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     小说目录      搜索
第241章 送信
    .. ,下堂王妃逆袭记

    第241章 送信

    端王府中,慕雪柔已经醒来,她睁着空洞的双眼盯着床上的帐缦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动不能动,胸口处无时无刻不在疼痛的心脏,提醒着她前些日子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慕雪柔感觉自己的头有些发僵,她昏迷了将近十日,能醒过来可以说是上天的眷顾。

    可真的是眷顾吗?

    慕雪柔想着,她如今这幅样子,和死了有什么分别?

    不,其实还不如死了。

    死了便一了百了,她现在只能算是——活死人。

    府医的医术说高不高说低也不低,要不不至于她醒来,却没办法动弹。

    院里的两个小丫头倒还在,只是照顾她这么一个病重的人,还是有些吃力。

    慕雪柔躺在床上,她现在一刻也不想待在王府,她想要回家。

    哪怕回家后面临的是娘家的冷漠或是嫌弃,但总比在王府这般提心吊胆的强。

    慕雪柔扬声唤道,“来人。”

    只两个字,她便要咳上几声,现在的她已如一个破布偶般。

    一个小丫鬟推门刚进来,慕雪柔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,“你去给抬个矮桌过来,在将笔墨备好。”

    叫什么不重要,只要能办事便好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小丫鬟怯怯的应了,连忙跑去准备。

    不一会儿,东西拿来,小丫鬟低着头立在一旁。

    慕雪柔看着桌上的笔墨,有些头疼,“纸呢?”

    让她往桌子上写吗?

    “啊?”小丫鬟惊恐的抬起头来,“您…您没吩咐…”

    “快去拿。”慕雪柔有心生气,可身体情况不允许,她有些无奈,伺候的人一批差过一批,这样的丫鬟,怕是连训练都没训练,便送了来。

    慕雪柔还真猜对,她这个院子已经没有下人愿意来,就这俩丫鬟还是前院给粗使婆子打下手的,哪里会有人教规矩?

    索性腿脚还算麻利,慕雪柔强撑着自己起来,毕竟依靠那个和鹌鹑似的小丫鬟大概没什么希望。

    慕雪柔歪在床上,尽量让自己拿笔的手不要抖,一张纸上将自己所受委屈全部写了下来,她准备让娘家的人接她回去,不然就去宫里闹!

    她已经不准备要脸面了,脸面和性命相比,哪个重要?

    叠好后又让她去找了个信笺,用火漆封好,慕雪柔做完这一切已经感到力不从心了,她靠在软垫上喘了好一会子。

    半晌后,她才渐渐好些了。

    “你去趟慕府,帮我将这个送回去,就说让夫人过目,”慕雪柔撑着一口气吩咐完,刚准备躺下又一想,“知道地方吗?”

    这丫鬟看起来胆子极小,不会连府门都没出过吧?

    “奴…奴婢知晓,奴婢经常出去采买,偶尔路过过。”丫鬟小声回到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去吧,还借着采买的由头,别告诉其他人,我乏了,先歇歇。”慕雪柔说完便躺在床上,她现在体力跟不上,刚躺下不一会儿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小丫鬟拿着手里的信,有些不知所措,她不知道是应该直接出府送信,还是应该先给王爷过目。

    想了想,她们这个院子已经没人爱理了,就是王爷也对这个院子放任不管。

    她直接去送信应该没什么问题吧。

    拿着手里的信出了端王府,她一路来到礼部侍郎家,对门房说了来由。

    门房一脸便秘的表情,府里最近发生的事情有些多,夫人…大概…看不了信吧…

    幸好老爷在府中,门房直接领着她去找老爷。

    慕源近些日子实在怒气难平,自家竟然出了这等事,让他脸面何存?

    偏偏她女儿在王府还是个得宠的,若非如此,自己何至于如此憋屈,迟迟不能动她?

    这时,慕源听说端王府来人了,好像是慕雪柔派来的。

    慕源现在心里给自己建设了半晌,这才让人进了。

    小丫鬟低着头进了,怯懦懦的行了礼,将慕雪柔吩咐的话说了,“主子有封信要请夫人过目,不知奴婢可否见一见夫人?”

    慕源大惊,难道慕雪柔知道了?

    这次是派人试探?

    慕源有些不确定,他目光闪了闪,“你家主子的信交给我就是,夫人病了,现下见不了客。”

    若是这丫头是前来打探的,就一定会坚持见那个贱人。

    小丫头又想了想,既是主子的父母那交给谁不一样?

    是以,直接掏出信来奉上。

    慕源松了口气,看来慕雪柔是不知晓家里的情形,接过信来展开一读,直接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慕雪柔失宠了?

    还被打的不成人样?

    慕源感觉一直憋在心里的怒气将要有了发泄口,他沉声问道,“你家主子,现在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主子不大好,昏迷了许久,这两日刚刚醒来。”小丫头如实回了。

    “引泉带她下去歇歇。”

    慕源吩咐了一句转身去了书房,他也写了封信,一封信写的极为顺畅,他满意的看了看,将信叠好来到前厅,递给送信的丫头,“这个你带回去,就说我要说的话里面都写清楚了,让你家主子好好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拿了信,小丫头返回王府。

    她去的时间不算短,是以当她回到雪羽院之时,慕雪柔已经醒。

    小丫头连忙将信交给慕雪柔,并将慕源的话带到。

    慕雪柔有些疑惑,信是给母亲看的,怎么父亲反而给她带话?

    展信一瞧,慕雪柔当下怒火攻心,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,直将信纸染红,她像个断了线的风筝般跌落回床上,晕了过去。

    慕源信上说,他已查明夏迎春与人有染,慕雪柔根本不是他的女儿。

    既已无关,他怎么会再管她死活?

    当初慕源迎娶夏迎春时,夏迎春已经怀了身孕,慕源以为是他的。

    这次发现完全是个意外,慕源有次下朝早,想着买些夏迎春爱吃的糕点,谁知就碰到了乔装打扮的夏迎春,与一个老道甚是亲密。

    慕源没有声张,而是派了人去查,这一查不要紧,直接查出夏迎春还未出嫁时曾与那个老道交好,老道也是在他迎娶夏迎春后才做的道士。

    慕源越想越不对,当晚抱着试试看的想法,把夏迎春灌醉了。

    夏迎春自嫁进慕府后便从不饮酒,因为知道自己的毛病,喝多了什么话都说,更何况她心里还藏着那么辛秘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但是慕源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,时不时和夏迎春碰一杯,结果成功将她灌醉。

    还在找”下堂王妃逆袭记”免费小说?

    : ”” ,,精彩!

    ( = )
上一页     返回目录      下一页
  sitemap