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7章 大婚(一)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47章 大婚(一)

    时间一晃而过,八月初二,婚期已至。

    这日一大早。

    红绸漫天,锣鼓振振。

    乐曲悠扬,一地喜庆。

    京城长街之上,马蹄发出嗒嗒嗒的声响,转瞬便淹没在吹吹打打的礼乐之中。

    乐声一起,全京城的男女老少几乎全部涌了出来,在开门的瞬间,他们瞪大了眼睛。

    十里长街,鲜花铺路,他们从未见过这般迎亲的景象。

    两旁的鞭炮碎屑落了一地,散落在厚厚的花瓣之上,煞是好看。

    长街两旁里三层外三层地挤满了看热闹的人,他们口中无一不在讨论这场期盼已久的婚礼,只这些一夜之间凭空出现的鲜花,就够他们新奇许久。

    关于这些鲜花,自然是废了不少力气。

    昨日夜里宵禁过后,墨尧、墨阳、墨云、墨白四人领队,分别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,趁着夜深人静的时候开始——铺花瓣。

    主子大婚自然与旁人不同,迎亲队伍自不必说,单就是迎亲路上便要是独一份的。

    不得不说,鲜花满地带给人们的视觉冲击,还是相当强烈的。

    道路的正中央,无数百姓瞩目的中心,迎亲的队伍浩浩荡荡连绵不绝。

    为首的,正是无数少女心中爱慕的对象——夏侯襄。

    此时的他,褪去玄色衣衫,一袭大红新郎喜袍,此时他唇边的笑意,将他整个人衬的柔和了许多。

    他骑着赤红的高头大马,身后是一个八人抬的轿子,只看轿子外的装饰便是下了功夫的。

    绫罗为幕,锦褥为垫,宝珠为盖。

    夏侯襄所过之处,但凡有女子,无一不一脸痴迷的看着他,心里想着,若是今日战王迎娶的是自己,那该有多好。

    容府中,寅时初刻,容离便被叫了起来。

    大婚当日需要准备的事情繁多,若不早早起身,怕是会误了吉时。

    容离睡眼朦胧的任丫头们和喜娘为她开脸上妆?

    本以为从不会紧张的她,没想到昨日竟然失眠了。

    容离在床上烙煎饼似的翻来覆去睡不着,折腾了半晌索性不睡了。

    披了件外套坐在院中,正愣神之际,容离隐约听到了萧的声音。

    顺着方向找去,容离没想到会来到她大哥容敬的院子里。

    哪里不止容敬一人,容喆也在。

    容喆坐在一旁感叹,“小妹这么快就要嫁人了,哎…”一声长长的叹息,容喆将杯中酒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容离在门外鼻子微微有些发酸,回到容府后的这些日子,每天都很愉快,马上就要离府,她心中也有不舍。

    正要迈步进去,只见她二哥撂下酒杯又接了句,“什么时候才轮到我啊!”

    箫声明显一顿,容离一个踉跄,敢情她二哥是在感叹这个啊。

    亏她还感动来着。

    容离走进院子,容敬、容喆两人颇为惊讶的看着她,异口同声道,“你怎么还不睡?”

    马上要当新娘子的人了,竟然熬夜?

    “我睡不着。”容离耸了耸肩,开到石桌前坐下,给自己斟了杯酒,一饮而尽。

    嘶,好辣…

    容敬、容喆对视一眼,接着容喆凑到容离身边,“小妹,你不是在紧张吧?”

    容敬走到另一旁坐下,看着容离,眼中的意思和容喆一样。

    小妹回府后的种种作为他们都看在眼中,包括她和夏侯襄的相处模式。

    容敬眼中笑着闪现,普通男子做到那般都实属不易,更何况是战王。

    小妹会紧张,他着实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容离瞟了容喆一眼,“不许啊?”

    她头一回结婚,还不给紧张了?

    “许许许,”容喆说话已经带了笑音儿,“想不到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妹,还有紧张的时候啊。”

    话中满是挪揄。

    容离朝天翻了个大大的白眼,“有本事你和婉儿成婚的时候别紧张啊?”

    本来还在笑的容喆突然卡了壳,和婉儿成婚…

    他现在就有些紧张了,怎么办?

    容离一看他的样子,终于满意了,大家半斤八两还好意思嘲笑她?

    容敬在一旁看着二人斗嘴,他其实也想像容喆一般和小妹开玩笑,可性子使然,他也很无奈啊。

    “若是他欺负你,回来与我们说。”他们是她永远的后盾。

    这句话直戳容离心窝子,还是她大哥暖心啊。

    “嗯,”容离点了点头,举起手中的酒杯,“来,小妹敬你们一杯。”

    容敬、容喆端起杯来,三杯酒碰在一起,响声清脆。

    月色正好,照的小院明亮温馨,兄妹三人说着话不知不觉夜便深了。

    容离是被两个兄长强行送回玉容院的,开玩笑,明儿就要成婚了,哪儿能真依着她的性子来?

    若是不睡,明日她能撑的下去吗。

    容离这才歇了两个时辰,当喜娘为她梳妆打扮时,她还未彻底清醒,索性不用她操劳什么,安安静静当个美美的新嫁娘便好。

    身后为她梳头的是谢菡特地为她请来的好命婆。

    传说,邀请好命婆前来梳妆,会为新嫁娘以后的婚姻生活带来好运,喻意一生美满。

    好命婆手持桃木梳,一下下从容离的头顶至发梢缓缓梳下来,嘴里念着吉祥话:

    “一有梳梳到头,富贵不用愁;

    二梳梳到头,无病又无忧;

    三梳梳到头,多子又多寿;

    再梳梳到尾,举案又齐眉;

    二梳梳到尾,比翼共双飞;

    三梳梳到尾,永结同心佩。

    有头有尾,富富贵贵。”

    一番对新嫁娘的祝福说完,这才由专人为容离盘发。

    而为容离盘发的,正是她的母亲谢菡。

    女儿将要出嫁,谢菡这个做母亲的心中五味陈杂,虽说女儿嫁过一次,可未遇良人。

    如今再嫁,夏侯襄到底如何,她也是看在眼里的,将女儿交给这样的人,她很放心。

    只是嫁女儿的父母,在女儿出嫁时一定会有一种情绪,那就是不舍。

    谢菡一点点的将女儿的长发盘起,看着镜中越发娇艳的女儿,心里既喜悦又有些酸楚。

    容离此时已然清醒,一群人围着怎么也不可能睡着,是以当好命婆为她梳头发时,她便已经醒了。

    透过镜子看着母亲略显伤感的脸庞,容离微微笑着说,“母亲别难过,女儿会常回来看您的。”

    两家府邸距离并不远,没事她就回娘家转转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