    入宗庙,行大礼,敬天地,拜祖宗。

    这一番折腾下来,已经到了下午。

    这还没完,再有礼仪内侍引路往正宫而去。一行人带着文武百官浩浩荡荡地转移阵地。

    接册封、授妃印,项项下来也是极费工夫的。

    皇上、皇后赞礼自是要亲手将册封诏书及妃印交予容离手上。

    整整一天的时间,辰时发亲,三刻入宫行礼,待到这裹脚布一样的劳什子规矩全部结束,礼堂外的太阳已经西斜。

    容离饿的前胸贴后背,软面条一样的无力。

    本来今日应该是极其紧张,不易感到饥饿才对,可她最不耐这些虚礼,一项项下来,简直弄的她晕头转向,饥饿连连。

    文武百官自早上便在宫里等着,中午更是顶着大太阳站在院中,他们身份不及进不得大殿,只能在外面干站着,脑袋顶上的炎炎烈日,他们心中无不期盼那冗长的繁文礼节能快点结束。

    可怜他们,一站便要站一天,中途连动都不敢动。

    终于,一切结束,礼官他们翘首以盼中登上高台,唱喝一字,“毕!”

    所有人齐齐松了口气,终于结束了。

    喜宴摆在站王府,所有人乘马车前往,皇上皇后同在出席之列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一点都不想去,若不是夏侯襄身份不同,他们忌惮几分,不得不去。

    与来时一般,夏侯襄骑马,容离乘轿,二人与来时的心境不同,现在二人已为夫妻,此时要回的,是他们共同的家。

    容离自宽大的嫁衣袖口中拿出两个八宝饭团,这是夏侯襄在刚刚塞给她的。

    知道她一天未曾进食,夏侯衔怕她饿坏,派手下去御膳房要了些简单的吃食。

    容离咬了一口香软可口的饭团,心中微甜。

    战王府抵达时,夏侯襄来花轿中接容离,今日繁琐的礼节已经结束,后面只余合卺酒。

    待两人交杯酒喝完,容离可谓彻底解放,接下来的时间,她便可以吃些东西,在房内静静等待招呼亲朋回来后的夏侯襄。

    夏侯衔坐在后面的那车中,心里五味陈杂,他双目紧闭,无力的靠在马车中,宫中一幕幕在他心头回放。

    容离的身着嫁衣的模样,看向夏侯襄的目光,以及二人交换指环的情形,不断重复出现在他的脑海中。

    本应属于他的女子,现如今嫁给了另外一个男人,他如何甘心?如何接受?

    一拳重重的捶在马车之上,响动声吓了旁边的皖月一跳。

    “发什么疯?”皖月皱了皱眉,她今日心情极差,和夏侯衔一般,夏侯襄与容离的婚礼似一根刺般,扎在她的心间。

    抬脚踢了踢身旁的夏侯衔,“有什么好法子没有?”

    两人既是盟友,便要随时分享计谋,万一可行,他们也好尽早下手,将两人分开才是正经儿。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夏侯衔没好气的回到,若是有了他还用如此作难吗?

    皖月撇了撇嘴在心里暗骂了一声没用,撩开马车小窗上的帘子向外看去。

    只一眼便瞧见远处骑于马上的夏侯襄,她心下有些懊恼,怎么自己眼神这般好,无论多少人,一眼便能看到他,当真让人既欣喜又烦恼。

    放下帘子,皖月愤愤地生起自己的起来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