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3章 往后这个院子留给你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43章 往后这个院子留给你

    皖月待楚皇走后才翻过身来,那些大道理她何尝不知?

    只是她心里有了喜欢的人,再嫁别人总是意难平。

    更何况,她喜欢的人还是那样完美。

    可是,她身为一国公主,对于南楚臣民自然有属于自己的一份责任,她现在处于两难境地,若是可以,她当然不想嫁给夏侯衔,可若是不嫁,抗的就是祁皇的旨意。

    后果,不止要她来承受,更要南楚的臣民来承受。

    皖月这几日一步门都没出,就是在想事情该如何解决。

    她在正阳宫的那几日,虽然没跟夏侯衔说过话,可看夏侯衔的神色便知他不喜自己,甚至还隐隐有些厌恶。

    皖月坐在床榻上想着,不若,明天大婚过后,她与夏侯衔打个商量。

    若是夏侯衔答应自然最好,若是不答应…

    皖月缓缓挑起唇角。

    躺回床榻之上,皖月渐渐睡着了。

    第二日,天还没亮,皖月的房门便被伺候的丫鬟敲开,祁皇为表示自己的对两人婚事的重视,特地从喜娘开始便精心挑选。

    用的人,都是有头脸的,喜娘自带了丫头来替皖月梳妆。

    驿馆中一派喜气洋洋的景象,南楚随行的侍卫下人也都为公主出嫁而高兴。

    楚皇亲自过来看了看,没想到皖月竟然老老实实的任人帮她梳妆,见了他还一副笑吟吟的样子。

    看见如此的皖月,楚皇心里有些不是滋味,这事说来怪他,若是问清楚了也不至于将女儿这么配出去。

    再退一步,若是没将皖月带出来,便好了。

    楚皇眼眶有些发红,他既是君又是父,寻常人对女儿的感情他也有,想着自小捧在掌心里的小女儿,就这么远嫁,他心里说不出的难受。

    皖月这边打扮已经完毕,她看着自己的父亲笑了笑,“父皇,女儿今日漂亮吗?”

    原地转了一圈,似小时一般,期待着看着她的父亲。

    楚皇点了点头,一时有些说不出话来,只能发出一个单音节的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用担心,女儿会懂事的,待回到南楚后,咱们父女俩就不能常见面了,父皇要保重自己的身体,您身子不好别总强撑着,政事什么时候都忙不完,等女儿得空就回去看您。”皖月巧笑嫣然,只是说着说着眼里便泛起了泪花。

    说话容易,做起来难。

    天祁到南楚上千里,哪儿能说回去就回去?

    楚皇看着皖月的样子心里也是一酸,他重重的拍了拍皖月的手,缓了缓才道,“父皇以后会来看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皖月还在强撑着笑。

    红盖头隔绝了含着泪水的眼眸,皖月由喜娘背着上花轿。

    一路去往端王府,楚皇另乘了轿子前去观礼。

    按理说娘家人本不应该出现在喜宴上,可楚皇身份不同又远道而来,规矩自然要让一让。

    端王府中下人来来往往的招呼宾朋,喜宴本就繁琐,赐婚的旨意又下的紧,可把端王府众人忙的团团转。

    现在府里没有主持中馈的人,夏侯衔又什么都不管。

    他本就不满意这场婚事,奈何圣旨已下,他不能抗旨不尊,遂放手让下人准备,装扮成什么样就什么样。

    不就是场婚事,能有出什么差错。

    幸亏皇后拨下来人帮忙,不然就端王府自家的人,倒是指不定能将端王府的体面给丢了。

    现在,至少表面上看还像那么回事。

    夏侯衔骑马前去迎娶,脸上不见什么喜色,又绕街回府,一路上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若是楚皇看见,当真要窝火的!

    喜事按部就班,一路吹吹打打,进入喜堂拜礼,待礼成后,皖月被送入洞房,夏侯衔留在前面宴请宾朋。

    慕雪柔身处雪羽院,虽然消息不灵通,可府中满处的红和热闹闹的场面,她想不知道都不成。

    夏侯衔又要娶妻了。

    她不知道他要娶的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没关系。

    不管谁,都要给夏侯衔陪葬的。

    慕雪柔披着斗篷,她现在已经可以下地走动,虽然走不快但至少不像个废人般躺在床上。

    今日,一定很热闹吧。

    皖月坐在喜房中,喜娘说了吉祥话又往床铺上撒了桂圆莲子,一群人这才渐渐退出去。

    待房里没了旁人,只剩下自己的陪嫁丫鬟时,皖月将径自将盖头掀开。

    成婚就是麻烦,大早上起来便折腾人,中间不让吃不让喝,新娘子在大婚当天是不能去净房的。

    皖月又累又饿,由丫鬟服侍着吃了些东西,歪在床上眯了会儿。

    夏侯衔一时半会来不了,她得养足精神,一会儿好和他谈判。

    喜宴一直到夜晚才散,皇上皇后亲自出席回宫的阵仗也大,楚皇此行任务圆满成功,待明日出发返程即可。

    皇子的洞房向来冷清,没什么人敢闹。

    夏侯宇在得知三哥将要迎娶皖月公主后,不禁替三哥憋屈。

    怎的奔着皇叔而来的女子,皇叔不要了父皇竟匠人指给三哥。

    这不是羞臊三哥嘛。

    夏侯宇母妃早逝,一直跟在夏侯衔身边长大,对于夏侯衔这个兄长他自然多向着些。

    下了朝堂他也找过三哥,可三哥兴致缺缺,对他的话也是没什么反应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三哥已经娶了皖月公主,多说无用,夏侯宇在皇上走后,便自行回到府中。

    前面宴席散了,夏侯衔前往啸云院揭盖头。

    夏侯衔打定主意,皖月公主他是不会碰的,自己以后便住沐芙院,比起皖月,他宁愿独自歇在那里。

    那里,至少还残留离儿的气息。

    布靴入房,夏侯衔进院时,丫鬟便晃醒了皖月。

    皖月打起精神来,一手摸上腰间的匕首,若是夏侯衔敢来硬的,她便让他好看。

    “你们都出去吧。”夏侯衔一进房门便吩咐道。

    坐在床上的皖月更加紧张了几分。

    丫鬟们领命退下,夏侯衔将房门一关,一步步走到床沿边,连喜秤都没拿,直接将皖月的盖头掀开。

    皖月眼睛眯了眯,突如其来的亮光让她有些不适。

    “往后这个院子留给你,本王住在他处。”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